为保持领先地位 苹果内部工具开发部门被曝像“血汗工厂”

美国新闻记者讲述了苹果公司保持领先地位的秘诀。在书中,坎特罗维茨描述了苹果内部一个鲜为人知的团队,它经常与公司其他部门发生冲突,内部也争斗不断,行事风格看起来就像是“血汗工厂”。

腾讯科技讯 4月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苹果堪称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科技公司之一,其商业战略和企业文化甚至已经成为许多人争相研究的对象。美国新闻记者亚历克斯·坎特罗维茨(Alex Kantrowitz)在新书《Always Day One》中,讲述了这家科技巨头保持领先地位的秘诀。在书中,坎特罗维茨描述了苹果内部一个鲜为人知的团队,它经常与公司其他部门发生冲突,内部也争斗不断,行事风格看起来就像是“血汗工厂”。

据坎特罗维茨透露,苹果内部有个名为信息系统与技术(Information Systems&Technology,简称IS&T)的团队,负责构建该公司的大部分内部技术工具,从服务器和数据基础设施到零售和企业销售软件,并在混乱的状态下运营。IS&T主要由竞争对手咨询公司雇佣的承包商组成,其功能失调导致其内部始终处于战争状态。一位与IS&T密切合作的前员工称:“这是个庞大的承包商组织,为公司构建了大量的基础设施,整个组织就像是‘权力的游戏’的翻版。”

通过对IS&T多名前员工及其内部客户的采访,坎特罗维茨描绘了这个经常陷入动荡的部门的场景,内斗经常阻碍有用软件的开发,其承包商总是被视为“一次性部件”。曾在该部门工作过两次的前IS&T承包商阿卡纳·萨巴帕西(Archana Sabapathy)透露:“冷战每天都在上演。”

萨巴帕西在IS&T的第一次工作持续了三年多,第二次只持续了一天。她表示,在IS&T内部,Wipro、Infosys和埃森哲(Accenture)等承包公司始终在努力填补苹果空缺的职位并赢得项目,这些项目的分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能以多低的成本满足苹果的需求。萨巴帕西说:“他们只是在为能在其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而战,这才是他们所关心的,不是工作,不是交付成果,不是他们付出的努力,甚至不是人才。”

因此,IS&T内部充斥着供应商部落主义色彩,对承包公司的忠诚凌驾于一切之上。在谈到跨供应商关系时,萨巴帕西表示:“交朋友是你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这不再是传统的美国工作方式了。当你来工作时,你会建立同事关系,因为你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然而,在IS&T,这种模式已经行不通。”

在动荡中,苹果内部IS&T客户可能会因为他们的承包商陷入混战而摇摇欲坠。那位将IS&T比作“权力的游戏”噩梦的前苹果员工说:“和我一起工作的那个人被转移到了完全不同的团队,他们只是用另一个人取代了他,然后在一个月内,那个人就走了。在这些人离开之后,IS&T有了新的项目经理,却没有人告诉我。我只是偶然间才知道这一点。”

当IS&T的项目最终完成时,它们可能会给苹果员工带来更多令人头疼的问题,他们会留下一团糟的东西需要清理。许多人声称,在IS&T制造的产品出现故障后,他们的苹果同事被迫重写代码。

在硅谷很受欢迎的问答网站Quora上,有这样一个问题:“苹果IS&T部门的工作文化怎么样?”,它引起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反响,排名靠前的答案是一位匿名用户写的,他说自己曾在IS&T工作,他说“工程质量极其平淡无奇”。而他刚加入时,看到项目是如何设计和开发的,感到万分震惊。将IS&T成员编写的代码和高中生或应届本科生相比,两者几乎没什么区别。

Quora上的下一个答案甚至更糟糕。上面写道:“我想分享自己在IS&T工作的经验。相信我,这个部门比你听说过的印度大多数IT血汗工厂更糟糕。对于工程师来说,那是一个糟糕的地方。从我加入这个部门到从这个部门辞职前往另一个部门,每天都是在吸吮灵魂,让我为进入这个部门而诅咒自己的生活。”

萨巴帕西宣称,苹果员工对IS&T承包商的期望显得有点儿不切实际,因为他们看到了向咨询公司支付的总报酬金额,每人每小时120美元到150美元,但在公司拿到他们的分成后,承包商自己赚的钱要少得多,每小时只有40美元到55美元。这种做法导致苹果能留住的承包商较少,但对他们的要求同样很高,这令人感到失望。

当被问及关于Quora上的帖子时,萨巴帕西解释称:“这些承包商来自印度,他们在印度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他们在这里也只是忍受同样的行为。这和我们在印度所处的有毒环境几乎没有分别,而我们恰恰希望通过来到这里来摆脱那种环境。当我们重回到这些环境中,看到同样的事情时,会受到更大伤害。”

苹果并不是唯一家在可疑条件下运营大型承包商员工队伍的科技巨头。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都雇佣了相当数量的承包商,其中许多人像全职员工那样努力工作,却无法获得相同的福利和工资。这些承包商大军正在迅速壮大,权益人士开始注意并推动更好的条款。例如,谷歌的员工罢工将改善承包商待遇作为其抗议的核心。

美国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推动亚马逊提供15美元的最低时薪时,抨击了亚马逊在对待承包商方面缺乏透明度。2019年2月,有记者揭露了Facebook像负责审核内容的承包商支付2.8万美元年薪,而全职员工的平均年薪为24万美元。Facebook随后提高了他们的工资。

对苹果来说,修复其支离破碎的IS&T部门不仅从道德角度来看是正确的,而且也有助于公司的业务发展。如果苹果想要再次变得有创造力,它将需要给员工更多的时间来开发新想法。因此,将来IS&T可能会成为苹果的强力支柱,开发出最大限度地减少支持现有产品工作的工具,同时为这些想法腾出空间。但在苹果对该部门进行认真审视之前,其员工将被困在将时间花在重新开发损坏的内部软件上,并希望他们是在重新发明软件。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