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生根:来深四十载 从此他乡变故乡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深圳到处都是灰尘滚滚的工地,而一河之隔的香港,高楼林立,完全是被隔绝的两个世界。”王紫成用这样一段话描述曾经的深圳。

1982年6月,王紫成作为通讯技术人员被选调到深圳参与城市建设,也是这样一个决定,他在深圳一待就是近40年。“那会儿刚改革开放,深圳正需要人才,全国各地很多人都想来深闯一闯,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在此之前,1978年10月,18岁的王紫成才刚刚应征入伍,从陕西老家来到辽宁鞍山市服役,成为中国解放军00019部队一名基建工程兵。在辽宁鞍钢的几年里,他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通讯专业人才。

刚来深圳,眼前的景象就让他产生巨大的落差。“光秃秃的山坡,到处都是积水坑、黄泥塘。生活条件也很差,住板房、蚊虫肆虐,打出来的井水又咸又苦,根本没法喝。”王紫成说道。

不止是水。当时深圳处于建设初期,各种物资匮乏,很多日常用品都需要从其他邻市购买。王紫成回忆:大家都住在板房里,一到晚上就都点个煤油灯,特别到台风季,风一刮,板房直接掀翻,不光住的地方没着落还会引发火灾。

那时的王紫成也想过离开深圳,私底下发电报给父亲:准备回陕西老家。“当时已经确定回老家公安局工作,但领导不肯放我走。”几番抉择,王紫成便决定留下来。

1984年,市公安局通讯科工作期间留影

1983年9月13日,根据中央军委下达的《军队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方案》,王紫成和两万名基建工程兵就地集体转业。第二年六月,王紫成调入深圳市公安局九处通讯科,主要负责市公安局的通讯总机维护工作。

改革开放初期,深圳市公安局只有4层楼,全市公安民警也才几百人。而截止目前,深圳市公安民警大约有2万多人了。王紫成感慨深圳的发展:“改革开放以来的这四十年,恰恰与我们这代人的主要人生阶段相重合。这代来深移民既是深圳初期建设的亲历者、改革开放的参与者,也是建设成果的受益者。”

1988年,不满足现状的王紫成利用业余时间自学考取深圳市人民警察学校,1990年顺利毕业。同年,他被调到深圳市公安局二处,负责党政机关、大型国企及金融系统的内部安全保卫工作。

1984年,在市公安局二处工作证

身处基层的来深建设者王紫成,和周围绝大多数人一样,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和城市国家前途命运相联系,努力发光发热。在工作的几十年里,王紫成为了寻找破案线索,走遍全国一百多个机场、几百个地市,有时候一天连飞几座城市。

在王紫成眼中,当兵、做人民警察都是有意义的事,做一个正直的人,做力所能及的事,并极力做到最好就很舒心。“民警与犯罪分子之间的较量,不仅要斗智斗勇,更要时刻警惕犯罪分子的‘糖衣炮弹’,做到不忘初心,堂堂正正做人”。

深圳是一座极具包容性的城市,接纳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他们在这里奋斗、生活、扎根。今年,来深奋斗近40载的王紫成也即将从民警岗位退休,陪伴着他大半辈子的警服也将褪下,他还想着为深圳这片故土——“他乡”再做点事。

“马上要退休了,站好最后一班岗。”2019年,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王紫成主动请缨加入国庆安保工作。聊到退休后的生活,他直言,有时间了,想带着妻子环游世界,也想回老家再看看。

1992年,在深圳市公安局宿舍楼顶与家人合影

如今,王紫成一家人都扎根在深圳,女儿也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他也早已习惯这座城市的点滴。对于这些一代代来深奋斗者来说,也许正如苏轼诗词里说的“此心安处是吾乡 ”。匆匆一生几十载,他们用大半的生命奉献在深圳这片热土上,或平凡,或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