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初期的解放军朝鲜族部队,人民军瞎指挥,1万人打剩2千

在朝鲜战争爆发前的朝鲜人民军七个师团中,第5、6、7师团均由解放军朝鲜族老兵组成。这三个师团相对于人民军其他师团来说装备要差很多,因此深受苏军影响的人民军很是看不起这些朝鲜族解放军。可是让人民军没想到的是,在不被朝鲜最高统帅部看好的情况下,这三个师团都在战争初期解放南朝鲜的战斗中反而打得最好。笔者这次来简单介绍下在朝鲜半岛东部山地作战的人民军第7师团(后改称第12师团)初期的战斗经历。

人民军搭乘T-34坦克越过汉江大桥

一,第7师团的组建

不同于第5、6师团是由解放军第164、166师成建制改编而来,第7师团是在解放战争胜利后,由解放军第156师的4500余名朝鲜族官兵,吸收第139、140和141师的朝鲜族官兵组成。第156师的前身是东北野战军独立第6师,在1949年6月解放南昌后担任南昌周边的卫戍兼剿匪工作。

被抽调回朝鲜参战的解放军官兵都是精锐之师,据统计第156师的这4500余名官兵中,立过大功的有2000多人,由东北军区或由东北野战军总部授予个人“英雄”称号的有100多人,80%的官兵都是党员!在会合了其他解放军部队的朝鲜族官兵后,这支部队最终于1950年3月到达朝鲜北部城市元山,共有官兵11000余人。

156师副师长全宇(左二)

第7师团长则由原第156师的副师长全宇担任,他是在中国东北出生的朝鲜族人,1936年曾前往莫斯科东方大学留学。归国后跑到延安,一直在朝鲜革命军政学校任教。抗战胜利后全宇随朝鲜义勇军重返东北,全程参与了解放军在东北的历次战役。回到朝鲜后,按照人民军的规矩,全宇被授予少将军衔。

二,番号变更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第7师团在独立坦克团的配合下,进攻防御洪川的韩军第6师第8团,由于韩军缺乏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对人民军的T-34中型坦克完全没办法,因此到25日晚,第7师团顺利突破了韩军的防线,并成为当日推进距离最远的人民军部队。

这时,进攻江原道省会春川的人民军第2师团遇到了一些麻烦,防御这一地区的韩军第6师在师长金钟五上校的指挥下,在战前就做好了迎击准备,加上这一地段地形复杂,人民军第2师团在进攻过程中遭到韩军第6师重创,损失达40%。

朝鲜人民军遗弃的SU-76自行火炮

急于攻占春川的人民军统帅部不想着让第7师团去包抄韩军第6师后路,却让他们接替正面进攻韩军防线的任务!这下可正中了敌人的下怀,韩军第6师依托地形节节抵抗,到第三天才撤出春川。人民军第7师团在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进攻中损失惨重,部分中队(连)只剩下五六十人,作为报复,被俘虏的韩军大部分都被射杀。

因为没能按计划攻占朝鲜中部的要冲原州,全宇被撤去师长职务,部队也改称第12师团,由抗联老战士崔春国继任师长。崔春国在还不满18岁的时候就参加了金日成指挥的抗日游击队,先后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2军的连指导员和团长。

三,连战连捷

攻占原州后,第12师团不顾美军飞机的轰炸,以每天70里的速度继续追击残敌,一直追到号称“朝鲜精神文化之都”的安东郡城下。此时安东城内韩军首都师和第8师残部正在掩护老百姓撤退,秩序相当混乱,第12师团第2联队趁乱控制了安东大桥。美韩军得知大桥失守,不顾一切地用飞机和舰炮进行轰炸,一些还没撤退的韩军也成了牺牲品。

安东的战况一度非常激烈,连第12师团长崔春国少将在战斗中也不幸被美军舰炮火力击中身亡。最终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决定固守洛东江防线,便令韩军撤退,人民军这才得以攻占安东。虽然部队损失不小,第12师团还是被人民军统帅部授予“安东师”的荣誉称号,师团长则由原解放军第166师师长崔仁接任。

