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幕童声清唱响彻天安门,游行中情侣接吻,这届“群众游行”太接地气

今日的群众游行活动

别具一格的开场仪式收获不少好评

这种形式的开场仪式

正是导演团队的精巧设计

四位小朋友的童声清唱

伴随着3000人无伴奏混声大合唱

震撼了整个天安门广场

群众游行总导演肖向荣告诉记者

他希望通过这种形式表达出

“于万籁俱静中倾听一颗赤子之心”的感觉

“只有人声才能直达人心。

(来源:央视新闻)

今天,长安街、天安门前化作欢乐的海洋:10万群众、70组彩车、36个方阵,将沿着长安街由东向西以3个情境式行进,一路同唱一首歌、同跳一支舞。

9月30日下午三点半,广州日报连同中国青年报、成都商报一同对群众游行总导演、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肖向荣进行了专访。

在肖向荣看来,本次的群众游行,主要三个特点:

第一,整个群众构成最丰富;

第二,游行元素的多维互动最丰富;

第三,游行群众情感表达最丰富。

开场采用无伴奏混声大合唱

广州日报记者:这一次群众游行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肖向荣:开场是选取了一个非常静谧的方式。由四位小朋友清唱,然后带着3000人进行无伴奏混声大合唱。在天安门广场上这样做是非常有风险的,实际上在这么大广场上能演奏、演唱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们还是无伴奏混声合唱,所以非常困难。但是我需要一个极其纯粹、安静、有仪式感的开场,因为我觉得中国人对于热闹闹的开头挺习以为常了,我希望让大家感受到新时代的全新的仪式感。如果不抓住开头这份宁静的话,我后面就没有机会再静下来了。

所以我选择在一个万籁寂静的环境下,倾听一个赤子在你的耳边诉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我非常喜欢谷老师、韩老师做的这首歌,我希望歌里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能在亿万观众的在脑海里浮现出一种蓝天白云、白鸽飞翔的祥和场景,而不是通过技术,这种感受是用大交响曲、大伴奏技术弥补不了的,因为只有人声才能直达人心。

对于这个开场式

好评如潮

群众游行的主题是如何定下来的?

广州日报记者:在群众游行的设计中,是怎样将“自由、生动、欢愉、活泼”的主题定下来的?

肖向荣:实际上我们从去年11月份起已经建组开始想创意、整体实施了,等到三月份,基本方案也已经做完了,但是4月5号,中央突然给我们传达了这八个字,基本上我们的方案都得推翻重来。怎么理解这八个字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也是我从奥运会到现在第一次接到这么明确的指令。

一开始,我们觉得很简单,“自由”能不能像西方的游行那样,大家随便走就好,但实际上我们是有主题的,主题不能变,用36个方阵讲共和国故事的创意不能变。所以我们想到了一些破题的方式,在表达层面上重新梳理了东西方的游行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些游行,发现新中国成立初期和35周年时都有非常自由的表达方式,那是中国人很久违的一种表达方式。

另外,我们重点想抓住18大以来国家繁荣昌盛的大背景,去体现中国人的自信豪迈。所以我们不断深入群众,了解他们自由表达的方式。在“美好生活”这个部分,我们安排了十个不同的人群,比如新婚夫妇、老年模特队、小朋友、快递小哥、广场舞大妈等,他们都能用自己的独特方式来表达对祖国的爱,对大事喜事的庆祝方式。

所以这八个字大概是我们这一次游行的压舱石,它打开了艺术家和和主创们的想象力。从今年的彩车、服装、道具,再到群众游行的群队形,都有了更多的样式。我认为我们可能是在创造一种游行的新样式,它既不同于西方的自由、自发式游行,又不同于东方以往那种整齐划一、制式化的游行。我们走在一个全新的美学关系上,在重新探索群众游行的可能性。

游行中

有这样充满了爱的一幕

“太接地气了”

在游行中

出现了代表新职业的快递小哥

他们首次亮相国庆群众游行

对祖国祝福的表达

一个都不能少

“美好生活”方阵

八字主题打开了艺术家的想象

广州日报记者:您提到打开了艺术家的想象,能不能举一两个例子?

