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晋波:牢记初心使命,做让人民满意的水务人

“去年4月,我第一次来铁岗水库排洪渠调研,看到黑臭的河流在密集的居民楼穿肠而过,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一提起水务治理,黄晋波便十分激动地讲述着自己初到铁岗水库时的感触。对他而言,刚接触深圳市水污染的严峻状况,仿佛还是昨天的事。

黄晋波,是深圳水务局一名普通的水污染治理工作者。自2016年起参与到深圳水污染治理工作以来,在短短2年多的时间里,参与筹备了50余次市政府治水攻坚例会以及10余次市水污染治理办主任会议关于黑臭水体整治的议题材料。参与撰写的60多篇水污染治理工作报告多次得到市领导批示,为推动全市水环境质量取得整体性、突破性进展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深圳市黑臭水体治理工作的过程中,黄晋波宵衣旰食,日夜兼程,长时间的加班,于他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

“他是,治污战场多面手”

2016年,适逢深圳治水工作进入新的历史时期,按照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部署和“水十条”的要求,深圳市委市政府全面打响水污染治理攻坚战,提出要用超常规的举措,妥善解决水污染问题。

面对这项繁重的工作任务,黄晋波迎难而上,主动请缨,负责深圳黑臭水体治理统筹工作。治污工作俨然成为其生活的核心,送不了小孩上学更顾不上家。

现任宝安区水务局黑臭水体治理科的欧阳科长,是与黄晋波一起共事的“革命战友”。为推动黑臭水体治理工作,俩人经常凌晨2、3点还在通电话,商讨工作事宜、推进有效沟通。谈起“战友”,欧阳对其赞不绝口,称其是“水务工作者学习的榜样”,是个精神标杆。

“黄晋波是治污战场上的多面手。”欧阳科长说。深圳水污染治理指挥部设在深圳市水务局,全市的水污染治理工作就像一个大战场,日常的治理工作通过水污染治理处,也就是黄晋波所在的“参谋部”上传下达,所以他必须要了解所有的敌我双方情况,时刻跟进“战场”态势,随时为指挥部提供参考意见。“全市这么多任务,怎么可能不辛苦。”

“苦活累活带头来做加紧干”

深圳全市黑臭水体多达159处,水环境基础设施历史欠账多,2015年污水管网的缺口5900多公里。要在3-4年内补齐30多年来城市超常规发展过程中累积的历史欠账,任务之重可想而知。

“水污染治理最难的,其实是污水去哪里的问题。”黄晋波解释到,深圳今年建市才40周年,原特区外的龙华、宝安等新区管网基础设施都相对比较滞后,也就导致污水无处排、随处排的景象。

在深圳,有很多类似铁岗水库排洪渠一样的河流,位于城中村、周围还有工厂,治理难度很大。一方面,人口基数大、生活污水排放多,另一方面城中村建筑结构密集、管网铺设难度大导致排污难。曾经的铁岗水库排洪渠就是这样一个矛盾集中区的代表,甚至周边居民连路过河边都得捂着鼻子屏住呼吸。

去年4月,在深圳市水污染治理指挥部的带领下,又黑又臭的铁岗水库排洪渠,开启了全长6.95千米范围的整治工作,包括对防洪工程、截污工程、生态修复工程等多个项目的系统治理。

目前,铁岗水库排洪渠已全面消除黑臭,治理卓有成效,水质已达到景观类用水的标准。水库周边现在也种满了各种绿植景观,还能看到小孩子河边玩耍、嬉戏。面对这一幕,黄晋波感到十分欣慰。

“咬咬牙等到山青水绿,陪孩子成长”

为实现2019年底深圳全面消除黑臭水体的目标,黄晋波经常利用周末的时间到现场检查,倾听群众的声音,针对性研究措施。长期处在高负荷工作状态的他,从未休过一次完整的假期。

深夜的深圳水务局办公楼总有一盏灯在空中闪亮,这是属于黄晋波的夜晚。无数个日夜,黄晋波都是在办公室度过的。饿了,就泡一杯方便面;累了,就在沙发上休息一会,黑眼圈、驼背成了工作留在他身上的烙印。任务最繁重的时候,他每天最多只睡三到四个小时,且多次连续工作长达24个小时以上。

“我并不赞同这种加班方式,但真的没办法。”黄晋波说。“每个人都有各自负责的工作,如果自己有事休假,没有人可以很快替代,这些年就这样一直坚持下来了,就连家里装修也都是妻子在一手操办。”

为抽出加班时间,他把家搬到岳父母家旁边,方便照顾小孩饮食起居。小孩自小学到初中,甚至在升学的关键阶段,他都抽不出时间辅导一节功课。黄晋波回忆到,儿子读小学都是自己坐40多分钟的公交,去离家7、8里的学校上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突然下大雨,儿子在学校等到晚上9点之后,自己才有空去接他回家。

2018年底,黄晋波的岳母突患重疾,他心急如焚,在紧急将老人送往医院后,来不及照顾两天,又急匆匆地赶回到工作岗位上。

舍小家顾大家。在黄晋波身后站着无数的水务工作者,他们共同努力,为的就是还市民清澈的水体,补上城市发展的短板。据了解,目前深圳全市有治水工作共投入人员46431人,施工作业面4125个,投入机械9419台(套)。

“今年是深圳全面消除黑臭水体的一年,还是要咬咬牙坚持。”黄晋波坚定而欣慰地说,“等到河畅水清的那一天,希望有时间可以陪孩子成长,陪家人好好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