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嘉祥:海底“种森林”,守卫深圳那片蓝

十多年前的一幅海洋背景图,吸引了他的眼球,当时的他才二十来岁,五彩斑斓的海底世界开启了他的探索欲,到底海底跟陆地有什么不一样?他想亲眼去看看。

潜水11潜水之名保护海洋

2008年,夏嘉祥加入了潜水爱好班学习,并逐渐成为一名潜水骨灰级爱好者。十多年间,他去过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众多国家海域潜水,见过各色的珊瑚礁,遇到过鲨鱼,巨大的水母群、露脊鲸、大白鲨……

图/潜爱大鹏志愿者

回忆第一次“跳海”经历,夏嘉祥说当时整个人就像跳进鱼缸的感觉一样,那是在印度尼西亚美娜多的一个暗礁上一跃而下,鱼群在身边周围游走,珊瑚礁间藏匿着小鱼小虾,俨然成了海底小精灵的避难所,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无比新奇。

一次跳海初试,他便爱上了这项运动。见过国外各色的海底世界,二十多岁的夏嘉祥突然意识到国内外的海底差距,在中国、在深圳,好像都没有见过如此美妙的海底景色。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进入了发展最迅猛的几十年,同时也是海洋生态破坏最厉害的阶段。数据显示,大鹏半岛珊瑚礁在海底的覆盖率从原来的76%锐减到20%左右。

图/潜爱大鹏志愿者

于是,他开始思考如何改变人与城市、与周围环境的关系。2012年,夏嘉祥加入了由深圳“磨房网”和深圳大鹏新区管委会共同发起的“潜爱大鹏珊瑚保育计划”,这是由一群热衷于海洋保护的潜水爱好者组成的公益组织,也就是深圳大鹏新区珊瑚保育志愿联合会(简称“潜爱大鹏”)。这群潜水爱好者聚在一起,一边潜水一边做公益。

为爱潜入海底,在海底种“森林”

为什么想要种珊瑚?夏嘉祥说,在全世界范围内,珊瑚礁是潜水员海底最好的观测对象,号称“海底的热带雨林”。据不完全统计,四分之一的海底生物在幼年时期都有赖于珊瑚礁躲避天敌,提供休养生息的空间。因此,珊瑚对于海洋,亦如森林对于陆地的重要。

图/潜爱大鹏志愿者

2013年,潜爱大鹏借鉴国外“人工造礁”的经验,在大鹏半岛近海为珊瑚搭架子建“房子”,固定珊瑚苗,免受潮涌侵袭。然而,在后来的回访勘察中,夏嘉祥和志愿者们发现,前期投放的珊瑚苗和野生珊瑚礁一样被破坏。这是因为人类的海上作业对海底的珊瑚礁又拉又拽,在这样人类行为的长期影响下,夏嘉祥逐渐明白,光种珊瑚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种珊瑚,种人心”的口号也由此而来。

在此倡议下,潜爱大鹏还衍生出2个公益项目,分别是潜爱护礁和潜爱课堂。夏嘉祥介绍,潜爱护礁,是在海洋一百米范围内进行持续的珊瑚礁生态维护,清理渔网,并把渔网挂断的珊瑚残肢捡起来,全部恢复到这片区域中,给珊瑚礁的自然恢复创造更好的条件。

图/潜爱大鹏志愿者

而与“种人心”相对应的“潜爱课堂”,则是在大鹏半岛范围内,专门针对4—6年级的学生,尤其是渔村子弟学校,系统地教授海洋生态教育的课程,上课素材主要来源大鹏半岛世代传承的民间海洋智慧。据他介绍,大鹏是迄今为止全国唯一一个单一行政区里做到海洋生态教育100%覆盖的行政区。

在夏嘉祥眼中,海洋教育不是告诉孩子中国有多少海洋面积和海洋资源,而是希望他们在认知海洋生态存在价值的基础上,推动他们自觉产生对其保护的意识。比如,在海底作业期间受伤了,如何能在水里快速将伤口与海水隔离? 夏嘉祥讲到,海参的分泌物具有抗凝血的作用,还不怕水,是天然的水下创可贴。以前渔民受伤后,潜到四米多深的海底,随手抓一只海参,挤压其腹部,将海参吐出的分泌物涂抹在患处,就可以把伤口封闭起来,保护其不被感染。如今,经济发展了,渔民不再需要下水找海参隔离止血,这些民间海洋智慧也发生了断代。但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通过海洋生态课程捡起来?

“种珊瑚只是一种行为,种人心,传承海洋文化,传承民间智慧才是初衷。”夏嘉祥说,作为一个海洋城市,深圳与生俱来的纽带,就是这些渔民海洋传承的智慧。教授海洋生态课程也只是一种保护的手段,只有让孩子们从小了解海洋,长大后才会知道怎么对待海洋,才能停止伤害。

(文/shinexu 阿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