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海26年,亲历缉毒大案,他是“比将军都少的兵”

长年跟随舰艇在海上漂泊,一张80厘米宽的床铺睡了19年,四组柴油发动机照料了19年,不到10立方米的机舱工作了26年……做好一件事容易,难的是26年始终如一!

这是一位入伍26年老边防海警佩戴过的警衔,现在的肩章是一级警士长,有人叫他们“兵王”、在部队里堪称“比将军都少的兵”。广东海警44044艇机电班长王国平从当兵开始,一辈子就做好一件事,用精湛的技艺保障舰艇安全,用汗水和奉献守卫在海上维权执法最前沿。

摄影&视频/廖键

剪辑/刘佳良 编辑/谷水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观看视频:一级警士长王国平,驰骋海疆26年的海上战狼

2011年,“2·24毒品案”现场缴获冰毒1.18吨。

最近由真实案例改编的热播电视剧《破冰行动》,里面有一个情节提到在海上打掉近3吨冰毒,而这个故事原型正是取材于王国平和他战友曾经的战斗经历。

2011年2月,他们经过长时间海上追击,在风浪里强行跳帮到对方船上,抓人、控船,当场缴获冰毒1.18吨。8个月后,相似的惊险抓捕再次上演,当场缴获冰毒1.2吨,这两起缉毒大案,均刷新新中国成立以来海上缉毒的纪录。

六月初,刚刚获得“全国自强模范”称号的王国平从北京人民大会堂返回汕头驻地,他也是中国海警局首位获此殊荣的边防海警。在他的胸前,还有1次二等功,7次三等功,优秀士官人才一等奖等各种勋章。

一级警士长,是武警士官中的最高级别,他们是部队里各个领域的翘楚,掌握一门或多门精湛技术,和大熊猫一样稀缺。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用二三十年的坚守,把兵当到了极致。

入伍26年来,王国平精通几乎所有舰艇维修高级技能,累计航行20万多海里,相当于绕地球10圈,在他手里,舰艇没有一次因故障原因耽误任务。

1995年,刚入伍不久的王国平(左一)在跟班学习。

王国平出生于1974年,江苏金坛人,在家乡只完成了初中教育。1993年12月他应征入伍,在海警基地受训成为机电兵,随后被分配到广东海警驻汕头部队。

在机电岗位上,王国平从熟悉一个个零件构造、用途、容易出现什么问题开始,摸索实践,慢慢地由入伍前一名发动机厂学徒成长为舰艇修理的“活字典”。

1997年,志愿兵时期的王国平。

出于对这份职业的热爱,王国平后来转为志愿兵。2000年,部队里要上新舰艇,领导看中了他那股子钻研韧劲,让王国平去船厂接一艘新艇,也就是海警44044艇。所谓接船,其实就是提前熟悉新船的性能特点,掌握相应的注意事项。

然而让王国平棘手的是,44044艇的说明书只有英文,他每晚花工夫查阅字典还嫌不够,凡是不懂的电路细节,他都要逐一求教船厂工人。这个过程一共持续了5个月,当年8月,新艇正式列编服役。此后他又用了很多年,让自己成了世界上最“懂”它的人。

随着新艇正式入列,王国平的生活也与44044艇紧紧绑在了一起,朝夕相处已经19年。这艘才50多米长,排水量只有380多吨的高速执法艇,在他和战友的呵护下,航迹却从黄海一直画到曾母暗沙,几乎参与了单位所有的重大维权执法任务。

服役近20年来,44044艇载着海警官兵们暗夜疾行,救渔民、抓毒贩、守海疆,成为全国海警唯一一艘被公安部授予“缉毒先锋艇”荣誉称号的战斗艇,先后8次荣立集体三等功;先后有1人荣立个人一等功,11人次荣立个人二等功,32人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44044艇每年有近两百天在海上航行,19年来,王国平昔日的战友或退伍或转干,只有他还在艇上坚守,连他在住舱内的床位都没变。这张宽不足80厘米的床板,紧挨舱壁,承载了无数颠簸的夜航,也承载了他的青春。

艇上机舱工作空间不足10平方米,机舱内的温度可达50℃,开动时,另有120分贝以上的持续噪音。狭小的密闭空间、密集的电路设备,承担着全艇的电力和动力供应,是44044艇的“心脏”,王国平便是让这颗“心”稳定跳动的“医生”。

这么多年来,王国平在机舱里摸爬滚打,练就了一手绝活:超过40℃的管道他不用仪器仅凭手指就能估摸出温度,用自己的皮肤记忆。他靠听声音能辨别机器转速状态,从轰鸣声中分辨出主副机的转速和温度。多年来的实战证明,他的误差不到1%!

