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废水入海引多方抗议 日本“核”水之患为何要世界买单?

4月13日,日本政府做出一项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染水排入大海,此举引发日本国内外强烈质疑。日本宣布将大量核污染水排放入海

4月13日上午,日本东京。

在首相官邸召开的一场名为“废炉·污染水·处理水对策”的阁僚会议上,日本政府正式敲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囤积的大量核污染水排放入海的方针。

日本首相 菅义伟: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拆解过程中,如何处置处理水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政府会确保安全水平达标,并且全力以赴采取措施阻止毫无根据的有害谣言的传播,基于这样的承诺,我们判断将处理过的水排入大海是可行的,并就基本方针达成了协议。

韩国《朝鲜日报》注意到,日本政府在措辞中用“处理水”来代替“核污染水”,以此强调安全性。

据共同社报道,会议敲定的“处理水处置相关基本方针”指出,日本国内有过相关先例且确实可以检测处理水中氚的放射性活度,因此选择排放入海。具体的实施工作将由福岛第一核电站的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负责。计划从2023年开始排水,整个过程预计将持续数十年。

与此同时,在首相官邸外,不少东京市民高举标语抗议。

反对核污染水入海

民众集会遭政府无视

此前一天,日本市民团体“全国核爆受害者第二代团体联络协议会”宣布,已向首相菅义伟和6名相关阁僚递交了请愿书,反对核污染水入海。

我们见证了作为国策的战争的结果,见证了遭受核爆辐射的父母痛苦的状况,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受到遗传影响,正在经历痛苦。

——请愿书

然而这些声音都遭到了选择性无视。

日本副首相 麻生太郎:4月13日,我听说这些水(核污染水)是可以喝的,我们早就该这样做(排放核污染水),终于决定了。

污染?辐射?

核污染水会造成哪些影响

这是《朝日新闻》4月12日航拍的福岛第一核电站,遍布着1000多个装有核污染水的储水罐,总计上百万吨。

如此大量的核污染水究竟从何而来?

一旦排放入海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将时针拨回到2011年3月11日,一场里氏9.0级的特大地震袭击了日本东北沿海,大地震引发了数十米高的巨大海啸,福岛第一核电站因海水灌入发生断电,导致核反应堆无法正常冷却,除了当时停运检修的5号和6号反应堆,另外4个反应堆均不同程度受损,造成灾难性核泄漏。

按照国际核能事件分级表(International Nuclear Event Scale, INES),这次事故的被归为最严重级别7级。达到这一级别的特大核事故总有共两起,另一起是1986的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事故。

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不同的是,福岛核电站位于日本东北部海岸,濒临太平洋西北区域。

去年3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曾探访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情况。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我们现在所受的辐射是正常辐射值的10倍,我们正站在核电站外的禁区里。

在核电站内部辐射值更是惊人,2020年10月,核电站1号机组内部的视频对外公开。

这些全副武装的是日本原子能归置委员会调查组的工作人员,由于前方的辐射剂量太大,工作人员无法进入机组中心区域。

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的地基,建造于海平面以下4米处,311事故发生后,地下水、雨水就不断地渗流进去,形成大量遭到污染的核污染水。之后为了让反应堆降温冷却,每天还需要注入大量的冷却水,以防止燃料棒因温度过高进一步损坏,造成更大的核泄漏风险。

这就好比一个水池,一边放水,另一边注水,来达到平衡。而所有这些注入反应堆的冷却水全都沾染上放射性核元素,主要包括氚、铯-134、铯-137、碘-129、锶-90、钴-60等。

根据东电公司2014年的统计数据,当时福岛第一核电站每天产生的核污染水多达540吨。为了减少废水产生量,东电采取了建设地下水旁流系统、防渗墙、地表硬化层等措施。

而含有铯和锶等放射性元素的这部分核污染水,会通过“多核素去除设备”,简称ALPS(发音:“艾奥普斯”)进行处理,在过滤掉其中绝大部分放射性物质后,存放到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巨大储水罐里。

