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花式犯错贯穿赛季:换胎失误见怪不怪 乐扣违抗车队指令

2019赛季的法拉利车队,究竟做了什么?从对赛车研发的大方向、车队管理层对车手的管理、策略组的应变、技师换胎的基本操作、队友间的不健康竞争……花式犯错几乎贯穿赛季始终,我们不妨共同回顾一下法拉利在本赛季的迷惑行为大赏!

巴林大奖赛

在萨基尔赛道,法拉利占据头排发车位。如果说勒克莱尔在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排位赛Q3以及正赛有小失误尚能接受,那么在巴林大奖赛上,因为赛车遭遇电控部件故障,导致引擎缺缸痛失几乎到手的冠军,则暴露出法拉利赛车欠缺稳定性,冬季测试异常凶悍,进入新赛季便持续萎靡。

同样是在巴林站,维特尔正赛阶段也一度领跑,不过第38圈被汉密尔顿超越后赛车打转,虽然仍能够操控赛车回到赛道,但由于剧烈颠簸前翼突然断裂,停站更换轮胎和前翼后掉至全场第8位,而最终维特尔是以第5名完赛。

另外在本站比赛中,勒克莱尔便有违抗车队指令的举动。第5圈,勒克莱尔向车队报告“我更快些”过后,车队通知让他保持在维特尔身后两圈,但半圈之后勒克莱尔就在直道上将维特尔超越。

中国大奖赛

勒克莱尔在排位赛中表示自己有失误,而维特尔则“抱怨”登场的窗口时机不佳。正赛时,勒克莱尔听从了车队指令,让车给维特尔,尽管当时表示要车队给个说法,但赛后了解情况后表示理解。这一站比赛,法拉利为勒克莱尔在策略方面的应对已经暴露出软肋。

阿塞拜疆大奖赛

法拉利丢掉了本应到手的杆位,勒克莱尔原本是节奏最快最好的,但由于法拉利在Q2过度自信使用中性胎跑飞驰圈的“昏招”,导致车手自信心波动,在8号弯发生撞车事故。赛季前几站,法拉利对赛车究竟是空气动力学问题,还是对轮胎的适应问题一直没有搞清楚。

西班牙大奖赛

排位赛Q2阶段,勒克莱尔在Campsa右手弯跑大后,赛车压上路肩,有大量赛车碎片从底部飞出,法拉利之后多次尝试进行修复,让勒克莱尔能完成排位赛。最终勒克莱尔仅排在维斯塔潘之后的第5位,他表示他的赛车在发生事故后就完全不对了。正赛时,两位车手更换轮胎的用时都是在4.4秒,其中为维特尔换胎的左后胎技师有明显失误。

本站比赛后,比诺托认为在空气动力学套件及引擎升级的情况下还是低于预期,可能是赛车设计概念出错。另外,外媒对法拉利车队在本站的策略实施和变通也提出批评,两位车手都没有登上领奖台就是最好证明,不过比诺托却认为指令使用时机是正确的。

摩纳哥大奖赛

排位赛Q1最后阶段,法拉利最后阶段没有放行勒克莱尔,导致本土作战的摩纳哥车手第一节便被淘汰。“乐扣”赛后表示自己要求再跑一圈,但车队告诉他应该不会被淘汰,所以他需要车队给予他一个解释。车队领队比诺托表示,车队本意是多节约一套轮胎,但车队计算出现了失误,从而出现了误判。另外,在Q1阶段,勒克莱尔因为错过称重,不得不被技师推回到称重区完成必须的“流程”。

加拿大大奖赛

在加拿大大奖赛,维特尔在正赛第48圈的3号弯出现失误冲出赛道,在重返赛道后干扰到了后面紧紧追赶的汉密尔顿。赛事干事,认为维特尔以不安全方式返回赛道,并且迫使汉密尔顿出了赛道。因此加罚5秒,这导致了率先冲线的维特尔错过赛季首胜,屈居亚军。表示不服的法拉利要求重审,但被国际汽联驳回,维特尔还做出了“经典”的愤怒换成绩牌。

奥地利大奖赛

第22圈,博塔斯和维特尔进站,博塔斯出来之后暂时排在第四位,而维特尔的进站出现了明显失误——法拉利的工程师没有准备好轮胎,这次进站耗时长达6.1秒,他出来之后名次下滑到了第8位。法拉利车队解释是由于车队技师的无线电沟通设备出现了一些问题,没有听到召唤维特尔停站的TR。

英国大奖赛

英国大奖赛进行到第37圈,当时维特尔第三、维斯塔潘第四。维斯塔潘选择外线超车,不过之后过弯时有小失误,维特尔自认是反超良机,因此在16号弯刹车区,准备切内线见没有空间再向右侧打方向时,追撞维斯塔潘,导致后者被顶打转,两人齐齐冲进砂石缓冲区。

之后被迫停站的维特尔,尽管完赛但已经不在积分区。并且比赛进行过程中,FIA便认定维特尔需要对此次事故负全责,罚时10秒,以及扣掉超级驾照2分。赛后,维特尔对车队以及维斯塔潘表达了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