肖向荣:那非常多了。比如说共产党开天辟地建立新中国的故事,我们可以用美术的方式来讲,通过彩车的上下通道,让游行队员走着走着走上彩车,迎接革命活动,然后迅速点燃整个方队。要是按照原来,可能就是“车是车,人是人”,我绝想不到可以这么写。

再比如“美好生活”专题里,如何体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在所居、弱有所扶”的“七有”政策,我们用了北京人司空见惯的1路公交车,打开车棚,在公交车里边就藏着“七有政策”来体现这新时代以来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极大满足感和获得感。

此次之外,包括像“不忘初心”、“从严治党”等政策性语言,我们也想到用采标和山石等创意,来将对抽象和具象相结合,表达对政策的解读。还有一些口号,我们也是希望用群众的方式去做主张“谁的故事谁来讲”。比如说北大学生方阵,他们的口号是“团结起来,振兴中华”,这八个字北大学生可以说是耳熟能详的,从1981年北大口号就这么喊,这很巧妙,能将那个年代的记忆和一个大学的精神融合在一起,如果是我们导演组闭门造车,肯定永远想不出这么多有意思的、贴近群众的东西。

第一个场景采用400多辆自行车方阵

广州日报记者:在方阵设计上,我们是怎么突出“历史长河”主题的?

肖秀荣:在设计上我们基本上是按照历史脉络来选取一些能引发社会共鸣、社会记忆的事件的。比如说我们的三个情景。方阵的第一个情景是用400多辆自行车构成的方阵,它再现了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启蒙状态,人们唯一的大件就是自行车。所以当自行车在长安街上穿行,那个年代的青春圆舞曲奏响,再配合自行车铃的时候,能唤醒那一代中国人的记忆:那时的中国人终于可以有梦想了,他们恢复了高考,有了自己的田地,能够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了。

相应地以此类推,包括“众志成城”,我们讲述了这个汶川地震,;在新时代,我们除了讲述一些重大事件以外,把一些重大理念也放进去了,比如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凝心聚力”、“筑魂”、“扬帆远航”等比较抽象的概念,我们都用一些很独特、唯美的艺术形式把他们都显示出来了,但老百姓一看就会知道我们讲的是哪个故事。

广东彩车体现“敢为天下先”

广州日报记者:在这次广东花车里,具体哪些是广东元素?

肖向荣:当然有了。我们这次有广东的彩车。广东一向是改革开放的先锋,因此,我们的设计主要是体现广东“敢为天下先”的状态。

作为对祖国的献礼,突出广东元素的广东彩车“扬帆大湾”,富有现代感的色彩搭配和充满科技感的设计形式,得到一致好评。

我们有一个“东方雄狮”的情景里是用了非遗里的300只狮子,我们请到了谭家班里的谭师傅一家来给我们训练。虽然参加训练的都是玩北狮的,但我们一些重要的创意是来自于南狮,也就是当年《黄飞鸿》里面“狮王争霸”的概念。所以最后我们对中华文化的南北狮做了一次大融合,动作上是北狮的动作,道具上,比如说狮头,还有一些基础动作是从南狮和谭家班那里来的,但是狮头我做了重新处理,我们没有用特别传统的那种狮头,而是用了一种更现代的一个方式。

我们还邀请来一位广东来的编导,他是情景一里小轮车的编导赵翼。可以说,他是“舞蹈里最会骑车,骑车里最会跳舞的”,他也给我们排了很多自行车的特技。

做成这么大的游行关键在体制优势

广州日报记者:如何保证10万人的群众大游行有序进行?

肖向荣:我们有个总指挥部,下设六个分指挥部,分指挥里再分成各个方阵,根据职业和单位去一一统计,参加人员的基本构成来自单位推荐和自愿报名 。

不过,很多时候我们讲的是艺术上的亮点。但为什么我们能做成这么大的游行,真正还是体制上的优势,毕竟几万人在天黑时搭地铁从四面八方赶来,也不扰民,没有体制保障和城市保障,即便艺术家有再大魅力,也都不可能实现。

广州日报:音乐、舞蹈、游行是如何有机配合的?

肖向荣:我们是以彩车为焦点,游行为情境。比如说新中国成立初期,彩车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的历史节点,那么游行就是体现整个氛围和情境。而音乐是用来唤醒人们对那个时代的记忆,我们用的就是《社会主义好》这首歌。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程依伦、杨逸男、肖欢欢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程依伦、杨逸男、肖欢欢(除署名外)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 程依伦、杨逸男、肖欢欢(除署名外)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钟敏、程依伦、王晓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