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锐忱落马,是呼兰风暴的最新注脚

在诸多上市公司中,大连的獐子岛股份是一个特别幽默的存在。这家公司的官网把自己称为“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和“海上蓝筹”,但另一方面,这家公司又不断闹出笑话。隔三差五的,獐子岛养在海底的扇贝不知怎么就“跑路”了。出门旅游的扇贝还不是一小撮,往往价值数亿元。如果拍一部关于海底世界的电影,起名叫《扇贝去哪了》,说不定会叫好又叫座。

不过这两天,獐子岛终于承认自己存在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和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该公司的董事长、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和董秘等人,被证监会处以不同期限的市场禁入。被群嘲已久的“扇贝去哪了”,终于有了一个比较令人信服的结论。只是不知道,那些常年背锅的扇贝,会不会同意这样的处分决定。

同样是在东北,哈尔滨市政法委书记任锐忱的落马,特别的耐人寻味。任锐忱从鹤岗起步,从基层的民警,一步一个脚印地升到了公安局长的位置上。经过在绥化市和省厅的短暂过渡之后,他当上了省会城市的公安局长,最后成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可以说,这是一名老公安,在当地政法系统有着相当的影响力。他在节骨眼上被调查,无疑会产生强烈的震动。

所谓节骨眼上,指的是什么呢?任锐忱落马前有一个特别的职务,即哈尔滨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的组长。这两年,哈尔滨市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得很有声势,团结湖参考(ID:Talkpark)此前推送的一篇文章,就说到了哈尔滨市呼兰区的情况。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呼兰区大概有八位领导干部因为违纪违法和充当黑社会势力“保护伞”而被调查,其中就有原区委书记和区长。这种批量落马的情况,在以往是非常少见的。它往往意味着,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出了比较严重的问题。在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下沉哈尔滨不久,任锐忱自己也被扫掉了。

任锐忱的落马通报中,并没有出现“保护伞”的字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和黑恶势力没有瓜葛。去年年底,鹤岗打掉了一个以绰号“宝文”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公安机关指出,该团伙“长期以来”通过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方式大肆聚敛钱财。到底有多“长期”呢?要知道鹤岗是任锐忱长期耕耘的地方,他和这些黑恶势力有无勾结,恐怕要打一个问号。鹤岗的“打伞”行动虽然没有呼兰区那么猛烈,但公安系统也不乏落马者,这些人曾经是任锐忱的老下属。

当然最值得思考的还是呼兰区的黑窟窿。那么多领导干部被黑恶势力拉下水、充当了保护伞,任锐忱作为上级政法系统主管领导,他会对此一无所知吗?他到底是充当了“官伞”还是“庸伞”,随着调查结论的出台,会给外界提供更清晰的观察和更深入的思考。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黑龙江之后,不仅下沉到了哈尔滨,还更进一步地下沉到了呼兰区。更有意思的现象是,呼兰区原区委书记朱辉和区长于传勇,都在2017年年底被免去了实职,在原地担任“正局级干部”。这或许可以理解为,呼兰风暴其实很早就已经开始“启程”,只是在最近才达到了最高烈度。任锐忱的落马,是这场风暴的最新注脚。

今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攻坚之年,出现了很多发人深省的案例,有很多新闻都值得深入分析。看得越多、写得越多,就越是能够理解扫黑除恶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任锐忱落马给我的感受是什么呢?就是扫黑除恶的风暴已经深达波浪之下的海床。

扇贝啊,你们谁都别跑。

(文/蔡方华)

微信号:Talkpark

声明:文章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作者、文章出处、微信号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