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七旬爷爷开 “娃娃医院” 有人专门从欧洲赶来修玩具

上海有家“娃娃医院”,开业三年多,顾客既有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也有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朱伯明只希望自己能够尽快修好娃娃,让它们继续陪伴主人走下去。

朱伯明修复娃娃,常常一开工就停不来,他很理解娃娃的主人们,离开娃娃就像离开了自己的亲人

毛绒娃娃也是有“生命”的,你相信吗?

72岁的朱伯明清晰地记得顾客送来娃娃后离开时的情景,像妈妈把孩子送去了医院,哪怕只分别一天也备受煎熬。慢慢地,朱伯明发现,经他之手“治愈”的每一个毛绒娃娃,真的有“生命”。

摄影/杨宇辰 冯亨佳 剪辑/杨宇辰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视频观看:七旬匠人成年轻人膜拜对象 “娃娃医院”治愈人心

在上海市虹口区天宝西路一处小区内,有家“娃娃医院”,十多平米的房间专门修复各种破旧的玩具。“医院”开业三年多,不少毛绒娃娃经朱伯明修复后重返主人手中。

朱伯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裁剪制衣。在那个用布票换布料的年代,物资匮乏,朱伯明为了给弟弟妹妹多做几件衣服,就自己画下图纸专研设计,尽量节省布料,这也给他修复娃娃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

后来,朱伯明有了儿子,但上班很忙,于是买了个小熊娃娃陪伴他。小熊坏了,朱伯明就自己修,但修完之后儿子却不高兴了,“因为太新了,不是原来的那只小熊了。”也正是有了儿子执着,慢慢地朱伯明摸索出了门道。后来,有些同事和朋友知道了他有修娃娃的能耐,也找上门来。

朱伯明和太太

三年前,一位做环境工程的女孩慕名找到朱伯明修娃娃。修好后,女孩建议朱伯明模仿日本的手艺人,开一家“娃娃医院”,并主动提出帮朱伯明在网上宣传。没想到,朱伯明的“娃娃医院”一下子火了起来。年轻人从全国各地甚至国外寄来娃娃,希望朱伯明能够帮忙修复。

一位女大学生特地从重庆把娃娃带过来给朱伯明修复,这只猴娃娃伴随了她10多年,她说娃娃生病了,她很难过,希望朱伯伯能治好娃娃的皮肤病。这三年,朱伯明总结了一套修娃娃的“标准流程”。

朱伯明在给娃娃做“体检”,给女孩分析娃娃的状态及初步的修复方案。

修复前,朱伯明会与主人反复确认娃娃状态及修复要求,并拍摄不同角度的娃娃照片,领会它的神态和气质。

修复中的第一个步骤是“清洗”,听起来简单,其中的门道可不少。娃娃虽然都被主人们精心照顾,但是给它们洗澡的次数却屈指可数。“浴室”就是朱伯明家的厨房。朱伯明用毛刷仔细地刷娃娃,下手轻柔,像清洗文物一样有耐心,来回数十次才能把附着在毛绒娃娃上的脏东西分解出来,这个过程通常要持续4-8个小时不等。

清洗好的娃娃用吹风机慢慢烘干水分,然后再进行自然晾晒。吹风机的温度,吹到什么程度朱伯明都心里有数。还要在旁边架一台小电扇,这样冷热交替,娃娃才不容易变形,毛绒的弯曲程度也更好控制。

朱伯明踩着自行车走街串巷找修复娃娃的材料

送到朱伯明这里的娃娃,大多外观破损、布料氧化,这也是毛绒娃娃的常见病。有的娃娃年代久远,朱伯明还会去查资料,对比当年的材料、颜色等等做到心中有数。然后,带上娃娃踩着自行车走街串巷找材料,朱伯明几乎跑遍了上海大大小小的线料店。

最后,就是慢工出细活的“手术环节”了。填充棉花,把不同颜色的细线混在一起调色,缝合裂口……朱伯明每修复一步都要拍照与娃娃主人沟通,有时甚至直接视频通话,追问每个细节。

朱伯明修复娃娃所要使用的工具

来找朱伯明修复玩具的大多是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也有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有的顾客早上将娃娃送来修,晚上还要接回去,不允许在外面过夜,一天不将娃娃带在身边都难受。

朱伯明的太太经常也搭把手

有一次,一位小伙子专门从欧洲赶来,找到朱伯明帮忙修复一个毛绒娃娃,原本约定五天修好。“可到了晚上,他给我说受不了了,没有娃娃在身边,心里空落落的。”朱伯明理解顾客的心情,熬了两个通宵才将这个娃娃修好。

朱伯明把一位女孩逗笑了,她把娃娃送过来的时候情绪很低落

在朱伯明看来,破旧的娃娃在他手中一天比一天“健康”,它们的主人就得到了心灵的抚平。修复的不仅仅是一个娃娃,同时也修复了主人的耐心。朱伯明说,能送到他这里修复的娃娃,对于主人来说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修复的过程中,自己的责任非常重大。

随娃娃一同寄来的卡片,上面写了娃娃的病情和主人的故事

所以,朱伯明给自己定下了三个原则。第一,不能破坏娃娃的形状;第二,一定要修旧如旧,“看不出哪里修补过”;第三就是要牢固,能满足他们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需求。

当欧洲小伙打开袋子,看到被修好的娃娃时,激动地说:“真的是一模一样!”朱伯明听到这句话,心里也非常高兴,“熬了两天两夜,就是希望他回答我这句话。”

朱伯明打包一只修复好的娃娃,他再三嘱咐快递员一定要轻拿轻放

这个娃娃已经这么破旧了,为什么还要修复它?其实,最早修复玩具时,朱伯明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曾有一位女孩和她的男友一起找到他,让帮忙修复一个毛绒娃娃。修复前,女孩说:“只求能把娃娃修的和原来的样子有八九成相似。”当女孩捧着修复好娃娃时,朱伯明才从那感激的笑容中,体会到了娃娃的意义。这些娃娃不仅仅是玩偶,更重要的是它们身上寄托了主人的感情。每一个娃娃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朱伯明只希望自己能够尽快修好它们,让它们继续陪伴主人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