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骚操作”回顾:巴西站自相残杀双退 维特尔日常甜甜圈

2019赛季的法拉利车队,究竟做了什么?从对赛车研发的大方向、车队管理层对车手的管理、策略组的应变、技师换胎的基本操作、队友间的不健康竞争……花式犯错几乎贯穿赛季始终,我们不妨共同回顾一下法拉利在本赛季的迷惑行为大赏!

德国大奖赛

在三次自由练习赛都包揽头名情况下,两辆法拉利赛车排位赛却双双出现故障。维特尔赛车涡轮出现故障,未能做出有效圈数便退出排位赛只能从P20起步;Q3,勒克莱尔因为燃油系统故障同样没有有效成绩,只能在第10位发车。

正赛第一次停站时,勒克莱尔被法拉利释放后“干扰”了格罗斯让的进站通道,不过赛事干事仅是对法拉利做出了5000欧元的罚款,由于车手没有被罚时引发了很多车队不满,并在此次事件后让国际汽联同意车队的提议,若再有维修区不安全释放,处罚将是罚时而不会单单只罚款了事。第29圈,刚刚换上软胎的勒克莱尔在赛道上失误,冲入砂石区并撞上护墙,赛车陷入砂石区无法动弹,只能被迫退赛。

匈牙利大奖赛

排位赛Q1阶段,勒克莱尔在14号弯打滑撞上防护墙,导致赛车尾翼和扩散器损坏,不得不回到维修区进行修理。好在法拉利车队“手脚利索”及时排除故障,让勒克莱尔能够继续参加之后的排位赛,最终“乐扣”在排位赛中位列第四名。勒克莱尔赛后自我检讨,“这是一个完全不必要的失误,并且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需要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维特尔正赛第40圈进站时,右前胎安装失误,耗时5.8秒。

意大利大奖赛

蒙扎的排位赛闹剧相信给很多车迷留下深刻影响,为了吸尾流大家可谓是机关算尽,结果Q3最后一个飞驰圈只有勒克莱尔和塞恩斯及时通过计时点。赛后,维特尔暗指勒克莱尔不按章办事,“我认为我们内部讨论应该有更好的方式,第一次飞驰圈我在前面跑,第二次跑不应该继续是我在前面开路。对此我很不满意,这不是我们计划中的。勒克莱尔应该打头阵的,我有一个好的单圈,只是没能吸到尾流,这就是我能不能拿到杆位的关键。”

正赛第6圈,维特尔在9号弯失控打滑,在返回赛道时过于鲁莽险些撞到驶过的斯托尔,导致后者冲入砂石缓冲区打横,斯托尔又影响到了加斯利。维特尔回到维修站更换受损的前翼,出站后掉至队尾。由于这次危险动作,维特尔被罚停站10秒,并且超级驾照被扣3分,最终在第二排起步的维特尔是以第13名完赛。

新加坡大奖赛

一、三位发车的法拉利最终包揽冠、亚军。比赛中,维特尔通过进站成功Undercut了队友勒克莱尔。勒克莱尔比赛过程中TR不断抱怨,不理解为何会被维特尔Undercut,并且一度表示要向维特尔发起反攻,但被车队告知需要节省引擎。勒克莱尔回嘴:我不会去做蠢事,但我认为这不公平。赛后,勒克莱尔相对“冷静”下来,并愿意从车队角度去看待此事。虽然这不是一次“失误”,但法拉利对车手管控不力的隐患在之后几站比赛中被放大并“自吞苦果”。

俄罗斯大奖赛

第三位起步的维特尔,利用前两个弯的长直道以及吸尾流,成功超越头排起步的汉密尔顿和勒克莱尔占据领跑位置。不过第5圈,法拉利就通过TR通知勒克莱尔,按照赛前约定维特尔下一圈会让他过去,但维特尔维持刷新最快圈数并通过TR借车队之口要求勒克莱尔追近自己。车队在持续要求维特尔让车未果后,通知改C计划,并告诉勒克莱尔晚些时候再换位。