氚是氢的一种同位素,难以从水中分离。《纽约时报》援引专家的话称,小剂量的氚对人体相对无害,因为它发射出的柔和的β射线能量不足以穿透人的皮肤。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2021年4月13日公布的数据,目前经处理的核污染水中约70%超过排放标准,其中14%超过排放标准的10至100倍,5%超过排放标准的100倍。

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评估报告也指出,除放射性物质氚之外,现有经过处理的废水中仍含有其他放射性核素,但是日本政府对此很少公开回应。

成本最小 污染最重

日本此举引多国抗议

《纽约时报》的分析认为,出现这种情况是由于东电公司未能足够频繁地更换去污系统中的过滤器所引起的。

经过10年积累,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染水量已经达到至少125万吨,足以填满约500个奥林匹克标准游泳池,而且每周仍以千吨为单位持续增加。

1000多个储水罐几乎占满了核电站内的所有空地,这些储水罐九成已经装满。东电公司估计到2022年秋季,就会达到137万吨的储量极限,

据韩国《民族日报》,将核污染水排入大海的决定是由日本首相官邸强力推进的。考虑到夏季要争取举办东京奥运会,秋季要进行众议院选举等政治日程,大量的核污染水对政府形象不利。

2013年以来,日本政府提出过5种方案:地层注入、排入海洋、蒸汽释放、电解处理和固态化埋入地底。在这5种方案中,将核污染水排入海洋,是成本最低的,预估需要17到3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2亿到2.03亿元,而最昂贵的方案是将其固态化埋入地底,预估其成本是排放入海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福岛大学食农学类教授 小山良太:其实在去年二月份的时候,提出过将核污染水排入大海或者电解后排入大气两种可行性较高的方案,将核污染水排入海中对社会的影响是最大的。

但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相关的会谈对话都无法推进,这就导致在日本民众没有充分了解相关情况的背景下,最终决定采用排核污染水入海的方案。

我认为大部分人都明显感觉到,这是政府单方面的决定。

国际权威海洋科研机构德国基尔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GEOMAR Helmholtz Centre)指出,福岛沿岸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洋流,该机构曾进行计算机模拟。结果显示,从排放之日起57天内,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太平洋大半区域,3年后美国和加拿大受到影响,10年后蔓延全球海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赵立坚:福岛核事故是迄今全球发生的最严重核事故之一,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质泄漏,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产生了深远影响……

4月13日上午,韩国政府紧急召开会议,商讨政府立场及应对措施。

当天下午,韩国外交部第二次官崔钟文召见日本驻韩大使相星孝一,提出严正抗议。

韩国政府政策协调办公室负责人 顾允哲:日本政府的决定是绝不能接受的,将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不仅威胁到邻国的安全和海洋环境,而且是一项没有充分讨论的单方面的决定。

在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首尔青年气候行动”等多个韩国团体高举标语,抗议海洋遭遇“核打击”,并高呼“大海不是垃圾桶”等口号。

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在社交网站发文称,日本此举是侵犯周边国家公民权利的不负责任的决定,绝不能接受。

日本的另一邻国俄罗斯,当地民众也深感担忧。

4月15日,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哈里·洛克引用国际环境法的原则指出:我们的生态系统是一体的,是互相联系的,污染环境者必须付出代价。

2020年,福岛县近海的捕鱼量约为4532吨,仍不到福岛核事故之前年均捕鱼量的两成。

福岛县小名浜鱼市场理事 柳内孝之:如果把核污染水排放入海,会再度引发对福岛县海产品的负面评价,所以我们大家都反对。

日本复兴厅在4月13日当天,曾用漫画的形式把“放射性氚”放进宣传单中,试图解释核污染水中“放射性氚”的安全性。

日本共同社注意到,这一迷惑性行为,令福岛当地民众表现出费解和不满。

结果一天后就被取消了。

深受其害 却反复食言

日本矛盾的“核文化”

二战以后,带有日本特色的有些矛盾的“核文化”经常出现在影视作品中。

而日本的“核能利用政策”,也不断引发争议。

2021年3月,科幻电影《哥斯拉大战金刚》在美国上映。

爱吃核能、必杀技是“原子吐息”的哥斯拉,其实是一只“反核怪兽”。

1954年第一部《哥斯拉》电影在大银幕上诞生时,距离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袭击仅过去9年。在最初设定中,哥斯拉本身也是人类疯狂发展核能的受害者——它的栖息地被美国氢弹试验摧毁,自己也遭到强烈核辐射。

