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男童遇害案嫌犯父亲:儿子10月以来行为反常 还走丢过一次

在被问到为什么停药时,冯某的父亲表示,因为觉得他情况比较正常了,前两年他不愿意吃药,我和他母亲就偷偷把药掺在饭里,医生说热饭不行,会影响药效,我们三个就吃了两年多的冷饭。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北青深一度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记者/梁婷 实习记者/蔡煜

编辑/刘汨

母亲抚摸着琪琪的遗像

琪琪遇害五天之后,长沙汇城上筑小区仍然难以恢复平静。11月10日上午,居民代表把募捐的23000元善款送到了琪琪家里。在小区业主群里,还有人在询问琪琪弟弟的衣服尺码,想买些新衣服送过去。

11月5日,在汇城上筑小区内,9岁的琪琪被一男子袭击后身亡,北青深一度此前曾对此进行报道(长沙9岁男童遇害目击者:不是冷血旁观,以为是父亲在教训孩子)。据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通报,犯罪嫌疑人冯某是河南滑县人,2019年11月1日随其父母入住该小区;据其父母反应,冯某2010年曾因患精神分裂症在河南省精神病医院治疗。目前冯某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

同时,结合现场监控视频及调查走访,警方初步查明,当日13点30分,琪琪与嫌疑人在小区5栋电梯厅附近遭遇,后被对方追赶并摁在地上殴打。小区监控视频显示,此时并无其他人员在现场;约3分钟后,陆续有群众经过并报警;13时49分,闻讯赶来的犯罪嫌疑人父亲与现场群众合力将冯某控制。

在接受深一度记者的采访时,冯某的父亲称,儿子自今年10月以来,行为就较为反常,会自言自语,还曾走失过一次。他同时表示,对悲剧的发生非常痛心,肯定会对受害者家属进行赔偿。

小区内的祭拜现场

深一度:您儿子第一次发病是在什么时候?

冯父:19岁高中毕业那年,一开始他说自己瞌睡,但睡不着。后来有一只耳朵听不见了,还有一只耳朵耳鸣,总说听到知了叫。

深一度:那时候你意识到他是精神有问题吗?

冯父:不知道是精神问题,就以为是耳朵的问题。我们先到滑县人民医院看了耳朵,吃药、输液都不行。我又带着他去长垣县人民医院的耳科,还是想查耳朵、治瞌睡。住了一个礼拜没有效果,医生说可能精神有问题。然后我们就去延津县的卫生院检查,那里有精神科。

深一度:以往他自己会比较配合治疗么?

冯父:他一开始不愿意去,一直跟我们说不要把他扔在那,不要不管他,我告诉他不会的。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谁会把他丢在那里?

深一度:医生当时建议住院吗?

冯父:检查以后,医生说是这个病(精神分裂)。让我儿子住院治疗,他自己也同意。他妈妈不想让他住院,还是想吃点药回家治。但我儿子就是不出院,说什么都不走了。就住了一个多月,医院还腾了一间屋子,让我和他妈妈一直陪着。

深一度:你们想过是什么导致他生病吗?压力大还是经历了什么事情?

冯父:我们也不知道,他很文气的,有什么心事也不会说。这孩子以前挺好的,我和他妈妈文化水平都不高,以前上学的时候辅导不了他,都靠他自己。

深一度:在情况比较稳定的时候,他会觉得身体存在问题吗?

冯父:他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没病,但在今年停药之后,他说过,自己这脑袋有问题、有病。

深一度:为什么停药呢?

冯父:因为觉得他情况比较正常了,前两年他不愿意吃药,我和他母亲就偷偷把药掺在饭里,医生说热饭不行,会影响药效,我们三个就吃了两年多的冷饭。

深一度:最近这段时间,您儿子的表现有什么异常么?

冯父:10月份的时候,我带他去常德打过工,我干活、他推车。那段时间,他有时会自言自语、会笑。11月3号还是4号晚上10点,他走丢过一次,我还报了案。

深一度:后来怎么找到的?

冯父:我骑着电动车去他姐姐住的地方,那里没有,又去了火车站、橘子洲,觉得他可能在那看别人钓鱼,这些地方都没找到。后来是好心人打电话给我,我才找到的。

深一度:他走失的时候,家里没人吗?

冯父:我们三个都在家。

深一度:平时你们不会限制他个人外出么?

冯父:出去玩不是正常吗?小区里的人知道,我儿子还接送他姐姐的孩子上下幼儿园呢,很多人都看见过。

深一度:所以您没想到会发生现在这样的悲剧?

冯父:完全没想到,事情发生了,我也很痛心,我们肯定会赔偿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