勒克莱尔第22圈率先进站,出站后“乐扣”狂奔希望Undercut维特尔,维特尔第27圈停站,出站后维特尔落到勒克莱尔身后,不过随后一圈便遭遇MGU-K故障退赛,并触发虚拟安全车。梅奔借此机会停站并就此掌握主动,最终包揽前二,法拉利则只是由勒克莱尔拿到一个第三。这场比赛将车手、车队管理等种种问题一并暴露出来。

日本大奖赛

正赛在头排起步的法拉利二将发车均不理想,进入1号弯时让第三位起步的博塔斯抢到领跑位置,勒克莱尔在2号弯与维斯塔潘争抢位置时发生碰撞,勒克莱尔赛车受损情况下无线电中“不愿”进站,脱落的碎片飞出将汉密尔顿的右侧后视镜砸掉,另外一些碎片则堵住了诺里斯的刹车通风导管。

赛后FIA向法拉利以及勒克莱尔开出两张赛后罚单。因为与维斯塔潘的碰撞事故,对摩纳哥车手做出罚时5秒,驾照扣2分;之后勒克莱尔又在赛车受损后,法拉利车队未及时召回受损赛车进站,从而对勒克莱尔罚时10秒,对法拉利罚款25000欧元。累计被罚时15秒的勒克莱尔,因此名次滑落一位跌至第七。

墨西哥大奖赛

在与梅赛德斯的策略较量中,法拉利完败。由于正赛没有降雨、赛道温度也比前几天更高,使得硬胎成为正赛关键。尽管跃马是包揽头排发车位,但勒克莱尔只是执行了赛前预期理论的中中硬策略,结果两停战术让杆位起步的“乐扣”连领奖台都没上去,其中第二次停站时右后胎的技师在第一次固定螺丝失败后不得不重新再来一次,这次失误导致停站花费了6.2秒。

维特尔尽管采取了一停战术,但因为后于汉密尔顿进站,使得自己也没能阻止汉密尔顿夺冠。赛后,领队比诺托承认,法拉利车队在策略方面太过保守,待意识到一停才是更好的战术时为时已晚。

美国大奖赛

勒克莱尔,排位赛阶段就遭遇动力装置故障,不得不重新使用以前的引擎。正赛在第二次停站更换硬胎时,左后胎的技师固定螺丝的“换胎枪”卡住拔不出来,导致停站花费了7.7秒之多。

维特尔一起步就遭遇抓地力不足,实际上勒克莱尔赛后也反映一停前赛车前胎感觉不好找不到抓地力。饱受转向不足困扰的维特尔在第8圈右后悬挂断裂被迫退赛,领队比诺托赛后表示右后悬挂的上臂可能在第一圈就断了。

巴西大奖赛

第66圈,勒克莱尔先是超了维特尔,随即维特尔在准备反超时,两人发生擦撞,勒克莱尔右前悬挂断裂且爆胎,同时也让维特尔的左后胎爆胎,法拉利的“自相残杀”导致双双退赛,这是跃马自2017年新加坡大奖赛后近47场分站赛首次在一场比赛中没有积分入账,在车手积分榜上勒克莱尔也被维斯塔潘超越跌至第四。

领队比诺托表示两位车手可以自由竞争,他并不会去责怪谁,但是类似的事情显然不应该发生,因为这样的行为很愚蠢。意大利媒体也痛斥两位车手的愚蠢行为,同时还指出维特尔、勒克莱尔和比诺托都要回马拉内罗总部对此事进行“讨论”。

阿布扎比大奖赛

赛季最后一站,法拉利决意将失误进行到底。维特尔在第一次自由练习赛失控上墙,左后轮和悬架损坏,虽然撞得并不严重,但还是让赛会出示红旗。排位赛第一节又在最后一个弯角失误调头,所幸这次没有撞墙。不过关键的排位赛第三节,法拉利在放车时出现误判,勒克莱尔在停表前没能通过起跑线,从而错过了跑最后一个飞驰圈的机会。至于正赛还会有怎样的“演出”,周日晚21点10分,让我们一起继续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