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保安偏瘫卧床 嫂子辞工悉心照料不离不弃

如果一年多前杨猛没有中风,吴琼应该还在老家四川。来深圳照顾偏瘫的小叔子之前,她在一间餐馆工作,每个月有4千元的收入,日子也算安稳。

杨猛十几年前来到深圳,一直从事保安工作。2017年10月,他在值夜班时突然中风昏迷,经抢救后虽然保住了性命,却落下了偏瘫的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他在深圳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哥哥听到消息后十分着急,让妻子吴琼从老家赶来深圳,“我原本只是打算过来照顾他几天,但当我到医院后看到他浑身插满管子的可怜样子,实在是不忍心离开,就决定留下来。”

之后吴琼辞去老家的工作,留在深圳照顾杨猛,她在病床旁摆了一张折叠床,喂饭、喂药、量体温、伺候大小便、按摩、推拿——没日没夜地忙碌着。吃喝拉撒她都亲自打理,马桶放在病床边,有事情了,一声呼唤;吃饭,端到床边;衣服勤换洗,就连头发指甲都修剪得很整整齐齐。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吴琼雷打不动地执行着一份时间表:6点多起床帮杨猛洗脸穿衣,做完运动再吃早饭。8点推着他去做高压氧康复治疗,随后是针灸。午饭后搀扶着他出去晒晒太阳、进行走路锻炼,晚上帮他泡脚、做推拿,定期擦洗身体……因为没钱做推拿康复治疗,吴琼就认真观察医生的专业手法,自学推拿。

一年来,吴琼日复一日坚持着。现在的杨猛面色红润,还能自己吃饭、甚至独立行走一小段路,除了语言沟通有些障碍之外,完全看不出是一个重病患者。护士们都说,这都是好嫂子吴琼悉心照顾的结果。今年春节期间,吴琼回四川处理家事,这几天医院安排护工来照顾杨猛,然而,临时来帮忙的护工不如吴琼仔细,没过几天他就开始发烧,直到吴琼回来后精心照顾,情况才有所好转。

据主治医生介绍,杨猛的康复进入了瓶颈期,还需要进行一次脑部手术。目前,医院和吴琼都在为手术筹集费用,仍有2万元左右的缺口。“不管有多困难,我一定会为他筹到这笔手术费,等做完手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吴琼说,杨猛昏迷期间,在江苏打工的哥哥和远嫁外地的妹妹都来深圳看过他。后因家庭经济压力,二人不得不回去工作。这一年里,靠着家人经济上的支持和一些爱心人士的捐款,在医院的帮助下,吴琼才能挺下来。在旁的杨猛听到后忍不住低声呜咽,泪流满面,“他觉得自己拖累了一家人,心里很难受。”

据了解,医院有许多像杨猛这样的患者,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幸运,有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在杨猛隔壁的病床上,就躺着一位“三无病人”,身无分文、也找不到亲属,即使已经康复仍不愿出院。医生也呼吁,“希望这些‘三无病人’的家属能像吴琼一样,对家人做到不离不弃。”医院希望能与公益组织或慈善基金展开合作,帮助这些没有亲属的病人。

对于未来,吴琼表示自己会继续陪着杨猛做康复治疗,直到他做完手术、恢复自理能力。尽管现在似乎看起来遥遥无期,但她并不消极,“还有那么多好心人在帮助我们,坚持下去,总会有希望的。”守住一份亲情,即使平凡,也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