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的宝贝回家了,父亲:当年把他送走,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半个世纪前被遗弃的孩子们,都已步入中年,他们试图弄清楚“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寻亲之路艰难且漫长。

半个世纪后,刘拥军再次回到生父身边,就像倦鸟归巢。

2019年6月22日凌晨4时,刘拥军在海宁盐官镇的小宾馆睡了3个小时后醒来。他一再暗示自己,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不准哭。

摄影&视频/嘉兴日报 田建明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视频观看:50岁的宝贝回家了,与父亲抱头痛哭

上午10时30分,刘拥军走到盐官镇郭店村村口,顺着狭窄水泥路望去,看到父老乡亲拉着“欢迎宝贝回家”的条幅,眼泪还是扑簌扑簌地往下掉,50岁的他哭得像个孩子,投入78岁生父高阿松的怀抱。

1969年,刘拥军出生三天后,被父亲送走。一晃50年过去,他终于找到了家。

“我是抱来的,但他们很疼我。”

2018年9月11日,河南安阳,刘拥军曾在自己的企业里接受过记者专访,如今终于寻亲成功。

刘拥军长大的地方,是离浙江省嘉兴市海宁1000多公里远的河南省安阳市。小时候,曾有小伙伴开玩笑,“你是抱来的!”刘拥军不信,回家问养父母,爸爸妈妈问谁说的,“再上门把人家骂了一顿”。

直到15岁那年,刘拥军顶替妈妈去烟厂上班,同厂的阿姨很认真地告诉他,“你是抱来的”,让他真正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

有次,刘拥军和妈妈拌嘴,他赌气说,“我是抱来的”;妈妈也赌气说“是,你是从上海郊区抱来的,你要想找亲爸亲妈你就去找吧!”他没料到,妈妈会直接告诉他真相,一时愣住了;又仿佛一夜之间突然懂事了,觉得养父母不容易,“他们很疼我,抱到安阳,专门找了奶妈喂我吃奶喂到两岁”。

此后关于自己的身世,他“不再好意思多问,怕伤了养父母的心”。

身世之谜揭晓,他来自浙江嘉兴海宁

刘拥军21岁时,养父生病去世,他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寻亲的事,一直拖到他40多岁时,征得养母同意后,才正式开始,“想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

图:2018年9月11日,刘拥军拿着寻亲传单

他记住了妈妈曾提及的“上海郊区”,跟着寻亲团去过上海,无果。“5年前,刘拥军姑姑又告诉他,“你是从浙江海宁抱来的”。在几十年前的北方地区,“上海”是南方的象征,正因如此,很多“江南弃儿”又被当地称为“上海孤儿”。

后来,刘拥军在安阳又认识了同是“江南弃儿”的袁景军、赵红英、赵红霞等人,多方打听后,他自己的身世也逐渐清晰。

图:赵红霞(中)抱着女儿和妹妹赵红英合影

1969年,赵红英、赵红霞的养母和另外两个女人结伴从河南安阳出发,到浙江海宁的东山养育堂(当时当地的福利院)抱养孩子,“男孩少,女孩多”。赵红英养母觉得女孩也不错,就抱了女婴先回去了。1971年,养母再次来到嘉兴,抱养了另一个女孩,从此赵红英、赵红霞成为了无血缘关系的姐妹。

而刘拥军的养母在海宁排队等了几天,终于等来了这个才出生3天即被遗弃的男婴,即刘拥军。姑姑告诉刘拥军,“养母生了个女儿,后来因为出车祸不能再生育,但还想要个儿子”。

漫漫寻亲路,得好心人相助成功

知道了自己从何而来的刘拥军,开始跑嘉兴及海宁附近地区寻亲,“5年里来了五、六次”。

寻亲志愿者王利芬领着刘拥军来到他出生的家认亲。刘拥军能寻亲成功,她起到了决定性因素。

2019年4月19日,在嘉兴市人民公园的寻亲会上,刘拥军因事不能到场,他托付同是弃儿的袁景军帮忙带了些自己的寻亲资料发放。6月1日,在杭州的一场寻亲会上,他到了现场,正是这次寻亲会为他带来希望——他与其他寻亲者的合影被转发在嘉兴寻亲微信群内时,被王利芬看到。

图:刘拥军的亲生大哥高德法

王利芬是嘉兴大爱公益服务站志愿者,觉得刘拥军似曾相识,又要来刘年轻时候的照片发给郭店村一个姐妹。“你看像谁?”“像他哥”。姐妹的丈夫姓高,是高阿松的大儿子,“听说是有个弟弟,刚出生就给人家了”。

当天傍晚,王利芬赶到高阿松家,高阿松头发很短,只好用钳子拔了他老人家几根头发,“带毛囊的”,寄给了杭州鉴定机构。王利芬除了是志愿者,她本人也在寻找自己的弟弟妹妹,对DNA鉴定流程熟稔在心。

“不知道会不会是真的”,刘拥军又惊又喜,也向杭州鉴定机构寄送了头发样本。

双方焦灼地等待一周,鉴定结果遂了人愿:两人的确是离散50年的亲生父子。

不得已的遗弃,饱含着新的希望

图:半个世纪后,刘拥军的家从被抱走时的茅草屋变成小洋楼

刘拥军是高阿松第三个儿子,出生时,家中住着茅草屋,靠种田为生,“饭都吃不饱”。据老人回忆,当时生产力低下,抗自然灾害能力弱,江南农村虽有“鱼米之乡”的美誉,也连续发生过数年的温饱问题。再加上当时的农村节育意识淡薄,“孩子生下了,养不活、养不好,送出去,会有好人家收留,会有更好的生活”,是附近农村家庭心照不宣的共识。

1969年1月26日,农历戊申年腊月初九,高阿松在这座“斜桥”送走了刚出生三天的小儿子。

高阿松“狠着心”,把刚出生3天还没来得及取名的孩子放在竹篮里,踩了半个多小时的泥泞路,放在海宁斜桥镇西斜桥。他躲在桥边,看着,等着。“当时,家庭困难的人家把刚出生的孩子放在这个桥边,常有船靠岸,有人看到了,就把孩子抱到船上,顺手送去福利院”。

几个小时后,终于有个人把竹篮抱上了船,高阿松这才松了口气回头走。他听到了开船的声音,这声音带走了竹篮里的儿子,给他心里留下了新的希望。

那是1969年1月26日,农历戊申年腊月初九。50年后,桥还在,儿子也回来了。

亲生母子50年后再见,已阴阳两隔

这次刘拥军认亲现场,同样是来自河南安阳的江南弃儿赵红霞(女)等人一起陪着刘拥军前来海宁认亲。

6月22日,是双方选定的认亲的好日子。刘拥军包了一辆中巴车,随行除了自己的女儿、女婿、外孙女等家人,还有近10名来自安阳及周边地区的其他寻亲者。他们一为分享刘拥军的喜悦,二也借机发散一些自己的寻亲资料,“碰碰运气”。

认亲前夕,刘拥军睡了三个小时,去上门认亲的路上沉默不语,却难抑心中的激动。

78岁的高阿松抱着50岁的孩子,难舍难分。

“爸”,刘拥军与高阿松相拥而泣。随后在生父和哥哥的带领下,他走向自家桑田里生母的坟头祭拜。大哥说,生母因病离世一年多了,走之前还念叨着送走的小儿子,“不知道他还活着没,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妈妈,我回来了,来看你了”,刘拥军跪在坟前,插上香,泣不成声。盼了半世纪的母子团聚实现了,但已是阴阳两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