一把把维修工具,整齐码放在工具包里,见证了王国平的“绝技”。在他保养下,很难发觉44044艇是一艘服役近20年的战舰,艇上各个角落都被保养得极为光洁,包括从不轻易示人的机舱,设备丝毫不见污渍,也没有一点损伤、锈蚀。

而在整洁的背后,则是王国平和他的机电班所坚守的“日检视、周保养、月检修”,他们几乎每天都在跟油污打交道,擦拭设备,清除安全隐患,保障机器正常运行。

2012年,王国平和战友们执行一次远航任务。备航时发现,舵轴连接杆脱落了。排除故障过程中,配合的战士出现失误,王国平瞬间感觉一阵剧痛,左手中指与无名指第一节被夹断。但在手术接上手指不到一周他就争着出海执勤,因为他放心不下自己的艇和任务。伤情被爱人发现了,他就轻描淡写地敷衍称只是“刮到皮了”。

事后,王国平被鉴定为十级伤残,两截断指虽然复位,却永久失去了功能。

每次出海执行任务时,作为一名机电兵,王国平原本可以不参与抓捕行动,但他还是21次危险跳帮抓捕犯罪嫌疑人。“这才是我们海警工作的魅力,任务多样,我最有经验,就该我带他们上。”

服役26年来,王国平从不搞特殊,与大家同吃、同住、同操课,每天坚持跑三公里,12分钟的成绩比年龄、兵龄不及他长的战士都快。闲聊时,有人问“老班长,以您的资历,兵龄比艇长还长,你训练别那么狠,也没人会批评你,干嘛那么认真?”“因为我是一个兵,这是我必须做的。”话语虽短,却掷地有声。

为了防止老鼠破坏艇上的电线电缆,王国平和战友还饲养了几只小猫,这些小家伙也成为他们长年在海上打发寂寞的玩伴。

海警基地,王国平和妻子遥望停泊的舰艇。

从服役到现在,王国平最愧疚的就是对家人没能尽到应尽的职责。王国平和妻子相识于1999年,为了到船厂接44044艇,他们推迟了半年才结婚。2001年11月,两人的女儿出生,王国平是整个产房里唯一“缺位”的父亲。孩子年幼时,由于按规定不能随军,妻子就带着女儿住在江苏老家,直到女儿读小学三年级,王国平留任高级士官,才将她们接到汕头。

2014年5月,王国平和44044艇参与海上维权,走之前跟家人什么也没说就失联了,两个月后,女儿才在互联网上看到44044艇的视频,“妈,快看!那是爸爸的船”!

王国平和妻女平时难得一聚

海警历来是走私分子拉拢腐蚀的重点对象,而基地码头处于汕头闹市区,面对灯红酒绿,诱惑无处不在。一宗红油案走私分子被审讯时透露,曾经有人想“花高价”收买王国平。不跟陌生人说话,不回陌生短信,不穿军装出行,不直接在居住地下车,不陪老婆孩子逛街,这是王国平多年来总结的经验。正常人享受的天伦之乐,在王国平这儿却很难。

女儿今年参加高考,王国平带了一册《高考报考指南》到艇上研读,碰到外人就问一问选专业的建议。他坦白地说:“我在部队接触、了解的不多;别的方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她着想的……”

在王国平床底的木盒里,保存着他曾经佩戴过的警衔,列兵、上等兵、三年兵直到一级警士长,9副警衔见证着2次兵役改革、4次体制转型、5次服役期满的去留抉择。26年来,他送走一茬又一茬战友,成了新兵眼里的”兵叔叔“。

45岁的王国平还有4年就能光荣退休,但他计划申请超期服役,”我的44044艇至少还能战斗10年,我要在这里战斗到干不动了为止。“ 择一艇而终老,一辈子做好一件事,王国平甘之如饴、乐在其中地守卫着这艇、这海,他想当一辈子的兵。

这就是”兵王“,滚烫了26年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