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孕育37年的校园足球之花在静静绽放

保定一中的女孩子们在进行足球训练。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郭剑/摄

北京时间6月24日清晨,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征战本届法国女足世界杯的中国女足结束了一节训练课,这时距离姑娘们迎战意大利女足的1/8决赛还剩不到48小时,这节训练课以针对性的技战术训练为主。训练结束后,打满小组赛3场比赛的主力左后卫刘杉杉接受记者采访时态度很是坚定:“我们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意大利女足比4年前有了很大进步,但我们充满信心,因为我们也进步很多。”

与蒙彼利埃相距万里之外的一群女孩子,尤其热切盼望着中国女足能够战胜意大利队晋级8强,刘杉杉正是她们的“学姐”和“榜样”。10多年前,刘杉杉和她们一样在相同的学校上课,在相同的操场上接受足球启蒙训练——河北保定一中的女足姑娘宿舍就在操场旁边,刘杉杉回学校和孩子们的合影贴在宿舍通向操场小路旁的照片栏里。

“我们现在不是只有一支女足高中校队,这几年条件稍微好一些了,我们和旁边的小学、初中合作,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招梯队,几乎每个相邻年龄段都有队,现在每天下课以后,一共有6支队、130多个女孩子在操场训练。”在学校带女足球队将近10年的王占江说,“我们不是职业俱乐部的梯队,也不是专业队,就是普普通通的学校球队,而且保定这个小地方也比不了江苏、北京、上海这些女足基础好的省、市,所以能让这么多女孩子来踢球,能让这么多家长支持女孩子踢球,大家付出很多。”

一所中学的操场上同时有6支不同年龄段女足球队训练的景象,在国内并不多见。女足从无到有,家长从不理解到支持,坚持开展女足运动37年且从未间断的保定一中,逐渐在全国校园足球范围内奠定了“女足一姐”的地位——在中国中学生足球协会杯、中国中学生足球锦标赛、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高中女子组超冠赛这三大2018年全国中学生足球赛事中,保定一中女足完成了史无前例的“大满贯”,对于保定一中来说,这个了不起的成绩,是对他们数十年不断艰辛付出的肯定,在这里,女孩子踢球,成为和“女孩子念书”一样的正常生活。

记者在一中的操场上看到,带各年龄段梯队的教练们下午3点半准时出现开始热身,等到4点半孩子们到齐,各队开始到固定的区域完成不一样的训练内容:小学组和初中组的孩子以传接球和带球的基本功训练为主,教练需要不厌其烦地向孩子们讲解每一个动作和每一次触球,有的孩子没有耐心,有的孩子有些娇气,有的孩子不愿吃苦想偷懒,教练需要一点一点帮助孩子克服困难——如果没有对足球的热爱和对孩子的责任心,这份工作谁也坚持不了。

随着暑期来临,球队外出比赛和训练的任务一下子多了起来。“习惯了,每年有超过300天都在球场上,在学校就是训练,出去也是集训和比赛,谁能坚持下来,谁就可以离成功更近一些”,面对密集的暑期行程,王占江说:“苦一些、累一些都不怕,有赛可打最重要,现在比20年前每年就打三四场比赛要强很多,我们高中组的队伍,现在每年可以打大约30场比赛,非常锻炼人。”

王占江也是保定一中的校友,她进入专业队后,代表河北女足打了从2001年开始的3届全运会,开始的时候,有孙庆梅和张鸥影这些老队员带着,后来她自己成了老队员。到2010年退役的时候,王占江的第一个念头是“终于解脱了,再也不碰足球了”,拿着9万块钱退役安置费,王占江想彻底甩开足球去过全新的生活,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回到一中带了一段孩子们的训练,这让她重新找回了球场上的快乐感觉。

“以前在专业队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操心,打主力的踢就行了,打替补的混混也能过去,但是回到学校带队了,孩子们的一切都要我来考虑,从生活到训练,再到比赛的日程安排,基层体育教师大家都懂,还是要奉献。”王占江说,“看到孩子们的进步,就觉得再苦也值了,而且带孩子们训练特别费脑子,要给她们讲很多东西,就算是最简单的技术动作,自己也要再学一遍。后来我就觉得,我当初踢球要是这么动脑子、这么认真,没准还能进国家队。”

既当教练、又当妈妈和姐姐的王占江,除了让青春期的女孩子们感觉有些“固执”,“想不出别的不好了”。

今年高三毕业提前被河北师范大学录取的后卫李义蒙说,她小学五年级从百余公里外的曲阳县转学到保定市里,就跟着“王导”练,这么多年下来,感情甚至比家人还要深厚。

“女孩子不是不能踢球,我刚开始踢球的时候什么也不懂,是足球教会我很多东西,尤其是打出一场好的比赛以后那种自豪感和满足感,不踢球的人体会不到。”李义蒙说。

去年拿到中国中学生锦标赛的冠军,保定一中今年1月接到了教育部的通知,“代表中国参加2019年世界中学生足球锦标赛”,比赛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举行,这是河北省历史上第一次有学校参加世界中学生足球比赛,也是保定一中的姑娘们第一次“和外国人打比赛”。

和国外同龄人相比,中国女足小花们的优缺点非常明显——身体素质差距大,技战术水平相当,不服输的团队精神还优于对手。

“第一场打法国队,可能没缓过来,特别不适应,她们的拼抢很凶,比我们狠多了,1∶2输了,后面两场调整还算好,教练给我们减压,说我们代表的是中国,大家劲头就上来了。”李义蒙说,“小组赛出线我们又输了1场,输给德国队,差距挺大的,后来德国队得了冠军,法国队得了亚军,我们能跟她们打比赛,特别锻炼队伍。”

打完这届世界中学生锦标赛,保定一中女足还想再打下届锦标赛,参赛的前提,是她们获得今年中学生锦标赛的冠军,学校足球队总管、1984年来校以后就深耕女足的老教练甄金柱却不敢太乐观。

“其实80年代保定很多小学校都有女足队伍,但是后来因为情况不好都停了,而我们学校从1982年成立女足球队以后坚持下来了,才获得今天这样的成绩,但是我们不是常胜将军,每一场比赛都要从零开始,因为现在搞女足的学校很多,竞争非常激烈,谁轻敌谁倒霉。”甄金柱说:“好事儿是喜欢踢球的女孩子越来越多,所以我们选材更要优中选优,一是要足球在女孩子当中普及开,二是争取再能培养出刘杉杉这样的优秀苗子,到国际赛场上为国争光。”

在过去37年的坚守当中,女足的火种在这里被呵护着燃烧出属于自身的光亮,付出有了收获,家长看到踢球不但没有耽误自己孩子的学习,反而让孩子变得成熟和开朗,变得更有团队精神和担当意识,而女足小花在和教练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亲身体会到教练们的奉献精神和对足球的热爱,也希望自己“长大以后成为教练这样的人”。

对保定一中这群热爱踢球的女孩子来说,大多数人不会后悔她们在绿茵场上的奔跑与拼搏,笑容和泪水都是她们记忆中的珍藏,所以,她们愿意让足球继续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在国家队效力的刘杉杉说,希望踢到退役的那一天,然后成为一名足球教练,教更多的女孩子踢球。刚刚考上河北师范大学的高三毕业生苏怡也说,“等我大学毕业,也想到学校里面当一名体育老师,去教女孩子踢球,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会很快乐。”

本报北京6月24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