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奥独家口述:男人有品才够DI'AO 喝咖啡不去星巴克

采访丨叶珠峰

撰文丨硬币

你好,中国。

我是鲍里斯-迪奥,我现在正和法国队一起征战篮球世界杯。美国队是我们的下一个对手,我真想像以往那样上场比赛,不过我的身份不允许。

2018年,我就退役了。但我并没离开篮球,也没离开国家队,只是换了一个身份而已。现在,我是法国队的助理总经理,说通俗点儿,就是副领队。

我从2000年开始就作为球员为国效力,直至2017年。我热爱法国队,所以现在换一个身份继续为球队服务。

你问我还想上场打球吗?(笑)打不了啦,我太老啦!

巅峰期早过了,没法再入选了。虽然我是有经验,但年纪大了,跟不上比赛的速度。

我不上场,才是为这支球队好(笑)。

想拿世界杯,虽然这真的很难

说说我的新工作吧。

我的主要工作是观察法国队球员在美国、欧洲联赛的表现,经常与他们沟通联络,了解他们身心的状况。此外,还要参与管理队员在国家队的生活。

这届大赛,我们已经打进了八强。世界杯不好打,因为有很多实力强劲的对手。我认为法国队最强的地方是防守,我们拥有戈贝尔这位防守核心,其他球员在防守端也非常卖力,我坚信法国队取胜之本一定是立足于防守。

我们在比赛中也暴露了很多问题,表现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不够好,有时候发挥得不错,有时候则很差,这方面必须要改善。

你一定关心,今天晚上我们和美国队的比赛吧?

对我们来说,美国队是夺冠路上最大的障碍。很多人说这届美国队实力不是那么好,但我不那么认为。

他们无论派谁来都很强!

只要他们打好了,任何球队都无法击败他们。对上美国队,只能尽量去找一些他们的弱项。所以我们和美国打,绝对是一场艰苦的比赛,铁定的。

但我们会尽力啦。

2018年,还在打球的迪奥,已经有了肚腩

篮球之外,也是多彩人生

你应该是看过我打球的,如果没有,可以找些资料来看看。绝不会让你失望。

在赛场上,我希望让球转移起来,打出更丰富的战术配合。赛场之外,我也希望多姿多彩。我喜欢尝试不同的时尚搭配,如果我要去的场合比较富丽堂皇、高档那种,我就选一条特别骚的领带。当然也有特例哈,很早前我去参加帕克的婚礼,在得克萨斯州,我就戴了牛仔帽,穿了牛仔靴,还把缰绳挂脖子上,就像领带一样。

我是一位咖啡爱好者,很喜欢尝试不同地方的咖啡馆。在家的时候,我会自己用机器做胶囊浓缩咖啡,很简单的。我还带着咖啡机到处走,打球的时候就在更衣室放一个小的咖啡机,特别小巧,可以塞进包里。出远门的时候,我喜欢尝试当地的咖啡店,不去星巴克,有些时候小咖啡店就很不错,店里员工很热情,做的咖啡也很美味。

迪奥退役后的惬意生活

我来自波尔多,喜欢那里的红酒,白葡萄酒喜欢勃艮第产的。酒和咖啡的道理一样,每到一处,我都会去尝试一下当地产的红酒。

这次在深圳,我就试了中国本地的红酒,味道不错。

在路上,我很多时候处于这样的状态中。正如我喜欢尝试不同的服装搭配、咖啡和红酒一样,旅行也喜欢去不同类型的地方。欧洲城市里面,我目前最喜欢的是巴塞罗那,是个非常美的城市,有很多好的历史博物馆,海滩还有餐馆,我喜欢西班牙菜。世界范围内,我喜欢去潜水或者去大自然给动物拍照,南非就是很棒的地方。

具体到法国,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如果你喜欢历史,我推荐你去巴黎,那里是艺术中心,有很多博物馆。在世界杯前,我去了阿尔卑斯山去爬山。我爬山的视频马上就要播出了哦。如果你要去爬山,那我就推荐阿尔卑斯山。如果你想去乡村,葡萄园之类的,那肯定是波尔多。如果去海边的话,法国西南部有很多选择。

迪奥远赴欧洲拍摄

恰同学少年,怀念一起嗨的日子

说实在的,现在退役了,忽然感觉时间多了很多。不过我还是经常会怀念我之前打球的时光。

可能你还不知道,INSEP(法国国家体育运动学院),是我们那一代篮球人生涯起步的地方。那时候我还是身材瘦长的少年,和帕克还有迪亚瓦拉在一个班。那段时光,我们非常快乐,基本上所有训练之外的时间,都会在一起。

