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克和马刺情缘延续6220天?不!他一辈子都是马刺人

岁月离失,淡了一季的温暖,红尘阡陌,难忘一世的柔情……

北京时间11月12日,马刺将在主场对阵灰熊一战为帕克举行球衣退役仪式,“9号”战袍届时将高悬在AT&T中心的穹顶之上。

2001年6月27日,马刺在首轮第28顺位选中托尼-帕克,将这位年仅19岁的法国后卫带到了球队大家庭,2018年7月7日,36岁的帕克加盟黄蜂,和圣城挥别,在身为马刺球员的6220天里,帕克身上流淌着“白银军团”的血液,这段情缘始终难以割舍。

“曾经有一个特别重要的面试机会摆在你的面前,这是你穷极一生想要进入的公司,那里拥有数一数二的工作环境,这个面试被安排在异国他乡,但这没关系,你会坐上飞机,漂洋过海,前往那家公司面试,听上去,这似乎有戏,对吧?然而,事情可没那么简单,也许是因为倒时差,或者过度紧张,面试的你完全不在状态,他们为你安排的一些测试,可不管你怎么努力,却总是踏不到节拍上,你看起来手足无措,10分钟后,老板过来说,好了,可以了,感谢你前来面试。”

这是帕克2018年离开马刺时发表的亲笔信内容,他用这段“求职历险记”回忆了当时前往马刺试训的情景,就此打开了思绪的闸门。

2001年选秀前,帕克受邀参加马刺夏季训练营,当时波波维奇安排马刺球探、前NBA球员兰斯-布兰克作为他的对手,在10分钟的试训过程中,帕克在对手强硬的防守以及身体对抗面前表现的狼狈不堪,就此打道回府。

正当帕克认为自己的NBA梦想彻底破碎时,波波维奇又给了他第二次试训的机会,原来,波波事后观看了帕克一段“高光时刻”的录像集锦,他发现,这个小孩儿虽然身体有些瘦弱,但是打球颇具灵气。

在复试当中,帕克的对手依旧是布兰克,但这一次,他准备的更加充分,状态调整也更好,在交锋中,帕克非但没有像上次一样被打爆,反而还占据了一些上风。

马刺认为,帕克值得一赌,他们暗中进行了选秀部署,并希望其他球队不要提前截胡,作为一名法国后卫,帕克的名字在选秀前很少被人提及,并没有多少球队关注到他,最终,马刺如愿以偿,在首轮第28顺位将帕克摘下。

不得不感慨,缘分冥冥注定,马刺为帕克提供了通往NBA的机会,而帕克事后则是成为了白银帝国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初来圣城,帕克在每次投篮训练时都要负责为球队的老兵们购买咖啡和甜甜圈,这是一名菜鸟的工作,由于帕克经常在训练中出现失误,甚至是跑错位置,他没少挨波波维奇的骂,更令帕克感到沮丧的是,在新秀赛季一整年里,他都未能和邓肯说上一句话。

“整整一年,他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帕克当年在回想起2001-02新秀赛季时说道,“这种感觉的确很奇怪,我从法国来到这里,而且还是一名控球后卫,但我却没办法和队中的超级明星说上话。事实上,身为控卫,我需要和队中所有人不断交流。”

2002年,吉诺比利的加入让帕克拥有一个可以诉说和倾听的对象,由于两人均为国际球员,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彼此惺惺相惜。“一开始的日子真的很难熬,我和托尼(帕克)的情况差不多,事实上,每个刚来这里的国际球员都这样,因为这是完全不同的环境。”吉诺比利在事后回忆道。

直到2003年,帕克追随马刺夺取生涯首个NBA总冠军,他也终于可以和邓肯肆无忌惮的交流,毫无顾忌去表达自己的观点。

“当他开始和我说话时,我开心极了,当时,我的感觉就是终于可以留在这支球队了。因为邓肯是球队的核心,如果他不和你说话,就意味着你就很难留下。”帕克当时说道。

多年后,邓肯终于揭晓了一整年未和帕克交流的真因:“主要是他刚来这里时一直都讲法语,我无法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所以没办法去和他交流。”

