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成顶级流量:边写总结边哭,诛仙和陈情令里的苦都该吃

电影《诛仙I》的上映,意味着肖战又进入一条新的赛道:他开始面对更加广泛的大众检阅,真正加入演员的竞争。

他已经更换了好几次赛道:原本是个普通青年,遵循大多数人的成长路径,上普通大学,学普通专业,毕业后有一份普通的工作。直到24岁时偶然得到机会以“高龄”参加选秀,成为男团练习生,苦学舞蹈,精进歌艺,从配角开始慢慢得到表演机会。

今年夏天的网剧《陈情令》,让他骤然成为娱乐圈“顶流”:热搜榜常驻,微博粉丝1700多万,大刊封面逐一解锁,大量品牌代言加身。中秋节上映的电影《诛仙I》,很显然将是他从“流量”到演员的重要一跃——艺人发展道路千万条,但在目前的评估体系里,最体现地位格调的——哪怕未必是最具现实利好的——仍然只有一条:大银幕。

肖战在《诛仙I》饰演张小凡

这显然也是粉丝在意的。《贵圈》记者提着摄像机通过层层安保进入采访区,一路感受着粉丝的关照:您辛苦了。还有大礼包相赠:贴着肖战卡通人像的牛皮纸袋里,全是他代言的产品,吃的喝的,身体护肤,还有粉丝自行印制的带有肖战肖像的票夹、扇子和手机贴。

但在2019年,大IP+小鲜肉早已不是票房保证。不少例子已经证明,流量试图更换赛道的风险系数越来越大。在如今的舆论环境下,他们的安全区域往往只垂直于目标粉丝,与大众市场有鸿沟隔离——饭圈女孩的舆论声势再大,也难以导流成现实世界的观众偏好,某些时刻还容易引起反感。即便流量对现实票房有一定贡献,但在大众认知中,这种转换,多半以牺牲个人口碑为代价。

“每天怀着敬畏的心情,在片场时刻紧张着,我觉得很有意思。努力往专业演员的方向迈进吧。”采访中,肖战对演员职业保持着敬畏,下次再接电影,他会更加谨慎,“能不能演好,题材是否合适,包括市场(会不会欢迎)……如果之后还有电影机会的话,我觉得这是需要全面思考的一个问题。”

一开始演戏,肖战还是有偶像包袱,总考虑镜头下如何展现最好的一面——“上镜好不好看,这个角度脸是不是小一点,今天是不是吃多了有点肿……”

即便在《陈情令》刚开拍时,他到片场也会先找一下机位,心里默默记下,“机器在这儿,好,那我尽量这样侧一点。”但渐渐地,他对“最好的一面”有了不同的理解,“哪边脸更好看”的问题不再困扰他,“更多的是这场戏的重点是什么,有没有演好。”

他真正沉浸到角色之中,读剧本时哭得稀里哗啦,对人物的感同身受代替了对自我形象的执念。拍《诛仙I》,他觉得自己自始至终“在电影里,在张小凡的生活中”。

粉丝把演员代入角色、真情打动观众的表演方式,称作“共情式演技”。“首先你得让自己相信。如果我现在要表演一场心如死灰的戏,那我首先得让自己先死掉,才能让观看的人相信这个人物。”肖战对《贵圈》解释。

今年夏天的《陈情令》让肖战成为热搜常客

一个朋友看完《陈情令》,给肖战发来消息:“你这样演(对自己)太伤了,以后不能这样演。”现在回忆起来,他将这样的劝告理解为某种意义上的肯定,“我其实还挺爽的。”——至少到现在,他的好奇与好胜还远多于自保需求,让他在工作中不遗余力。只是技术上,他坦言正在寻找方法,在戏外避免被角色影响,“特别特别郁闷、特别特别伤心”。

《陈情令》是夏天拍的,棚里温度高达40度,汗把妆都冲花了,四五层戏服黏在身上。虽然燥得难以保持角色状态,但只要人没倒,就还得继续演下去。拍《诛仙I》则是大冬天。张小凡入魔那场戏,三台鼓风机直对着肖战吹,如愿达到风中凌乱的视觉效果。但零下20度的冷风吹在脸上,“拍完一条我就不行了,感觉耳朵都不在了,没知觉了,这边的脸也麻掉了,冰刀在脸上划那种感觉。”