这就牵扯到1954年发生的另一起与核相关的真实事件。

1954年3月1日,美国在名为“十字路口行动”核试行动中,在比基尼环礁引爆了一颗代号“喝彩城堡”(Castle Bravo)的氢弹,该氢弹的预计当量为400万吨,而实际当量达到了1500万吨,影响范围因此比预计扩大了数倍,远超预计的放射性落尘沾染了在附近打渔的日本远洋渔船“第五福龙丸”号。

当天的渔船日记中这样写道:“天亮之前,天空被照得很亮,不久有烟柱升起。两个小时后,我们发现船上散落了大量爆炸后落下的灰。”

返回日本后,有关部门对“第五福龙丸”号带回的“爆炸后落灰”进行了分析,才知道是美国研制的新型氢弹,美国正在研制秘密武器和进行核武器开发的事实因此被曝光。半年后,23名船员中年纪最大的无线通信长久保山爱吉死于急性放射能症。

第五福龙丸上捕捞到的鱼也遭到了核污染,且已经销往市场,海产品在日本一度被视为毒药,筑地市场被迫关门,全日本渔业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大打击。

而至今已经拍摄了近30部的哥斯拉系列电影,正是在此事件后诞生的。

正是因为核爆给日本人留下的记忆太过沉重,日本影视创作者转而使用虚构的怪兽哥斯拉,具象化核灾难的恐怖,从侧面渲染民众对“核”的恐慌情绪。

1967年,时任日本首相佐藤荣作提出了“不拥有、不生产、不引进”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

但另一方面,在冷战时期,日本的一些政客又对“核”表现出了微妙的态度。

1955年日本国会通过的《原子能基本法》规定:核能的研究、开发和使用仅限于和平目的。

但据日本《经济新闻》2018年披露,日本的钚材料储量已超过47吨,远超出核电站所需。

而2016年6月20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接受PBS主持人查理·罗斯采访时曾直言“日本实际上具备一夜之间拥有核武器的能力”。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对此,时任日本副内阁官房长官世耕弘成专门澄清,日本“绝不会拥有核武器”。

但谁也没想到,此次日本会通过排放核污染水,对海洋生态进行了一次“核打击”。

而美国的态度同样微妙。

美国支持日本福岛污水入海

美网友:难以置信!严重双标!

4月1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推特上发文称:

我们感谢日方在决定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水问题上所付出的显而易见的努力。

——美国国务卿 布林肯

据《东京新闻》报道,早在4月4日,日本政府已经从美国方面得到了“可以排放”的许可。

在争议声中,4月15日,日本首相菅义伟乘政府专机从东京羽田机场出发,前往华盛顿与拜登会晤。这使他成为拜登上台后首位面对面会见的外国首脑。

值得注意的是,在临行前两天,日本公布排放核污染水入海的计划,时机微妙。

美国总统 拜登:今天我们宣布美日之间的新伙伴关系为竞争性与适应力伙伴,这将增强我们共同应对时代紧迫挑战的能力。

拜登政府上台后一直强调要重新加强与盟友关系,今年3月还举行了美日“2+2会谈”。现任日本首相菅义伟发布的2021年新年致辞中也将“环保”作为日本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之一。

但美日在“排废入海”这项并不“环保”的事业中互相配合,令美国网友也感到难以理解。

我不敢相信,美国赞扬日本将核污染水排入海洋的决定吗?这危害着全世界人民的健康!美国政府的态度令人难以置信!

—— 美国网友

4月15日,联合国有毒物质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马科斯奥雷拉纳(Marcos Orellana)、食物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法赫里(Michael Fakhri)和人权与环境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博伊德(David. R. Boyd)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

“向海洋排放一百万吨污水,对日本境内外的有关人口充分享有的人权构成了很大的风险。”

海洋是人类共同财产,涉及到生态环境的方方面面。而把“能源立国”作为基本国策的日本,当面临可能产生严峻后果的核安全问题时,究竟该如何取舍?这绝不应该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