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偷公章U盾,太阳新天地四度“贱卖”终成交!接盘侠成立两周

广州CBD“印钞机级别”的购物中心太阳新天地,在曾经历2次流拍、1次变卖的“烫手山芋”商场——太阳新天地,终于在第四次“贱卖“中,迎来了自己的“新东家”。

11月30日,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在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挂牌以18.08亿元转让对华骏公司30.41亿多元的债权,最终由广州陛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摘得。华骏公司名下的主要资产即为太阳新天地购物广场。

值得关注的是,“接盘侠”广州陛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仅两周。

新天地承担债务近30亿

太阳新天地总建筑面积达15万平方米,作为中央商务区的重要商业配套,自2007年起就被列为天河区、广州市重点项目。

太阳新天地的产权人为广州华骏实业有限公司,广州百嘉信集团有限公司是100%控股华骏实业有限公司的母公司。

天眼查显示,百嘉信集团股东为北京万士丰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訾希商务信息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30%股权,瑞晟房地产开发(深圳)有限公司持有40%股权。

南都记者此前报道,6月20日,北京万士丰、上海訾希联合召开媒体说明会,双方股东授权代表亦说明,太阳新天地沦落到被拍卖的地步,主要由三方面原因造成:1、受负债额较大拖累;2、严重低估了宏观金融环境变化所带来的影响;3、百嘉信集团股东层面存在着较大纠纷。

太阳新天地作为融资的平台,承担的债务近30亿元,每年仅利息近3亿元。最终,百嘉信集团、华骏实业、太阳新天地的相关房产、银行账户陆续被法院司法查封、冻结。

此前,太阳新天地的股东方还曾曝出过强行撬开保险箱,盗窃并转移了集团及旗下各公司一系列公章证照和公司银行账户网银U盾,以谋取控制权的消息。

惨遭四度“贱卖”

今年6月、7月,太阳新天地分别进行两次拍卖,首拍起拍价为28.84亿元,仅为物业估值41.2亿元的七折;7月24日上午10时,太阳新天地开始第二次强制拍卖, 起拍价直降近5.8亿,由28.84亿元调低至23.07亿元,近乎估值的5折,但均以流拍收尾。

第三次于10月28日以变卖方式,813套房产、车位,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起拍价为23.07亿,保证金为1.15亿,加价幅度为60万。但截至拍卖结束,虽有281人设置提醒、67000次围观却无人敢问津。

与前三次不同,第四次太阳新天地项目的易主方式,由原来拍卖华骏公司名下资产太阳新天地商场,成为转让对华骏公司的债权。标的金额低至18.08亿,相当于预估价4.5折。

根据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公告,该司已与陛鹿物业在11月26日签署了《债权转让协议》,将“兴业银行—广州太阳新天地物业收益权投资单一资金信托之特定物业收益权”债权及担保权利按现状转让给陛鹿物业。

“新东家”陛鹿物业成立仅两周

根据公告,第四次竞标还是有一定的门槛,债台高累、债权错综复杂等情况来看,资金方短期内一次性提供竞标者18.08亿的支持,的确还需要一定的胆量。

其次,从前几次流拍的保证金1亿多设置为5亿,如能在挂牌期满之日22日结束前短短五日内能够短期注入5亿资金,势必也是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如此接盘实力,陛鹿物业究竟有何背景?

企查查显示,陛鹿物业成立于2019年11月15日,注册资本10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陛鹿物业的股东为杭州萧山京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浙江金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99%和为1%。

京鲁股权也是一家新公司,成立日期为2019年11月11日,股东分别为金珏资产和浙商资产,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金珏资产,金珏资产的大股东又是浙商资产。

浙商资产又有三个股东,分别是浙江省国际贸易资产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9.16%)、宏信远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03%)、财通创新有限公司(持股20.81%)。

据知情人士,负责为债权人提供法律意见的赵紫莹律师透露,宏信远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远东国际租赁有限公司,该公司为香港上市公司远东宏信在金融领域的核心企业。

风险重重,能否顺利易主?

也有分析认为,广州陛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在法院同意其对太阳新天地整体以物抵债的申请后,很大可能会进行新一轮的资本运作。

但能否顺利易主仍然有风险。据华骏公司的债权人郭某透露,华骏公司把抵押给银行的车位出卖给他,法院已经判决华骏公司向其退赔款项,但在执行程序中未获得任何清偿。

而且郭某已经去广铁法院申请参与分配,但目前因华骏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也无法通过参与分配程序获得清偿。所以11月30日,郭某已经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材料,而且表示后续可能还有其他债权人会向法院申请华骏公司破产。

这就意味着,一但华骏公司进入破产程序,所以执行案件均需中止,统一由破产受理法院处理相关执行案件。可能导致债权受让方在短时间内,无法实现债权,也无法成为太阳新天地的业主。

南都记者 王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