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三登珠峰最短一次仅用9天 成民间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中国人

他是一位艺术家,作品曾拍卖出千万元;他又是一名登山家,6年时间,三次从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成为国内民间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中国人。他说“是自然的庇护才让我多次攀登成功”。

过去的十一假期,电影《攀登者》热映,影片里的登山队员们为了国家的主权和荣誉勇闯世界之巅。现实生活中,攀登珠峰也是很多人的梦想,都想登上珠峰看一下这世界之巅的风景。不过,珠峰作为世界上最高的山峰,攀登危险系数跟难度有目共睹,能成功登顶一次已经非常幸运,而沈阳艺术家、登山家孙义全却成功登顶三次。

摄影&视频/天天 文字/小石头

编辑/袁乐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观看视频:他冒生命危险六年三次登顶珠峰,想将攀登过程创作成艺术作品

六年间三登珠峰,成为民间登顶珠峰最多的中国人

2013年5月19日,孙义全从南坡登顶海拔8844.43米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第二次是2018年5月20日,第三次是2019年5月21日。三次登顶珠峰,孙义全创下了多项记录:南坡攀登珠峰年龄最小的中国人,世界首位登顶珠峰的艺术家,中国民间登顶珠穆朗玛峰次数最多的中国人。

2013年,孙义全参与在沈阳举办的第12届全运会火炬传递活动

1986年,孙义全出生于辽宁瓦房店一个美丽的小村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他从小就喜欢画画,也没人教,每天吃完饭就自己在炕上画身边的景色、小动物,渐渐地从一个绘画爱好者成长为一名当代艺术家。

孙义全跟登山结缘很偶然,当时他在北京认识了一群喜欢登山的人,听他们讲述登山时的景色和内心的震撼时,孙义全心动了。2008年,孙义全开始登山,这期间,曾先后登顶哈巴雪山、启孜峰,乞力马扎罗山、宁金抗沙峰等世界著名山峰。

2013年孙义全第一次成功登顶珠峰

成功征服了这么多世界名峰后,人迹罕至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成了孙义全魂牵梦绕的一个地方。2013年,他向世界之巅发起了冲击,最终如愿登顶,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壮观景色。

第一次登顶珠峰下山途中

第一次登珠峰,孙义全说,开始整个人是极其兴奋、夹杂着很多欲望的:对峰顶景色的向往,对登顶后身边人的看法,对日后生活的改变等等……后来整个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怕登顶失败,很痛苦,也不享受登山的过程。“所以下山后,我就决定不再登珠峰了,8000米的山峰也不再登了,知足了。”

2018年孙义全第二次登顶照

回到沈阳后,孙义全很不习惯,因为只要提起他这个人,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谈起珠峰。“我用了整整3年时间才把第一次登珠峰带来的很多东西消化掉,”孙义全说,沉淀之后,他却开始怀念珠穆朗玛峰,想再登一次。

于是,他在2016年年底开始准备,2018年年初第二次攀登珠峰,这次他没有想太多,到了山顶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对顶峰不再向往,而是开始享受整个攀登过程,“所以还没下山就决定今后还会再去。”

5月11日,孙义全为攀登珠峰挑选装备

在登山领域里,适合冲顶的最佳日期,被称为“窗口期”。今年5月11日,孙义全安全抵达位于尼泊尔的珠峰南坡大本营,窗口期尚未到达,天气不容乐观。

出发前孙义全进行祈福仪式

经过数日等待,珠峰终于迎来了一个窗口期。17日上午,孙义全和登山队员进行了当地传统祈福仪式——煨桑,然后进行登珠峰装备的最后确认。接着,孙义全从大本营出发,顺利经过南坡攀登中最危险的“死亡地带”——昆布冰川,最终到达4号营地。

第三次攀登珠峰

稍作休息,孙义全于当晚九点,在空气稀薄、地形险恶、气候恶劣的条件下,开始最后冲顶。

5月21日10点50分,孙义全终于第三次站在世界之巅,成为中国民间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中国人。

