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断网”禁而未绝

禁烟 商海春图/本刊

“断网”禁令之下,仍有电子烟或“隐姓埋名”,或“改头换面”,甚或借助社交媒体、直播平台等违规销售

“电子烟的出现,严重干扰了我们原本针对青少年的禁烟宣传。”

原题《电子烟监管道阻且长》

文丨《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鲍晓菁 胡林果

电子烟网络禁售全面启动。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要求各类市场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然而《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调查发现,禁令之下,一些电子烟或“隐姓埋名”,或“改头换面”,甚或借助社交媒体、直播平台等仍在网上违规销售。电子烟“断网”如何发挥实效?青少年又如何与烟草彻底“断交”?

电子烟“断网”禁而未绝

电子烟网售禁令发出后,京东、天猫、淘宝等各大平台陆续下架电子烟相关产品,众多电子烟产品链接均显示“宝贝已失效”。

但是本刊记者10日搜索发现,依然有卖家以“吸入式能量棒”“雾化咖啡棒”等名称继续销售电子烟。

部分电子烟产品“改头换面”后仍在偷偷售卖。一家名为必可利的旗舰店,其售卖的“柚子新款套装”实际就是电子烟。该店铺广告堂而皇之写有“这款电子烟各方面设计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有劲儿”“采用有机尼古丁盐成分,让击喉感更加平滑柔顺”等字样,并且还推出了所谓“新手套装”。

“隐姓埋名”“换个马甲”之外,还有商家把电子烟当成赠品销售。superbar旗舰店在其主打产品鼻通棒的页面就打出“双十一购买加一元换购电子烟”的促销活动。

还有一些普通淘宝店铺将电子烟买卖交易行为转移到微信以图逃避监管。11月10日,本刊记者在淘宝页面搜索“悦刻”,出现大量“电子烟保护套”“硅胶套”“电子烟挂绳”等周边产品,店铺客服弹出留言“请及时加vx,避免因政策影响无法联系”,客服称“现在还能买,淘宝没有,+v”,而所谓的“加vx”“+v”就是通过微信联系。记者添加店铺微信后看到,名为“英色生活馆”的微信号内发布有大量电子烟的图片,还配文“烟油现货供应中”,店主微信告知记者只需微信转账留下地址即可发货,店主表示:“这又不是什么违禁品,只要快递还没禁,就可以继续交易,你放心,我们存货还很多。”

此外,电子烟在直播平台也仍在售卖。“闲鱼”平台虽然屏蔽了“电子烟”关键词搜索,但电子烟产品依旧可以购买、转让。显然,电子烟的线上销售并未禁绝。

与此同时,电子烟的线下销售渠道也尚未出台有效禁止未成年人购买的措施。

在安徽省合肥市滨湖区某小学门口的文具店里,记者发现一款外观像笔的水果味一次性电子烟。店主说这种电子烟“应该不含有害物质”,售价10元一支,一直有学生零星购买。

广州市越秀区某中学附近的奶茶店门口有电子烟销售柜台,柜台内摆满各式各样的电子烟烟杆和烟弹,不过柜台内并没有售货员,只在柜台上摆出“如需购买请至奶茶店收银台”的说明,一些中学生正在奶茶店内“吞云吐雾”。奶茶店店员告诉记者:“这个电子烟售卖点没有固定人看管,由我们这边代售,需要买电子烟就到前台买单。”记者留意到,该奶茶店的消费人群大多是身着校服的中学生。

电子烟的两宗“罪”

电子烟网络销售禁而未绝,甚至购销两旺,与商家宣传营造的“健康无害”形象密切相关。特别是在网购平台,很多商家宣称自己的产品没有传统香烟的有害物质,却有传统香烟的“口感”,是戒烟的完美替代品。

然而“电子烟健康无害”之说并无依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确认,电子烟所产生的并不只是“水蒸气”,它不仅有能够成瘾的尼古丁,还有其他一些有害物质,对健康的长期影响尚不明确,仍会给吸者及周围人带来健康风险,且没有充足证据表明电子烟有助于戒烟。

更值得警惕的是电子烟极易诱导青少年吸烟。国外研究人员调查发现,尝试电子烟的青少年更容易吸传统香烟。

在我国学生群体特别是高校学生中,电子烟已经是非常时髦的流行“单品”。“知乎”上甚至有人提问“怎样在高校推广电子烟”,网络上也能看见“电子烟,一个你无法拒绝的市场!诚招校园代理!”等广告。

“电子烟的出现,严重干扰了我们原本针对青少年的禁烟宣传。”某地方疾控中心负责人说。

另据本刊记者了解,为诱导年轻人尝试“第一口烟”,电子烟商家在产品设计、销售推广等方面下足功夫,纷纷推出水果味、薄荷味、棒冰味、泡泡糖味、奶茶味等年轻人喜爱的新奇口味,在产品包装上更是颜色绚丽、吸引眼球。

有的商家还发表测评类软文,通过各种新媒体推广。如某测评类公号甚至发文称:“某某电子烟简直是拯救我这种既想吸烟又想保命的小天使啊,比起传统烟,它没有那些可怕的致癌物,而且外观也很炫酷,可以一边愉快消磨时光,一边享受健康了!”

此次发布电子烟网售禁令,也正是因为网络销售的便捷性更符合年轻人的购物习惯,网络已成为各家电子烟品牌销售的主渠道。“我们电子烟的销售,基本上7成以上都是通过网络平台。”国内某知名电子烟品牌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阻断“第一口烟”

针对目前不少电子烟商家在违法销售的边缘试探,专家呼吁从立法、执法两个层面定义电子烟的性质,让电子烟和传统香烟一样,受到相关法律的制约,以有效阻断青少年的“第一口烟”,使青少年和烟草“断交”。

北京市天平(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欧卫安认为,电子烟网售乱象不止的原因在于电子烟定义不明确,需抓紧明确电子烟标准和定义,谨防“变形”产品钻制度空子,同时需进一步明确违法的处罚细则。

与此同时,各地烟草专卖监管部门与市场监管部门需加强对属地电商平台的监管,尽快出台更加全面、细化的监管措施,加强对实体店、网店等售卖渠道的监管。深圳市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庄润森建议,对于违规操作的实体店、网络平台要予以严惩,可通过地方人大立法,明确对网售电子烟的处罚。

专家认为,应将电子烟“无害”“健康”“可以帮助戒烟”等广告视为违法,对违规销售厂商和网售平台方、违规广告和发布“软文”方均进行处罚,除罚款外还可配套关停网店、关闭支付通道等多种处罚手段,加大处罚力度。

广东省青少年研究中心原主任曾锦华认为,在电子烟合规售卖场所和电子烟产品上应有警示,进一步明确线下禁售区域,如在学校周边和青少年聚集的场所附近不得售卖等。记者获悉,目前国家层面尚未对学校周边售烟范围进行界定,不过一些地方已自行立法确立相关界限。如《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明确“中小学校、青少年宫出入口路程距离五十米范围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且明确烟草制品包含电子烟。

显然,电子烟的监管依然道阻且长。LW

刊于《瞭望》2019年第4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