一起起床,一起吃早饭,一起上课,一起训练,真是有一大串美好的回忆啊。当时的我们都是十几岁的孩子,生活就像开PARTY一样,一起玩一起嗨。

INSEP不但带给我们快乐,更带给我们篮球的真谛。

在那里,个人英雄主义篮球是行不通的,多传球,找到处于最佳投篮位置的队友,这是学校传授给我们的篮球之道,你上场就要用团队精神来打球,否则还不如作壁上观。

2000年,我们一起参加了欧洲U18锦标赛,决赛加时击败了克罗地亚获得欧青赛冠军。正是从那一年开始,我们的篮球生涯即将迎来巨大的变化,告别少年岁月,面对更大的挑战,也是更好的机遇。

恰同学少年时,迪奥与帕克刚进法国队

太阳与马刺,打球很美好

2000年夏天,时任马刺总经理助理布福德考察球员发现了帕克,一年之后,帕克去了马刺。

在帕克进入NBA的第二年,他就成为了NBA的总冠军。就在帕克捧起NBA生涯首座总冠军奖杯后11天,我来到了NBA,2003年首轮第21位被老鹰摘下,我与帕克在NBA会和了。

在NBA的第一年,我无法预测自己在这里的发展前景,我在选秀前将进入NBA作为目标,但真的去了NBA,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当时的想法是尽可能在NBA多待一段时间,努力训练,努力适应球队。第一年,确实挺难的,你有时候不知道该用哪种正确方式去展现自己,逼迫自己进步的过程很痛苦,作为新秀在老鹰的时候,我过的确实不太好,起伏也很大,但是到了太阳就好了很多。

我在太阳的生涯,起初上场时间也不多,我并非那种传统的大块头球员,我打过前锋,也打过后卫。斯塔德迈尔受伤后,德安东尼教练问我,是否愿意打大前锋?我说没问题,教练,你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打。

我的机会,就这样来了。

迪奥、帕克与纳什合影

我和纳什的挡拆成为了球队的战术核心,我们在比赛中拥有着难以置信的化学反应。在那个赛季(2005-06赛季),很多人因为斯塔德迈尔受伤而不看好我们,但我们共同努力保持了强大的竞争力,纳什蝉联了MVP,我也拿到最快进步球员奖。

那时候,我和帕克在NBA是对手,尤其是2007年西部半决赛,我认为我们原本有机会淘汰马刺,却发生了很多意外的情况,霍里将纳什撞到了技术台,我和斯塔德迈尔在霍里与纳什发生冲突期间离开替补席,被联盟禁赛一场,马刺把握住了机会赢了我们,之后一路高歌猛进夺取了总冠军,帕克成为首位在欧洲出生拿到NBA总决赛MVP的球员。

和帕克搭档,无论NBA还是国家队

我后来经常和帕克说,那个冠军应该是太阳的。

但帕克总是反驳我,只是承认我们差一点赢了马刺(笑)。

2007年那次失利,是那支太阳解体的开始,我在一年后被太阳交易到了山猫(黄蜂前身)。那段日子对于我而言有些昏暗,我并不适合在山猫这样一支成立才四年的年轻球队效力,我有些气馁,甚至一度自暴自弃,饮食上没有节制,体重开始猛增,山猫决定将我买断。

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的NBA生涯可能就要结束了,就在这个时候,马刺向我发出了邀请。已经成为马刺总经理的布福德向帕克征求意见,帕克告诉他,马刺如果得到我就是如虎添翼,我们能在一起冲击总冠军。

事实证明,我们做到了。

2014年,迪奥拿到NBA总冠军

当然,在一起拿到NBA总冠军之前,我们先是在2013年夺取了欧锦赛冠军,那是法国队历史首次在欧锦赛登顶。

一年后的NBA总决赛,我们连续第二年遇到了热火,前两场1-1战平。在第三场,波波维奇教练让我打首发,希望能够盘活球队的战术体系,同时承担防守詹姆斯的重任。

接下来的3场比赛,我们场均赢热火19分,轻松摘下桂冠。很多朋友希望我能分享一些防守詹姆斯的秘密,其实也没什么神秘的,詹姆斯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球员,你不可能完全防住他这种级别的球员,只能是尽力干扰他,迫使他打铁多一些,失误多一些,这就是防守超巨的理念吧。

你要寻找对手的弱点,詹姆斯是无所不能的,只是他的外线投篮相对于其他技术要稍微弱一些,我们就尽量逼他多在外线投,应该是取胜的关键。

马刺的体系非常难以置信,波波维奇教练率领这支球队年复一年地取得胜利。我能加入这支球队夺冠,也是职业生涯非常美好的一段经历……

好啦好啦,我的故事暂时就讲到这里了。

对美国队的比赛就要开始了,残酷的淘汰赛。欧锦赛和NBA,我都已经拿过冠军了,还差一个世界杯,我这一次能如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