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又发现一个超大溶洞!有三四个双龙洞那么大

“金华山又发现新溶洞了!”

“这洞太大了,石头很好看,美极了!”

这段时间,婺城区罗店镇玲珑岩村的村民都有点兴奋,因为村后山上一个大溶洞的探洞有了可喜新进展。专家说,这个洞现在只探到很浅层的一部分,里面还有很大的几个“厅”,最大的达1000多平方米,有三四个双龙洞那么大,而且干净、安全,洞石千奇百怪,是金华山难得一见的好洞。

霞客古道边的“桃花源”

玲珑岩,海拔700多米,位于婺城区与兰溪交界处,地处偏僻,两头不靠。以前,这个村长久不通公交车,相对有些与世隔绝。原来到兰溪要翻过山,现在因采矿而挖出一条路,通车往西走1500米左右,就到了兰溪地界的钮坑。

在古代,金华城区到兰溪有一条古道,就从玲珑岩村经过,至今还有一段百米不到的霞客古道残存——当年徐霞客曾经来过这里。

相传,玲珑岩是大禹治水时用来做测量的标杆,后来变成了一块玲珑石。村里还建有一个禹王庙,世世代代供奉大禹像。而比起采石场边那块并不怎么起眼的玲珑石,给徐霞客留下最深印象的,是玲珑岩下山坞中的那个小村落。“晋人桃源不是过。”徐霞客在《浙游日记》中,将一个地方比作“桃花源”,仅仅出现了两次,而且是一天之中金华所见。一次在玲珑岩,另一次在朝真洞洞口俯瞰洞前村时,他也发出“恍如避秦乱之桃花源”的感慨。

走在玲珑岩村,几乎家家户户都造了新楼房,现在留在村里的人不是很多。村子西面就是一个巨大的采石场,挖了几十年,至今来来往往的大货车还是络绎不绝。

“我们有村民600多人,最近几十年,基本是以矿山为生。玲珑岩村始建于明代,1636年农历十月初十下午徐霞客来时,这里才十几户人家,到了清代嘉庆五年(1800年),山洪爆发,村子大部分房子被洪水吞噬。现在这个村是清中后期重建的……”村干部说。

双龙、六洞之间另有奇洞

玲珑岩东即为双龙洞,西为地下长河,都是有名的溶洞景观,同属北山一脉,相隔都不太远。村民说,平时走山路,从他们村到九龙20来分钟,到双龙洞半小时,到地下长河个把小时。

村民们一直觉得,位于两大溶洞风景区之间的玲珑岩,也会有差不多的溶洞。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村民大多从事开矿,多少会挖到一些洞口。最有名的,就是那个叫“天深洞”的大溶洞,20多年前就有村民进去过,知道里面很大,但这个洞从上而下,需要用绳索垂直降下,落差大概70米,上来很难。

不过,由于玲珑岩矿山石质好,是周边不少水泥厂的主要采料基地,靠山吃山日子也挺好过,几十年来村里也一直没“心思”去探洞。如今,金华山转型旅游,矿山关停进入倒计时,玲珑岩必须寻求新的致富路。

今年5月,退伍回乡、曾任多年村主任的魏志虎,联合董赛云、钱余顺等六七个村民,成立了金华市灵珑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为村里探洞,为下一步转型旅游业做准备。而他们的第一步,就是为村后的天深洞寻找一个新的进出口。

这一试,果然成功。他们找到了从下面进洞,慢慢上升至天深洞的路径!

天深洞内别有洞天

在离天深洞垂直约120米的山腰上,有一个小洞口,仅容一个大人进出,之前有人挖进去一点点,并没什么发现。这次,经验丰富、矿工出身的探洞队从这个小洞口出发,去掉挡着的大石块,往里深挖了40多米,并做了一道铁门——防止他人任意进出。

8月中旬,天气炎热,记者跟着探洞队进了一趟这个刚发现的新溶洞。走过门口40多米的“铺垫”,爬10米长的木梯上一层,里面黑乎乎,伸手不见五指。这时需要借助灯光,一行人打开手电或手机灯,慢慢匍匐前进,爬走一段,侧身穿过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里面越来越凉。直起腰,稍站着休息片刻,头顶岩壁上竟出现一个内凹的圆坑,看上去颇有规则。

再徒手爬上一个略平的洞口,里面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在灯光的照明下,头顶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钟乳石,与双龙洞的喀斯特地貌如出一辙,石柱石笋上都湿乎乎的,还有水滴。有些钟乳石样子奇特,很多形似佛手,有的则像直立的骆驼……

当天,一行人进洞也就百来米,距离不远,但洞内未挖的缝内明显有风吹来,凉飕飕的,而且细听有水流的声音。探洞队断定继续如挖下去,还会有更大的洞。记者出洞后10多天,魏志虎就打电话过来报喜:我们已经找到连接天深洞的路,上去还有一个300平方米左右的洞厅,再上去就能到达天深洞。而且从下面进洞的路也扩大了,比前几次好走不少。

魏志虎在探洞前,也咨询了很多本地的溶洞专家,包括探洞达人叶德生、金华山文化通马骏等人。他们以自身的经验和对金华山溶洞的了解,给了玲珑岩这群探洞的村民以相当的鼓励和信心。

8月底、9月初,村民们又邀请专业的探洞队,从天深洞口下去,对洞内情况做了较为全面的摸底。从相关视频、照片来看,天深洞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里面较为干净,很少人迹或其他杂物。洞内钟乳石较下面“小洞”的更为壮观,有的颜色相对较白,形状也非常奇特,一排排、一根根,或倒挂或冒涌,让人目不暇接,惊叹不已。

玲珑岩洞景山色开发前景可期

“余与静闻俱为金华三洞游。”《徐霞客游记》中的这一句话,点出了这位旅行家金华之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冲着金华山溶洞而来。在《徐霞客游记·浙游记》中,十月初十这一天的经历,徐霞客不惜笔墨,用了2000多字的篇幅,超越任何一天。

在我市徐霞客研究者吕洪新看来,徐霞客钟情金华山并非偶然。1636年徐霞客开始最后一次也是游历时间最长、科考成果最丰富的一次“万里遐征”,其最大成果——对喀斯特地貌的研究就是从金华山拉开序幕的。本来徐霞客可以沿衢江直接顺流而下,但他特意从兰溪溯流而上来到金华,前后多逗留了4天,就是因为对金华山双龙、冰壶、朝真等三洞慕名已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霞客是金华山无可替代的第一个“代言人”。

魏志虎认为,玲珑岩相关溶洞的发掘,可以丰富金华山整体溶洞景观,这里与双龙洞、六洞山可以形成特色互补,比如打造溶洞探险游、洞内电梯观光等。而且,玲珑岩村的采石场今后也可以“废址”利用,像改造矿山遗址公园、围堰水库等,还可以引进传统书院,打造霞客文化等人文景观,让游客到金华山有更多差异化的选择。

客居京城20余年的谱牒专家、金华传道书院院长柳哲,对故乡金华山的文化研究与旅游发展有着极大的热情,他认为今后条件成熟,村中很多民居可以逐步改造成民宿、农家乐等,相信这个靠矿山发展多年的古村,能走上生态绿色发展的文旅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