被韩军拉壮丁的学生军

1950年8月,朝鲜人民军发动了第三次战役,即美军所谓的“八月攻势”,第12师团奉命与第5师团一道进攻东海岸城市浦项,并切断了韩军第3师的撤退路线,在美军舰炮的助威下,韩军也打算顽抗到底。

人民军从山上冲进韩军阵地,与韩军展开肉搏战,这时韩军中有许多从学校里抓来的学生军,并被韩军当作炮灰布置在作战第一线。在人民军的宣传攻势下,被拉壮丁的学生军纷纷投降,剩余韩军见状只好爬上美军军舰撤退。而学生俘虏们则在教育下纷纷加入人民军,这是南下作战一路上第12师团唯一一次得到的兵员补充。

四,洛东江大血战

尽管釜山防御圈内的美韩军总兵力已经超过人民军前线兵力,人民军统帅部还是不顾一切,在9月2日下令发动第四次战役,即美军所谓的“九月攻势”。第12师团经过半个月的激战,成功击溃韩军首都师和第5师,占领了庆州市背后的山地,在洛东江防线上撕开一个12公里宽的缺口。

为了填补这个缺口,韩军集中兵力对山头上的人民军阵地展开疯狂反扑,平均每天的反扑达到七次之多。由于受美军轰炸的影响,第12师团的武器弹药得不到有效补充,只能靠使用缴获的美韩军武器作战。由于得不到补给,人民军士兵就以山上的草充饥,草吃光了就吃松树皮。附近的韩国老百姓不顾美军炮火的打击自发为坚守阵地的人民军送菜送饭,很多人牺牲在半路上。

洛东江战役中被缴获的朝军苏制火炮

在美韩军的疯狂反扑下,第12师团的兵力已经所剩无几,收编的韩国学生军已经全部阵亡,平均每个中队只剩下十几人,战士们把敌人遗留下的尸体垒成障碍物,发誓死守阵地。这时传来了美韩军在汉城附近的仁川登陆的消息,人民军统帅部这才下令第12师团等部队迅速撤退。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负责断后的人民军战士手持手榴弹、高喊着“毛主席万岁”与攻上来的韩军同归于尽。

五,艰难北撤

由于与负责东线总指挥的第2军团司令部无法联络上,在东线撤退的人民军部队各部只能沿山区分散突围,美韩军一边追击,一边用飞机撒下大量劝降传单,战士们看了后又气又急,但毫无办法。因为缺少粮食,路上人民军只能伪装成韩军到当地村民家乞食,村民们虽然明知他们其实是北朝鲜人,但还是把粮食给了他们。

美韩军利用交通运输的便利,抢先切断了第12师团撤退的道路,为了顾全大局,100多名无法自己行动的人民军重伤员主动要求留下来阻击敌人,最终全部壮烈牺牲,其他战士们则排成三角密集队形,强行冲破敌人的封锁继续撤退。

美韩军乘车追击

在韩国城市荣州,陆续突围到此的东线人民军各部队集结起来继续北撤,并用缴获的列车运输在这里的第二军团后方医院的伤员们,由于已经和追击的韩军脱离接触,美军的轰炸也变得更为猛烈。装载伤员的列车在隧洞中躲避轰炸时,由于隧洞被炸塌,几千名人民军伤员全部牺牲!

因此当第12师团撤回三八线以南时,部队从出发时的11000人只剩下2000余人。此时的北朝鲜,已经大部分被美韩军占领,韩军还在朝鲜各地扶植起由北方异见人士和逃亡地主阶级子弟组成的治安队,大肆屠杀朝鲜军民。第12师团的战士们被迫与这些昔日的同胞作战,因为对敌人的异常愤怒,治安队的士兵们一旦被俘基本就没了活路。

1950年12月6日,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中胜利解放平壤,在敌后转战多日的第12师团余部也得以和志愿军胜利会师。在补充了新的兵员和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之后,这支精锐之师又重返前线,参与到志愿军第四、五次战役的激战中去。

本文作者:迪尔,“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