珠峰“致命产业链”存在已久 今年死亡人数急剧上升

孙义全和队友在登山途中

受天气影响,今年珠峰的窗口期变短,登山团队都集中在几天内挑战冲顶,上山、下山甚至需要排队两个小时左右。珠峰拥堵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今年珠峰攀登季死亡人数急剧上升。

为了避免“堵车”,今年孙义全冒着强烈的风速(可承受)提前一天登顶。“我13年那次登珠峰赶上‘堵车’了,深知在高海拔、低含氧量的情况下,‘堵车’是件很危险的事,所以今年在得知22号将是最适合登顶的日子后,我临时调整了自己的登顶时间,提前了一天。”孙义全说。

每次登珠峰,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之前做了很多备案,但还是会遭遇突发状况。比如去年,孙义全在给头灯换电池时,手指露在外面就失去了知觉。

三登珠峰,孙义全也在探索自己的登山方式——从进山到登顶,再到回来,尽可能地压缩时间。第一次登珠峰,由于对器材的使用、走梯子的技巧等不太熟悉,在山里时间较长,而第二次登珠峰他就将时间缩短为12天,今年仅用了9天就成功登顶。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天气预报、登山装备、饮食安排既精准又科学,这也为压缩时间提供了前提和保障。”孙义全说,这种方式还得益于自己对珠峰线路的了解,对危险的提前预判,它还是要因人而异的。

据报道,今年珠峰上有十多人不幸遇难,其背后原因之一是存在已久的珠峰“致命产业链”。孙义全介绍,近些年商业登山已经很成熟了,尼泊尔南坡的商业成熟度更高一些, “尼泊尔大约有上百家探险公司,成规模的有十几家,费用各不相同,高则上百万,低则三五十万。”

孙义全出发前会反复检查登山装备以确保自身安全

有的人说,是尼泊尔的管理和审批不严,导致很多攀登者的生命留在了珠峰上。“这个问题确实存在”,孙义全说,“只要你交钱了,尼泊尔的登山审批是非常宽松的。而我们的审批是非常严的,你只有攀登完五千米、六千米、七千米、八千米的山峰,才能颁发攀登珠峰的许可。”

孙义全认为,造成不幸遇难的根本原因还是攀登者的能力层次不齐。“对一个攀登者而言,首先你得自己尊重自己的生命。”

珠峰景色

以前登珠峰,大家更多的是热爱,而如今却成了名利场。“对任何一个攀登者来说,如果抱着这种心态,早晚要出事。如果你抱着热爱、亲近自然的态度,我相信不会有这么大的死亡率。”

很多人以为,成功攀登珠峰是一种征服,是人对自然的征服。孙义全却说:“不,那是自然对人的教诲与护佑。在山上,可能遭遇暴雪、低温、雪崩、裂缝、悬崖等多种危险,任何一种遭遇都会丧命,是自然的庇护才让我多次攀登成功。”

作为一名艺术家,有人也问过他:为什么要追求刺激,冒着生命危险,三次攀登珠峰?孙义全说,“艺术源于生活,但生活必须亲自去体验,哪怕再困难,甚至是有生命危险。”他热爱登山这项运动,也始终把整个攀登行为视作一件作品。

孙义全讲述自己的艺术作品

这三次登珠峰的经历让孙义全变得更踏实、更平和。他不再做很长久的规划,他觉得过好每一天,做好当下的每件事更重要。”

事实上,多年来,孙义全一直将自己的艺术创作与登山这件事紧密联系。攀登给了他对于生活全新的体验和创作灵感,他希望通过作品呈现当今社会缺失的东西,如何在逆境中调整自我。“以登珠峰为例,最后能登顶的人都是自我调整能力非常强的,因为在极端环境中,随时有死亡威胁。”

对于孙义全来说,完成这件作品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所以第三次登珠峰绝不是我的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