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下来就是艾滋病患者,渴望在运动会上跑步却只能当记录员

玲玲是一个敏感的孩子,因为药物的作用小腿肌肉开始萎缩,走路越来越不方便了。她总是很坚强并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种事情和活动。运动会自然也不能少了她。“身体不能奔跑,但我可以记录奔跑的数据”,玲玲成了最认真最负责的记录员。

“这场运动会,是我们红丝带学校创办十四年来的第一次运动会,它将载入学校史册。

郭小平校长站在国旗下庄严地讲话。十四年前,他放弃当医院院长,创办了红丝带学校,毕其一生为一群艾滋病孤儿默默付出。

今天,11月25日,冬天的临汾风很清冷,我再次站在红丝带学校的操场上。6月9日的“童行相伴”艾滋孤儿运动会,仿佛才发生过不久,操场上的热闹历历在目。

体验官/杨晋

体验项目/让运动与“艾”陪伴

体验时间/2019年6月9日

编辑/林檎运营/林檎 刘静

出品/ 腾讯新闻腾讯公益

“身体不能奔跑,但我可以记录奔跑的数据”

玲玲是一个敏感的孩子,因为药物的作用小腿肌肉开始萎缩,走路越来越不方便了。她总是很坚强并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种事情和活动。运动会自然也不能少了她。“身体不能奔跑,但我可以记录奔跑的数据”,玲玲成了最认真最负责的记录员

“愿小微破壳而出,奔跑不止”

小微今年12岁,是一个中缅混血儿,眼睛大大的,个子小小的,但是爆发力非常强,在运动场上看到她奔腾的样子,完全是运动健儿的精神面貌。

一旁希望九洲的老师说,“这真是一个运动员的好苗子。”孩子们在铆足了劲儿奔跑者,而其他人站在操场边上时而为比赛悬着心,时而欢呼雀跃,加油喝彩之声不绝于耳。

学校多数孩子的父母都是因为艾滋病离开人世了,小微就是这样在5岁的时候被遗留在临汾传染病医院。

那会儿还是医院院长的郭校长,就这么把一个个留下的孩子们收留照顾,不仅管穿暖吃饱,然后一点点的解决孩子们的教育问题。

小微最初的时候性格孤僻且缺乏安全感,时常突然哭泣,从不愿与人交往,像极了一个装在壳子里的人。

红丝带学校的老师们采取轮流照看并陪伴玩耍和讲故事等方式,慢慢抚平小微的不安。小微开始主动和其他人交流,并且很喜欢运动,笑容也从她的脸色绽放了。

愿小微破壳而出,奔跑不止。

“我本以为艾滋病是一个绝症,孩子们应该是一种很‘丧’的样子”

临汾夏日的阳光很好。看望这群孩子的,有北京真容公益基金会,还有首都体育学院希望九洲的老师。

我本以为艾滋病是一个绝症,孩子们应该是一种很“丧”的样子,一定是那种目光躲闪的眼神吧。

但远远看到了“绿色港湾”四个字,我的心便慢慢安定下来。这就是红丝带学校的主楼。

朋朋老师带队到学校门口,一下车,孩子们都围过来,叽叽喳喳的,像一群小鸟,问候熟悉的人,帮忙搬东西,兴奋地看着运动会用品。

个子最小的娇娇甩着膀子也来啦。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开朗活泼?我想唯有爱,只有感受到满满爱意的孩子,才会流淌出真实的暖意。这些携带艾滋病的孩子,的确是不幸的,但是在这个红丝带学校里,也是很幸运幸福的。

“向死而生,更能体会到生命有多么美好”

物品布置好了,裁判老师就位,郭小平校长就召集所有的孩子和老师们站在升旗处,红丝带学校成立14年来的第一场运动会就要拉开序幕啦。

我不由得感叹,这场运动会来得如此不易。

这些孩子们需要合适的运动,只是不适合太剧烈的和过度运动,因为强度大和过度的运动反而可能降低免疫力,也增加受凉感冒的可能性。对于免疫力遭受破坏的人而言,一点小病也会比正常人危险千倍百倍。

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一场平平无奇的运动会,简陋的场地、不专业的运动员……

但你若真的走近这些不幸患了艾滋病的孩子们,就会为他们身上迸发出的巨大热情而着迷、而动容。

运动员们走向了彩色的操场。我随着郭小平校长,听他开心地说:“这个操场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地方!”孩子们欢声笑语,这儿宛如一个巨大的游乐园

裁判老师举手宣誓:大家本着遵守规则、公平公正、互助友爱的态度认真参与,在运动中体会生命的力量,健康向上,积极努力,挑战自己的意志力和爆发力。是啊,生命的意义不就在于挑战自己吗?向死而生,更能体会到生命有多么美好。

比赛结束后,小微接过200米冠军奖牌的时候,也学着奥运冠军举起了奖牌,大家都开心的乐着。

这片操场见证了一群孩童的生命力

这是临汾红丝带学校举办的第一届运动会

孩子们坚韧不拔 奋力拼搏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相信他们每一位 都会在未来的比赛

与自己的人生跑道中 不留遗憾 取得让自己满意的成绩

倘若他们能有更多机会

未来三年,每年有“四会两赛”,四会是指“四季运动会”,一个季度一届,两届田径运动会两届合作趣味运动会,两赛指一次篮球赛一次乒乓球赛。请大家一起来支持来参与!请点击让运动与“艾”陪伴,或扫描下方二维码,我们一起为“艾”加油!

因为有你的加入,我们一起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