帕克赢得了邓肯的认可,但他在马刺的路却充满荆棘,在夺冠的那年夏天,马刺向当时联盟当红控卫基德抛去了橄榄枝,这让帕克感到极度不爽,当得知基德的私人飞机降落在圣安东尼奥国际机场时,帕克向媒体大吐苦水,他表示,自己才是最适合马刺的控卫。

最终基德留在了篮网,而21岁的帕克在经历了生涯第一个波折后,明白了一个真理——只有不断的努力,才能将命运握在自己手中。

2004-05赛季,随着帕克和吉诺比利的成长,马刺三人组场均能够贡献52.9分,马刺在这一年如愿夺取NBA总冠军,GDP主宰的时代真正拉开序幕,此时的帕克、邓肯以及吉诺比利早已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己,他们彼此尊重,相互支持,愿意为对方做出牺牲,一个来自维尔京群岛的木讷巨人、一个歪鼻子的阿根廷人以及一个长着娃娃脸的法国人,打造了属于圣安东尼奥的奇迹。

在NBA历史上,巨星组合大多可以同富贵,但很少能够共患难,但马刺三人组却让人见证了“有难同当,有苦同扛”。在2006年西部半决赛抢七大战中,吉诺比利末节关键时刻对诺维茨基的那次犯规让独行侠将比赛拖入加时,并导致马刺最终出局,在那个夜晚,吉诺比利极度沮丧,虽然失利令人痛心,但在更衣室里,邓肯和帕克抱住马努,不断的安慰着他……

2007年,马刺卷土重来,他们延续了奇数年夺冠的定律,而在这一年里,帕克再度完成了人生中的飞跃,凭借着总决赛场均24.5分5个篮板3.3次助攻的表现,他荣膺了总决赛MVP,成为NBA历史上首位拿到这一奖项的外籍球员,在帕克捧起奖杯的那一刻,一旁的邓肯和马努面带微笑,默默为他送上祝福,他们打心眼里为帕克这些年来取得的进步感到骄傲。

在这支以职业素养著称的球队里,帕克的付出有目共睹,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球馆的人,邓肯是球队的基石,而吉诺比利曾被科比称作“狠人”,但帕克和他们一样重要,如果说邓肯是马刺的脸面,吉诺比利是球队的心脏,那么帕克就是马刺的大脑,他从一位几乎遭遇变卖的人物变成了马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波波维奇也承认,马刺当年对基德的爱激励了帕克成为更好的球员,而帕克本人也很感激波波维奇当年对自己的严厉,他从容应付着波波的坏脾气,并在压力面前让自己变得更好,在曾经接受采访时,帕克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在乎自己是联盟第几控卫,我只想做波波维奇心中的最好控卫。”

在这些年里,帕克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乃至于,近乎苛刻的马刺教练也被他所折服,在2014年总决赛,马刺和热火在前两场战成1-1,第三战在迈阿密进行,詹姆斯的球队在之前的系列赛里从未在主场输球,这对于马刺是一个挑战,当场比赛,帕克拿到15分4次助攻,马刺最终获得19分大胜,在比赛行将结束时,现场的麦克风记录了他和波波维奇的对话,波波抓住帕克的肩膀,凝视着他,说道:“你这场展示了非常棒的领袖力,你虽然没有得到30分,但你的领袖力以及表现感染着身边的队友,干得漂亮。”

在那轮系列赛里,帕克场均能够拿到全队最高的18分,但最终的总决赛MVP则是颁给了横空出世的莱昂纳德,在GDP老去的背景下,小卡开始逐渐接过王权。年轻时的帕克从不会和邓肯以及吉诺比利争地位,在生涯进入后期时,他自然也不会和晚辈争宠,帕克明白,马刺文化的核心定义是一切从球队的利益出发。

