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史记丨史迪威刺杀蒋介石,是罗斯福指使的吗?

问:请教一下编辑,史迪威计划刺杀蒋介石,而且是得到了罗斯福的秘密指示,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史迪威后人,是坚决否认此事的。

其外孙伊斯特布鲁克(John.E.Easterbrook),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面对这个问题,曾如此说道:

“他是一个正直的军人,不是一个政客,是不可能做出刺杀这种事情的。有可能罗斯福只是脑子里过了那么一下,只是那么一想一说,但是作为军人和下级,史迪威必须认真对待统帅的任何一个想法。”

言下之意,史迪威未曾有过刺杀蒋介石的密谋,至多是罗斯福“那么一想一说”,史迪威“认真对待”了罗斯福的想法。

基于当事人的利益和立场,这种否认,其实没有多少参考价值。

图:史迪威外孙伊斯特布鲁克(右一)

先来看“罗斯福命史迪威干掉蒋介石”之说的由来。

按照杨天石的说法,大陆最早谈及史迪威刺杀蒋介石阴谋的中文书籍,是台湾学者梁敬錞所著《史迪威事件》(商务印书馆,1973年)。

书中说:

“据(史)迪威助手多恩(Frank Dorn)上校述称,(史)迪威自开罗会议归过昆明,曾召密语,谓伊曾奉上官口头密令,欲以暗杀手段谋害蒋委员长,命其于一周内拟具暗杀方案数种密呈候择……呈经(史)迪威选择堕机一种……其后令终不至,案遂搁置。”

对于多恩口中的“上官”,梁敬錞认为其身份“耐人寻味”:

“(史)迪威谋害长官未遂之罪,固堪发指,然伊究奉何人命令而竟出此,则尤耐人寻味也。”

图:1972年大陆出版的梁敬錞《史迪威事件》

对于“刺蒋”一事的传播起了更大作用的,是美国人迈克尔·沙勒所写的《美国十字军在中国(1938-1945)》一书(商务印书馆,1982年)。

该书称,罗斯福指示史迪威,“你如果无法与蒋相处,又不能把他撤换,那就一劳永逸地把他干掉算了。你明白我指的是什么,选派一个对你言听计从的人去执行吧。”作者还引用史迪威部将多恩的回忆,说“总统一直没有最后授权史迪威去实行这项暗杀”。在作者看来,“假如史迪威和多恩都是说的实话,那么这个应急计划本身足以说明,白宫不再把中国和蒋介石看作休戚与共的了。”

后来的很多通俗历史读物,将罗斯福、史迪威策划刺杀蒋介石一事写得绘声绘色,其实都是由这两本书的叙述发挥而来。

图:1982年出版的《美国十字军在中国》中文版

那么,实情究竟如何呢?且看史迪威日记与多恩回忆录的相关原文。

史迪威记录下了自己在开罗和罗斯福等人会面时的对话。

当时,罗斯福问史迪威:“你以为蒋能维持多长时间?”史迪威回答:“局势很严重,日本人再来一次5月份的那种进攻就会把他推翻。”罗斯福说:“好吧,那么我们就该找另外一个人或一群人继续干下去。”史迪威说:“他们也许正在找我们。”罗斯福附和他说:“是的,他们会来找我们的。”

依据这段记载,罗斯福并没有主动除掉蒋介石的意思,他很担心蒋介石被推翻,导致中国崩溃无法继续抗日,“找另外一个人或一群人继续干下去”的前提是日本人的进攻推翻了重庆国民政府。

多恩的回忆录《和史迪威一起走出缅甸》,是关于“刺蒋”一事最重要的信源。

多恩说,1943年12月,史迪威从开罗回到昆明后,告诉他:“我被命令准备一份暗杀蒋介石的计划”“这不是我的主意,它来自最高”。对于多恩设计并命名为“蓝鲸行动”的坠机方案——在蒋介石的座机飞越驼峰时制造事故——史迪威表示同意,但又说:“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必须等待来自高层的命令”,随后再无下文。

对于史迪威提及的所谓“最高”及“高层”,杨天石、齐锡生等学者均认为是暗指美国总统罗斯福。多恩当年也是如此理解的。

图:1936年,史迪威在北京

研究“史迪威刺蒋”问题的学者,对多恩回忆的真实性有过颇多讨论。

宁志一认为多恩的回忆不真实。他猜测:

“多恩作为一个级别较低的美国军人,回忆罗斯福有如此重大的决策,只是想搞点轰动效应,增加回忆录的卖点而已。”

其实,多恩是史迪威的重要助手,时任中缅印战区美籍副参谋长,军衔为准将,不能说他是“级别较低的美国军人”。

袁成亮也认为“刺蒋”计划是出自多恩编造,但他猜不出多恩这么做的理由。他在文章中如此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蒋介石退守台湾后,多恩出任美国驻台湾首席军事顾问,与蒋介石父子共事十余载,多恩为何编造这个故事令人回味。”

其实,多恩未曾在台湾任职,蒋介石对他极为厌恶。魏德迈继任中国战区参谋长,免去了多恩所任职务。蒋在日记中如此评价此事:

