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 | “俄罗斯遭国际禁赛4年”,冤不冤?

特约作者| 郭墨墨

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通过了“对俄罗斯禁赛4年”的提案。WADA执委会宣布,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违反反兴奋剂规定章程,禁止俄罗斯在未来四年参加大型国际赛事,包括奥运会和世锦赛、足球世界杯。

这意味着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北京冬奥会、2022年卡塔尔足球世界杯等重大赛事都将没有俄罗斯代表团参加。

对于没有使用兴奋剂历史的俄罗斯运动员,将参照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做法,他们只能以中立身份参与国际重大赛事,不得穿着有俄罗斯国旗国徽标志的服装。

可以肯定,这个处罚的实际效果,是将俄罗斯赶出国际体育大家庭之外。有俄罗斯政界人士表示,这是一次反俄的决定,“只有有罪的人才应承担责任,整个国家和整个俄罗斯体育不应该受到惩罚”。

世界大赛缺少俄罗斯运动员的参加,恐怕不是热爱体育的人愿意看到的结果。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权威从哪里来?

能将体育大国,更是政治大国的俄罗斯排除出国际体育赛事,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到底是个什么组织,能够拥有这种权威?

事情要从兴奋剂讲起。专门的兴奋剂最早是为二战军事用途研发的。战争结束后,这些兴奋剂开始进入体育界,但最初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当时的体育界也对兴奋剂的危害还知之甚少。

随着各种禁药的增加和泛滥,不仅危害体育的公平性和纯洁性,更出现了危害运动员健康和生命安全的一系列事件,反兴奋剂工作开始被各国和国际体育组织重视。

1967年,英国自行车队队长汤姆·辛普森因大量服用苯丙胺导致心脏衰竭,在环法自行车大赛途中死亡。药物使得他在早已中暑并超越身体极限的情况下,仍以为自己有继续前行的余力。

这一事件直接促使国际奥委会成立了医学委员会(IOC-MC),处理比赛中的兴奋剂问题,并于1968年开始实施官方药检。

其他体育组织中,1966年,国际足联开始在世界杯中开展药检;1972年,国际田联进行了药检。而环法自行车大赛早在1955年就开始对部分药品实施管制,因为自行车运动更早地受到兴奋剂的困扰。

1999年11月10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瑞士洛桑成立,国际奥委会是它的发起机构,但并不是它的上级。WADA从一开始职权就独立于国际奥委会,总部位于加拿大的蒙特利尔,而不是国际奥委会所在的瑞士洛桑。

WADA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审定和调整兴奋剂物的名单,确定药检实验室以及从事反兴奋剂的研究,教育和预防工作。各国政府和体育界都承认在反兴奋剂的活动中WADA起主要牵头作用。

国际奥委会将奥运会赛事的兴奋剂检测工作交给了WADA负责,树立了WADA在全球兴奋剂检测中的强势地位。

迄今已经有238个非奥运会组织签署了WADA的兴奋剂管理条例,包括国际足联也于2006年签署。

1983年成立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是一个独立的国际司法组织,是主导国际体育争端解决的机构,该机构很多关于兴奋剂案件的仲裁结果,都以WADA2004年《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为本。(《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权利探源》·刘会平、程传银、杨小帆·《体育文化导刊》)

杨扬当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

随着体育事业和科技的发展,新型禁药不断出现,反兴奋剂工作手段也变得日益严苛和凌厉。比如运动员需要主动提供行踪报告,以供不定期不事前通知的随机赛外检测,还要当着陌生匿名检测员的面给出尿样。

运动员丧失隐私、休息和人格尊严、禁药名单是否合理等问题上,各界都颇有微词。但是WADA不为所动,它在体育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权威越来越高。

按照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话说,这是“今天的体育不得不为嫌疑人士的存在付出一定代价”。

俄罗斯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近年来俄罗斯体育已经多次被整体处罚:

2015年田径世锦赛,因涉嫌“系统性”使用兴奋剂,俄罗斯被全面禁止参加。

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赛前,俄罗斯差点因2014索契冬奥会尿检问题不能参赛。

2018年平昌冬奥会,俄罗斯被禁止以国家名义参赛,符合条件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名义或个人名义参赛。

有人认为此次处罚是俄罗斯国家主导的兴奋剂丑闻的再次爆发,如同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东德运动员大规模服药丑闻,但也有人认为WADA又一次算账,又一次找茬,是大国背后操纵国际体育。

俄罗斯女子田径运动员因2012伦敦奥运使用违禁药品被终身禁赛

实际上这次处罚的做出,目前看是基于新的事件,不是源于个别运动员或者某运动队系统使用禁药,也不是针对俄罗斯过往记录。

这次处罚针对的是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的篡改行为,处罚的是俄反兴奋剂机构的不合规行为。可以说问题根源,在于俄罗斯没有从规则层面尊重当前由WADA主导的国际反兴奋剂管理制度。

俄罗斯前反兴奋剂实验室主任罗琴科夫

当前反兴奋剂的具体检查工作,要么是由各签约单项组织实施,如国际田联、国际泳联,要么是签约各国自己的反兴奋剂机构实验室实施。

WADA并不直接出手检查,它是规范的制定者、协调者和监督者,WADA负责监督签约各组织、各国是否遵照《世界反兴奋剂条列》开展自查工作。

各国负责检测工作的实验室要通过 WADA的技术资质考试认证,还有将数据真实同步给WADA的义务。

2018年9月,WADA恢复了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自2015年11月起被剥夺的资格。不过WADA要求,必须在当年年底前拿到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储存的数据和样本,否则将再次对俄罗斯进行处罚。

2019年1月,WADA宣布,俄方没有在此前商定的最后期限前开放莫斯科实验室数据。

俄罗斯奥委会门前

此次处罚决议后,WADA主席克雷格·里迪称,“已经有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俄罗斯存在对数据的操纵和删除,他们确实承认,对2019年1月前的莫斯科实验室数据进行过改动。”

据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的声明,“现在证据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掌握,最终由CAS(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结果,决定权不在国际奥委会的手中。”

如何看待这次俄罗斯被开除出世界体育大家庭事件

这就是俄罗斯现在面对的情况,不是一个WADA或者国际奥委会在挑俄罗斯的毛病,而是整套反兴奋剂制度,上百个缔约国际独立组织,上百个缔约国在共同实施的一套规则。

随着反兴奋剂制度体系的完善,WADA拥有的权威,已经不再是依靠背后某个强力机构背书,而是基于整个制度架构。

如今尊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规则本身已经是参加国际体育活动必须履行的义务,这是一套已经获得国际认可的统一标准,想脱离这一规则体系,自成一体的可能性太小太小了。

当然,没有永远正确的机构,也没有尽善尽美的制度,只有不断完善的制度。积极学习和认真参与这套规则体系,参与到这套规则的继续改进完善中,应是各国更好的选择。

把问题归结为背后政治操弄,恐怕对事情也没有什么帮助。

处罚决定出来后,俄罗斯有21天来决定是接受处罚,还是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但不要忘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也还是依据WADA相关规则。

友谊与团结是体育精神基本的组成部分,但体育精神同样不能缺少公正公平。目前这套反兴奋剂规则维系着体育事业的公平公正,这是这项事业有意义,值得参与的基础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