也正因为如此,在2016-17赛季遭遇股四头肌肌腱撕裂的伤病后,帕克在接下来的赛季里主动找到了波波维奇,他说出了让德章泰-穆雷担任球队首发控卫的想法,要知道,在此前生涯1143场比赛里,帕克一共只打过13场替补,说出这样的话着实需要勇气。波波维奇感谢了帕克的牺牲,并宣布穆雷出任首发,在这个赛季里,帕克打了34场替补。

只是,在一些原则问题上,他仍然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在2017-18赛季结束后,马刺希望帕克能够扮演球队导师的角色,发挥余热,但帕克认为自己的油箱里还有油,他希望能够在场上做出更多的贡献。

帕克和马刺发生了一些分歧,此时,他又想到了邓肯,两人在圣安东尼奥郊区约800英亩的农场里待了两天,畅谈生活和家庭,邓肯扮演了大厨角色,包揽了所有烧烤工作,在晚饭后,两人又在邓肯的指导下展开了一场狩猎野猪的行动,但最终无功而返,回来后,帕克和邓肯聊了整整一夜。“蒂姆告诉我,要顺从自己的心。”帕克当时说道。

几天后,帕克选择2年1000万美元加盟黄蜂,那里的老板是自己昔日追逐的偶像迈克尔-乔丹,而主教练博雷戈是昔日马刺助教,黄蜂也承诺给予他更多的上场时间。

但很多时候,理想敌不过感情,在1月15日,当帕克以黄蜂球员身份重返圣安东尼奥时,AT&T中心的大屏幕也播放了他的致敬视频,当Merci Tony(谢谢托尼)这串法语出现时,面带微笑的帕克眼眶泛红,场边的波波维奇此时也眼含泪光,此情此景,令人动容。

帕克曾经梦想着打20个赛季,但当邓肯和吉诺比利相继退役,当自己脱下马刺战袍时,他突然间感到,已经没有梦想支撑自己去完成这样的目标。

于是,在今年6月11日,帕克找到了《The Undefeated》的资深记者马克-斯皮尔斯,在一段专访中宣布了退役的决定,没有任何铺垫,没有任何煽情,这很马刺。

就在做出退役决定的两天前,帕克还和邓肯以及吉诺比利相约打了一场网球,并告知了他们自己即将退役的想法。

“他们说,‘你真的确定吗?’我回答,‘是的,很确定。’他们说,‘如果你很肯定,伙计,我们为你感到很开心,我们曾有过一段不错的岁月,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在网球场上击败你了。”帕克在谈到三人之间的谈话内容时说道。

帕克表示,当邓肯和吉诺比利都选择退役后,自己做出这个决定并不难,在夏洛特效力的一个赛季,让他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马刺的岁月十分、十分特别,这种感情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在休赛期参加活动时,帕克接受了腾讯体育记者沈洋的专访,出现了以下一段对话。

如果,GDP巅峰期在其他任意一支队效力,恐怕各自所取得的个人成都会比今天的更高。

“是的,没错。”帕克回答道,但他随即话锋一转:“可是,我不会用任何的事情去交换在马刺的17年。我不会用任何去交换我们在一起夺得的荣誉、五枚总冠军戒指,那是比任何个人成就都要高的荣誉。”

帕克没有像诺维茨基、韦德那样完成一个告别仪式,甚至不如吉诺比利,毕竟,在马努退役前,球迷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们在2018年对阵勇士的季后赛里举着致敬的标语,呼喊着他的名字。

可是帕克没有,他以一种古朴、淡泊的方式结束了生涯最后的赛季,他曾经以马刺的方式在赛场战斗,又以马刺的方式谢幕。

“我不需要告别巡演,因为在最后一个赛季,我身上穿的不是马刺球衣。当我的马刺球衣退役或者我进入名人堂时,我会和大家说再见的。”帕克在退役访谈中说道。

11月12日,帕克又将会回到熟悉的AT&T中心,他曾参加了邓肯和吉诺比利的球衣退役仪式,而这一次,他将会成为故事的主角,享受着现场的欢呼,品味着昔日的荣光,唱一曲风花雪月,吟一阕岁月静好。

再会!球员托尼,再会!马刺帕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