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司机醉驾,这是救命还是要命?|新京报快评

保障救护车的驾驶安全,避免酒驾、醉驾,不仅仅是医院方的职责所在,更是对生命负责应有的态度。

图文无关。图为一辆救护车发生安全事故。图/视觉中国

文 |于立生

近日,辽宁凌源市中医院救护车司机任某某执行病患转运任务,在高速服务区下车上厕所没拉手刹,导致溜车。患者家属与其理论时,发现他满身酒气,赶紧报警并联系其他车辆转运。

经检测,任某某已达醉驾标准。据辽宁朝阳市交警支队二大队民警介绍:任某某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刑拘7天,已转朝阳市检察院作进一步处理。

救护车司机酒醉糊涂上路,想想都让人觉得后怕。这究竟去救命,还是要人命?真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一般来说,驾驶员血液中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mg/100mL,即醉驾。而任某某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122.64/100mL,已远超出醉驾标准。幸亏家属发现还算及时,如果继续上路,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近些年来,救护车司机酒驾、醉驾案例,频见曝光。今年1月14日凌晨,山西朔州市某医院救护车司机,在高速醉驾逆行被查;2月13日晚,南昌市急救中心一救护车司机醉酒出车,被挪车市民发现醉驾报警;2月15日晚,河北廊坊市一救护车司机无证、酒驾被交警拦获,经查所持驾证为网购的假证……

众所周知,救护车主要用于患者急救、转运等情况,相对于其他运输情况,救护车更应该谨记安全,对安全行驶也该有更高的要求。

可频繁发生的救护车司机酒驾、醉驾案例,无疑对相关部门和医院等单位是一种警醒。鉴于此,如何在事先防范救护车司机酒驾、醉驾,显然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或许可以从其他制度性规定中汲取经验。就在5月29日,上海出台《关于建立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意见》,明确除对教师、医生等直接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工作人员加强入职审查外,还要将保安、门卫、司机等相对边缘岗位工作人员纳入审查。

对于救护车司机等攸关生命安全的特殊岗位,也不妨加以参考:拿救护车司机来说,救护车对病人也有“特殊职责”,所以在人员招录时,就应查验驾照真伪,并审查其有无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记录及有无酒驾等严重交通违法记录。凡有严重交通违法记录者,一票否决,概不录用。

在这方面,网约车司机筛选规定就有类似要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有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吸毒、酒驾等记录者,不得从事网约车服务。

除了制度性安排之外,负有直接管理责任的医院方更应负起责任,为保障救护车驾驶安全,也不妨制定某些防范举措。如鼓励同车救护人员(包括医生、护士、护工)监督,可参照“吹哨人制度”对举报加以激励;出车之前进行抽查式安全检测,有条件的还可落实上岗前酒精检测机制,防止酒后出车现象。

救护车司机是用来救命的,不是用来要命的。保障救护车的驾驶安全,避免酒驾、醉驾,不仅仅是医院方的职责所在,更是对生命负责应有的态度。

于立生(媒体人)

编辑:胡博阳 校对: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