“此人为史迪威军下第一骄横侮华之人,美竟撤去,则援华之诚意又进一步矣。”

相对上述意见,杨天石的推断应该是最为合理的:

“多恩是史迪威的部属,他没有必要也不可能编造关于他的老长官的谣言,其有关回忆应是真实的。”

与史迪威一样,多恩蔑视中国的战时领袖和抗日将领,他被史迪威从上尉一路提拔为准将,不可能在一本旨在称赞史迪威的书中,说对老长官声誉不利的话。多恩会记下“刺蒋”一事,是因为他相信史迪威确实接到了来自“高层”的命令。

在多恩回忆录的真实性问题上,齐锡生的态度也相当谨慎。因未能在罗斯福、史迪威等人的档案中找到佐证,他做出了如下多种可能性猜想:

“1、多恩无中生有,虚构故事;2、史迪威胆大妄为,欺蒙上级,自作主张;3、史迪威与罗斯福均为同谋,但是不在文字上留下任何痕迹;4、有关的历史资料确实存在,但是美国政府档案审查人员扣留一切有关文件至今。”

在这四种可能性中,齐锡生认为第二种的发生概率较大。

图:史迪威为蒋介石授勋

其实,史迪威密谋“刺蒋”,非止见于多恩的回忆录。早在开罗会议之前,他已有过相关策划。

据原美国战略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前身)官员艾夫勒回忆,1943年8月~10月间,他曾被史迪威召到印度德里。史迪威对艾夫勒说,“如果美国想要按照逻辑顺序有条不紊地推进战争,那么久必须除掉蒋介石”。艾夫勒表示“能找到除掉蒋介石的办法”。史迪威又提醒他,“整个暗杀事件不能使人怀疑到艾夫勒本人及他的随从的头上来”。艾夫勒后来设计了狙击手暗杀、投毒等方案。至1944年,艾夫勒在缅甸告诉史迪威,他有新的办法除掉蒋介石,史迪威的回答是“他对此已另有想法,并且决定,在目前反对这样做。”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如杨天石所言,史迪威给艾夫勒布置任务时,没有说命令来自某位“大人物”或更高层的领导,“刺蒋”当是史迪威的个人主张。此次“刺蒋”谋划,很可能是1943年10月史迪威在重庆听说蒋介石要将其解职的传闻后,做出的预防性或报复性举措。

至于1944年“另有想法”,则可能与史迪威在马歇尔、罗斯福的支持下,即将从蒋介石手中取得全部中国军队指挥权有关——史迪威当时一度认为自己的成功率极大(所以无需再刺杀蒋),尽管在最终时刻被蒋驱逐,功亏一篑。

既然不能否认多恩回忆录的真实性,剩下的问题就是:罗斯福究竟有没有给史迪威下过“刺蒋”命令?

目前,多数研究者对此表示否定。理由大致有如下几点:

(1)开罗会议期间,通过互动,罗斯福对蒋介石颇有好感,曾对儿子小罗斯福说:“目前在中国有谁能代替蒋的地位呢?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领袖。蒋氏夫妇固然有很多短处,可是我们却不得不依靠他们。”

(2)罗斯福很看重中国在战争中的作用,且觉得盟军没能如约反攻缅甸,有愧于中国,希望能在贷款等方面补偿中国。罗斯福并未怀疑重庆国民政府在抗战中的立场与努力。

图注:蒋介石和史迪威之间矛盾尖锐,但中印公路修成后,中国还是将其命名为“史迪威公路”,以示纪念

在与史迪威的谈话中,罗斯福表达的其实也是以上两点意思,希望史迪威做好“大使”,维护好中美关系。会谈结束后,史迪威对罗斯福充满怨念:

“这家伙真是个大笨蛋。我的天哪,他真是可怕,让我们出来都呕吐了。光是呆呆地坐在那里,而却一事无成。”

如果罗斯福授意或暗示史迪威刺杀蒋介石,他自然不会产生这种怨念。不过,限于资料难以穷尽,目前也还不能百分之百断言罗斯福从未下达过“刺蒋”命令。但如前所述,这种可能性很小,迄今未曾得到任何史料的支持。

而可以肯定的是:作为史迪威的下属与崇拜者,多恩在回忆录中对史迪威满怀感激之心,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捏造材料、陷害史迪威;史迪威痛恨蒋介石,曾密谋将其刺杀,这是历史事实。

注释

宁志一:《罗斯福曾下令暗杀史迪威?》,《百年潮》2003年第8期。

史迪威:《史迪威日记》,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第221页。

杨天石:《史迪威假传罗斯福指示 策划暗杀蒋介石》,《江淮文史》2012年第1期。

袁成亮:《中美关系史上一件“谜案”的历史考察——“罗斯福下令史迪威除掉蒋介石之说”辨析》,《安徽史学》2005年第6期。

杨天石:《史迪威假传罗斯福指示 策划暗杀蒋介石》,《江淮文史》2012年第1期。

齐锡生:《剑拔弩张的盟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430页。

杨天石:《史迪威假传罗斯福指示 策划暗杀蒋介石》,《江淮文史》2012年第1期。

陶涵:《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时报文化2010年,第290页。

齐锡生:《剑拔弩张的盟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43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