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钢琴爷爷:每晚在深圳街头开音乐会

“《我和我的祖国》、《长江之歌》、《海阔天空》……只要你会唱的我都能弹。”在华强北商业街附近,每晚9点都会上演一场免费的“钢琴音乐会”。而在这里,一起参加“音乐会”的可能是路过的外卖小哥、下班的医生、翘班的店主,他们背着包、拎着东西或唱或听或喝彩。

在华强北商业街的一处公共钢琴投放点,几十位不同年龄职业的深圳市民在“他”身后围了几道圈,自发组成钢琴“合唱团”,其中一名医生“担任”团长,每天带头点歌、伴唱。现场很多老粉丝还自带歌词字幕,每弹奏完一曲,都会传来喝彩声。在里外三层的人群中,我们找到这场“钢琴音乐会”的主角——陈云昌。

1956年,6岁的陈云昌在园长家第一次接触到钢琴,当时园长见他很感兴趣便决定免费教他弹钢琴。在跟随园长学习的一年里,陈云昌学会了识谱、节拍等。当时学琴一个月要花5块钱,而15块钱可以够一家人所有的开销。为了让陈云昌继续学琴,家里还贷款买了一台二手钢琴给他练习。

由于学习刻苦,13岁的时候,陈云昌钢琴水平已经达到10级。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下乡期间他又自学二胡、笛子等多种乐器,“没有条件,我就自己创造条件,左手在右手上弹,在床板上弹。”就这样,他坚持了11年。

1984年,陈云昌从广州调到深圳工作,成为深圳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钢琴老师。为了补贴家用,他还在多家歌舞厅兼职伴奏。“当时每个月的工资只有100多块,而一首伴奏曲目需要花费1000块。”陈云昌回忆,因为想省钱,他自创在谱子里加入很多爵士的元素,使其更接近乐队演奏的效果,听起来层次更丰富。

到今年,他已经弹了63年的钢琴。当问到为什么会坚持在华强北免费弹钢琴?陈云昌坦言,以前学琴走了很多弯路。希望通过分享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让钢琴成为普通人都能听得懂、玩得起的音乐。

在他看来,弹钢琴不是“打字”,不光要弹正确,还要弹出感情,引起共鸣才行。他将弹钢琴比作“做菜”,需要加入各种调料,同时掌握好指尖的分寸,做出来的菜味道才好吃。“弹钢琴不应该是一种技术,而是一种美的艺术。”陈云昌说。

据不完全统计,他在执教的40多年里,教过的学生大约有几千人,年龄最小的才3岁,年龄最大的有89岁,其中学生职业有做电工的,有做医生的……“我平时除了弹钢琴,也没什么其他爱好。” 陈云昌说,如果没有钢琴,他或许不知道每天该干什么。

几十年来,不管是什么职业,什么年纪的人找陈爷爷学钢琴,他都从未拒绝。在他眼里,只要想学,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在华强北演奏的日子里,每天晚上10点半,合唱团的“司机”就会骑电动车送陈云昌赶最后一班回南山的公交,大约12点他才能到家,日日如此,夜夜如是,风雨无阻。有粉丝说,几年前在蛇口花园就见过陈云昌,他不是第一次做义务演出。

如今,自发来看“钢琴爷爷”表演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人充当合唱团的助手负责换琴谱,有人当司机送其赶公车,还有人每天坚持伴唱。每晚9点,不同年龄、行业的人都因为音乐聚在这里,一张张无所顾忌的笑脸,夹杂着美妙琴声,治愈着每一个忙碌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