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者白先勇/文学家白先勇

最早接触白先勇老先生是在昆曲青春版《牡丹亭》,我很庆幸当初没有错过这场昆曲。

精致的服装和灯光搭配着赋有诗人特色的昆曲唱腔,这曲《牡丹亭》几乎找不到任何缺点。是什么样的人能把它展现的如此真实、生动?从此对白先勇这个名字有了深刻的印象和好奇。

白先勇老先生81岁了,去年的八十大寿,他接受了访问,也拍了视频节目。他从《红楼梦》谈到《牡丹亭》,还谈到了自己的父亲白崇禧。镜头里的他面色红润、言笑晏晏,越来越慈祥。

说他是在世华人作家里声望最高的一位,应该没有异议。而在他“文人、大师”的另一面还有一个身份“同志”。作为一名同性恋者,他影响着数千万华人同志。

1986年,一部同志电影在台湾公映,那是第一部在台湾公映的同志电影《孽子》。该电影由虞戡平导演改编自白先勇先生的同名长篇小说《孽子》而制成。这部小说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同性恋题材的长篇作品,也是成就最高的一部。

随后在2003年该部作品又被曹瑞原导演拍成了电视剧,并在台湾公共电视台播出。成为台湾第一部同志题材长篇电视剧,后来该部电视剧还在电视金钟奖上绽放光彩,横扫了数项大奖。

2014年《孽子》又被改编成舞台剧的形式展现在我们眼前。可见白先勇先生的这部文学作品对华人同志有多大影响。

这些由白先勇引起的一系列作品不仅领先了香港和大陆,甚至成为整个华人地区同志文艺作品的先锋和始祖。包括后来的《喜宴》、《蓝色大门》、《蓝宇》等同志影视都要以它“马首是瞻”。

五月天的《拥抱》相信大家都听过,这首歌MV到现在都广受好评。而这首歌的灵感来源也出自《孽子》。

当时《孽子》所有版本书籍

白先勇把同性恋议题和中国的家庭伦理联系起来,把最普遍和最真实的同志群体的生存状态展现到我们眼前。这部作品不仅对同志影视有着巨大影响,它对现实同志群众也影响甚大。

在电视剧《孽子》播出后,便带动了一股出柜潮流。甚至有家长打电话到电视台想让离家出走的孩子回家,表示已原谅。

而对于当时大陆同志群众来说,白先勇的《孽子》可能就是唯一能接触到的同性恋讯息。

当时白先勇还是一个清纯的美少年

当然,白先勇关于同志题材的作品远远不止一部《孽子》。1960的《梦月》,1961年的《青春》,到后来的《满天里亮晶晶的星星》等都是描写同志的文章。

《Danny Boy》和《Tea for Two》是他收入在短篇小说集《纽约客》中的同志小说。与《孽子》等之前的文章不同,这两部小说主要讲述二十世纪末美国男同性恋群体。

包括女同题材《孤恋花》,这部同样被曹瑞原导演翻拍成电影的作品,在2005上映。由袁咏仪、李心洁、萧淑慎主演。

因为这些同志题材作品为台湾的“同志文化”打下了坚定的基础,可以说2017年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这其中白先勇的个人作用可以称得上居功至伟。

虽然曾在少年时期就写下许多同性题材的文学作品,可白先勇公开出柜承认同志身份却在55岁的时候。

1988年白先勇接受香港版《花花公子》的采访时公开出柜了,那篇名为《同性恋,我想那是天生的!》访谈中白先生谈到:“我对同性恋是这样看:异性恋所找的是一个异己、一个异体、一个other,同性恋呢,找寻的往往是自体、自己、self,在别人的身上找到自己。这是同、异性恋一个基本的不同。”

2010在央视《面对面》节目中主持人就问了白先勇性取向的话题。

白先勇在对话中说道:“我觉得人性中有各种感情,每种感情都是属于人的感情,都值得尊重。而且我作为一个文学家,我写的是人性,既然写了,就什么都可以讲。我觉得该讲就讲,尤其是在写作的时候,我想一个文学家最重要的是要忠实于自己,你心中的想法,都应该诚实地写出来。”

关于白先勇的爱人王国祥曾在这次《面对面》的影视资料中出现——一张摆在书桌上的合照。

他和王国祥的故事尽收在他那篇悼亡文章《树犹如此》中。这大概是华人同性伴侣里最感人的故事了,据说张国荣在一次聚会中默默看完了这本书。

白先勇和王国祥结识于中学时代。那时的他们一见钟情,视对方为知己。两人相知相伴了38年,直到王国祥病故。

白先勇曾经对媒体如此定义过他和王国祥的关系:“他是我的恋人,但是我们之间不完全是恋人之情或手足之情这样简单的定义,应该说他是我一生的生死之交。这份感情里面包括朋友、爱人、儿时默契的伙伴等多重含义。他是我一生中很重要的人,精神上的支持。他的过世是我人生中最无法挽回的遗憾。”

这大概就是他一直喜爱的昆曲《牡丹亭》里所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图|来自网络

THE END

推荐

你确定不再看看这些?

美中桥与美国顶尖试管婴儿医院合作,其试管婴儿过程安全便捷、费用合理有保障,PGD/PGS技术帮助筛选健康男女宝宝,并且提供一站式不孕不育咨询、远程专家会诊、赴美就医全程跟踪指导等高端一流医疗服务。在美中桥出生的彩虹宝宝已不计其数,我们希望能帮到更多的LGBT人群成功建造自己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