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苗寨妇女从百褶裙中找灵感 手绘蜡染布被客户赞“高级”

近年,民间手工艺愈发受到公众青睐,却常“叫好不叫座”。在中国苗侗少数民族祖源之地贵州黔东南州榕江县,民间织染工艺根基深厚,有一群人正努力让来自乡间的传统“高级定制”走向更大舞台。《中国人的一天》本周讲述他们的故事,今天让我们走进贵州苗寨的蜡染合作社,看看她们是如何靠自己的蜡染手艺让村寨脱贫致富。

在贵州榕江县塔石乡的苗寨中,一群妈妈在城市打工多年后,竟回到村寨成立蜡染合作社,把“过时”和“无用”的手工蜡染打造成都市白领眼里个性的代名词。合作社成立一年不到,已经有30位妈妈回家重新画起蜡染。农妇们今年有个小目标:边带孩子边画蜡染,用自己的手艺让村寨脱贫。

撰文/雷虎 摄影&视频/阮传菊

编辑/阿傅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观看视频:5位苗女筹款建蜡染合作社,让30位在外打工妈妈回家

这些苗族村落散居在高大雄奇的雷公山余脉的山腰上。这里很多村民年收入仍处在4000元贫困线以下。大山的阻隔让村子依然保持着家家做蜡染和刺绣的传统。因为贫困,村民们甚至无闲钱添置衣物,制作的蜡染和刺绣都拿来制成衣物自己穿。

蜡染的图案是祖上流传下来的最原始的苗族图案。这些图案多以蝴蝶、鱼、龙、凤以及抽象的几何图案为主。有的取自苗家人的生活日常,有的来源于苗族的历史典故。苗女们从小画到老,各式各样的图案都能用蜡刀信手画来。(扫描图中二维码购买手工蜡染作品,助力村寨脱贫增收和手艺传承)

在塔石乡的乌吉苗寨,袁仁芝和其他在苗寨中长大的姐妹们一样,自幼受母亲的熏陶。在家里除了做农活外,最大的爱好是利用母亲留下的蜡刀在自家织的土布上勾画图案和线条。

但袁仁芝不满足于画蜡只用于自家逢衣制被,她把自己画好的蜡染布拿到集市上卖。一次偶然的机会,袁仁芝的蜡染画,受到一位北京游客的青睐。袁仁芝大学毕业的儿子看到了商机,便拿着母亲画的蜡染画到全国各地推销。别具一格的图案,纯手工的土布加上地道的价格,很快让袁仁芝的蜡染打开了市场。

尝到甜头的袁仁芝,没有忘记同村的姐妹们,她将接到的订单分发给大家。现在全村约有40-50名妇女在家中专门从事蜡染制作,平均每人每天都有百元左右的收入,全村仅靠蜡染和刺绣每年收入就有上百万元。虽然这样的产值在其它地方不算什么,但乌吉村却凭借自己的手艺,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手工艺之乡。袁仁芝也因为靠蜡染带村民脱贫,因而博得了“蜡染妈妈”之名。

袁仕芝背着孙子画蜡,这是附近村庄最常见到的景象

但游客们的兴趣都是多变的,当他们到贵州每个苗寨时,都看到整齐划一蜡染后,就开始审美疲劳了。做传统的蜡染虽然能脱贫,但却不能致富,所以年轻人都纷纷出走。

与乌吉苗寨相邻的党细苗寨,也有一群热爱蜡染的年轻妇女,但因村寨位于山上,这里的蜡染更难走出去。杨再蓉是党细苗寨中为数不多没有外出打工的年轻妇女。问她为何要坚持留在村里,她说自己还未婚时,每次过完年,看过太多孩子和父母分别的场景,所以自己结婚时就暗自发誓,一定不让自己的孩子做留守儿童。但留在村里陪孩子,代价是高昂的,村子多山少地,要维持生计,就必须起早贪黑在山里忍受繁重的体力劳动。

于是杨再蓉想到了自己平时做百褶裙和做头巾时画的蜡染,尝试着把蜡染做成桌布拿到榕江和凯里卖,销量却不是很多。村里的妇女选择为乌吉苗寨做代工,一天工作10小时,只能画两张蜡染,一张蜡染价格20元,再加上染色10元,仅能赚到50元

2018年春天,榕江县政府为了扶持党细村的蜡染工艺,在村里成立了手工艺扶贫试点,一次性给到杨再蓉500条蜡染丝巾作为启动订单。500条订单对于蜡染画娘来说,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杨再蓉决定联合村里4位姐妹成立蜡染合作社。

成立合作社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场地,杨再蓉决定把自己家的客厅作为合作社的办公场所。每天大家像城市白领一样按时“打卡”上班。“既然成立了合作社,就要按规范来做,做出名堂,不然合作社垮了,我们又得把孩子丢下外出打工!”

这批政府拉来的订单来自江苏苏州,下订单的客户不是为了把这些蜡染做成旅游纪念品,而是要做成日常穿戴的围巾。既要手工、健康还要既传统又时尚。杨再蓉说:“手工没问题,我们全部是一笔笔画的,健康也没问题,我们都是用纯草木染色。但又要传统又要时尚就难了!

城里的客户嫌杨再蓉画的图案太土,让她多设计一些时尚高级的图案。但每天待在山里的村女哪里想得出时尚高级的图案。于是大家商量后,决定从苗族本身既有的图案中提取符合现代人审美的元素。

苗族百褶裙的褶皱里隐藏着上百种不同的图案,都是千百年来苗族妇女们设计出来的最经典的造型。最终杨再蓉从自己的百褶裙中选定了图案,没想到被客户称赞“很高级”。(扫描图中二维码购买手工蜡染作品,助力村寨脱贫增收和手艺传承)

合作社分红现场

画娘们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这笔订单完成后各种订单纷至沓来。蜡染这门手艺,也第一次在苗寨从贴补家庭的手艺,变成脱贫致富的产业。

这也吸引了在外务工的妈妈们的注意,很快有十多位在外务工的妈妈们辞去了工地上挑石头、挑混凝土的工作,回到村里做起了自己熟悉的画蜡、染布手艺。蜡染合作社也从最初的5位创立者扩大到30人,杨再蓉家的客厅已经容不下这么多人了。

于是当地政府计划把合作社迁入学校的一间空置教室。还拿出了2万元,对新的合作社进行了简单的装修,让读书的孩子们和画蜡的妈妈们比邻而居。

村里的小学在外人看来破败不堪,但却是村里地段最好,最豪华的建筑。孩子们是村子的未来,而合作社则是村里脱贫的希望。如今,这里成为了全村最重要的地方。蜡染合作社的诞生,对孩子和妈妈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既能挣钱又能守着孩子,这是蜡染合作社最吸引妈妈们的地方。

画了一天蜡后,妈妈们会穿着百褶裙过田野。只需要守在自己家里,对着青山绿水画蜡染衣,就把钱挣了,妈妈们都觉得很满足。

如您对贵州苗侗村寨手工艺妈妈们的作品感兴趣,可以扫描上方二维码进行购买,帮助他们脱贫增收,同时也助力蜡染等手艺传承下去。(项目由榕江县文体广电旅游局支持,榕江月亮故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负责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