肖战拍《诛仙I》时,大冬天持续被大风吹

《诛仙I》每次准备重场戏,肖战都会把房车里的空调暖风关了。车内外30多度的温差,他担心身体对环境感受的不同会让他和张小凡割裂,“台词、状态全都打回原形。”这是现阶段唯一可以运用的表演方法,“至少我现在只能这样,因为没有很多、很厉害的技巧,只能多投入一点。”

不怕吃苦是肖战性格中重要的一部分。早年参加选秀时,非科班出身的他发力不当又过于刻苦,练舞练到脚趾甲脱落、膝盖积水。当年的视频记录下他伸着扎满针的膝盖,一面呼痛,一面坚持:“明后大后天都得跳。”节目工作人员评价这位选手,既不撒娇,也不认输,“意志力和斗志非常强悍”。当时采访过他的记者断言他一定会红,不光因为颜值与情商,也因为他的严格自律。

通过扎实付出获得进步,是他重要的价值体现。跳舞零基础,表演零基础,但要想弯道超车,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成为演员后,他每天晚上写表演小结,有时候疲惫到边写边哭,但总会坚持完成。

自律的种子从小就埋在性格里。他很早就是无需大人督促,每周自觉背上画板去学画的乖小孩。“我是一个只要做事就想做好的人,包括之前做设计的时候,我也为成为优秀的设计师努力。”

所有涉猎的领域中,表演是回报最大的——表面上看,通过演戏他成了2019年娱乐圈最具代表性的当红流量;更重要的是,他的内心在表演过程中获得满足。“像一盏灯在你旁边嘭一下被打开了。”他描述表演中灵光乍现的状态。

如今演戏有表演老师一同进组,每天拍摄结束后,肖战会和老师用一两个小时复盘,总结演得好与不好的地方,预习第二天的重点场次。此外,他还会用大量时间自习,比如正在拍摄的现代剧,他想摆脱古装戏的腔调,一句台词换十个语气,反复比较最舒服、最有生活气的说话方式。

这与他过去依仗的方式一致:通过苦练达到让自己满意的结果,然后对外呈现。

肖战(中)日常训练(图片来自肖战微博)

肖战当演员还有一个优势:“我有一段很健全的生活经历。”

这一点原本是最大的劣势——在他24岁“高龄”进军演艺圈时。作为普通青年,他对文艺的爱好仅限于学校文艺积极分子。相应的,一个普通青年需要掌握一套面对生活的技能,比如平面设计专业,有手艺傍身,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设计师。

但非常偶然地,文艺积极分子肖战被老师推荐,上了选秀节目。与他同台的练习生平均年龄不到20岁,却有漫长艺龄。很多人接受过多年歌舞训练,还有人去韩国学习。相比普通青年肖战,这群练习生的成长过程里,早早植入了“成为偶像”的人生目标。

但年龄这件事,加上柴米油盐的寻常经历,反而是演员最宝贵的资源。在自身经历中寻找和剧本人物的共通之处,“比如说生活里怎么说话,怎么和人沟通、交流”,是演员必备的素养。

接到电影《诛仙I》邀约,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兴奋,而是“不敢相信”:“真的吗?找我吗?电影吗?”最后接受角色,一是接触之后觉得程小东导演有对诛仙故事电影化的完整理解,“我只需要相信他”;二是人物性格基本仍在“平平凡凡张小凡”的阶段,他觉得以自己的经验可以演绎。“像回到学生时代,那时候特别单纯,交朋友都是我有一块、分你五毛,每天一起上下学,有什么开心不开心都愿意跟你讲。小凡就是这样一个特别单纯的人,只是想对至亲的人好。”他把自己的理解讲给导演,导演深表认可,“你只要演你自己就好了。”

“演戏跟生活是互相影响的。当演员之后,我观察生活更仔细了,而我过去的生活经历,让我在表演时(对细节)有自己的感知和敏感。角色会影响我的生活,而我自己的生活又影响我对角色的诠释,这种感觉在我看来很奇妙。”他对《贵圈》解释,“你不能说生活经历真的帮助了什么,但潜移默化的,肯定有加分。”

身处娱乐圈, “健全的生活经历”带给他最重要的价值,是始终保持最朴素的思考方式。比如,相比主动争取机会,他更愿意审慎评估个人能力能不能满足角色需求。长期的当乙方的经历,他近乎本能地把“可执行性”当作最重要标准之一,“盲目去抓很容易让自己迷失且混乱,还是理性一点比较好。”

他仍然能回忆起微博粉丝破千万的时刻。激动之外,还有更多不安:“这么多人关注我,其实是无形的压力和动力:我能不能做好自己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