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安治水人:守护深圳“母亲河”,在淤泥、污水里觅初心

茅洲河是深圳第一大河,被称为深圳的“母亲河”,流域面积达398平方公里,其中宝安境内112平方公里。在老一辈的记忆里,河里的水不仅可以洗衣做饭,还能直接喝到肚子里。

然而,2017年第一次见到茅洲河的李文哲却被现场“别样”的景象震惊——河水黑臭、河岸光秃、淤泥堆积……目之所及,河边一个人都看不到,老远居民就捂着口鼻绕道走。

来宝安水务局工作之前,自清华大学水利系博士毕业的李文哲,还在北京一家电力央企工作了几年。每天工作朝九晚五,几乎从不加班,但问起现在的工作时间,他调侃自己:“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

为何放弃央企安逸工作来深治水?“如果我说热爱专业,不想放弃所学,会不会太假?”李文哲没有急着回答,却反问了过来。他解释道,从本科到博士一直学的水利专业,对河流有一种天然的情节。当看到深圳正在下大决心治理水污染问题时,水利专业出身的他冥冥之中仿佛受到了某种感召。

“来了就是深圳人”,李文哲深知来了深圳就该做点什么。来宝安的第一年,他就被分配负责茅洲河(宝安境内)支流沙井河和万丰河综合治理工作,据他说这是下过“军令状”的,身上背着这两条河的“终身责任制”。

沙井河是茅洲河最大的支流,两岸工厂多,支流多。万丰河则是一条典型的暗涵为主的河流,全长3.5千米有3千米是暗涵,暗涵排污隐蔽、不容易发现,也不容易整治。

面对这样的现状,2019年底深圳真的能全面消除黑臭水体?还绿水青山于民吗?初到宝安的李文哲深知这件事很难。“由于排污管网系统不完善,错接乱接现象严重,面源污染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等多种因素,导致河流治理工作量很大又很细,需要治水人具备‘绣花’的本事”他说到。

水污染治理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翻井盖、查污染源、巡河……是治水人每天要做的“琐事”。李文哲说:“河流是城市的血管,只有血脉畅通,城市才能充满活力。我们的治理就是通过'疏通'‘分流’等多种方式,让城市的血管恢复健康。”

据李文哲回忆第一次跟随团队“下箱涵”的经历,充满了野外“探险”的味道。“箱涵是充满污水和有毒气体的有限空间,必须提前进行通风,气体检测合格后才能进去。”他解释道。第一次进去的时候,靠着微弱的灯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因为过度紧张还吸到一口臭气,差点吐了出来。事后,他平静了许久。李文哲描述,这只是治水工作的冰山一角,从治水工作开展以来,每天都有专业的施工团队轮流进行“下箱涵”作业,常常一天需要进去好几次。

巡河也是每一个深圳治水人的必修课,一天十几公里对于他们早已是家常便饭。面对每天枯燥的巡河工作,李文哲并不觉得大材小用,“巡河既是工作又锻炼身体,我们都很乐在其中。河流治理就像医生给病人做手术,术后的康复还需要大家共同维护。除了日常巡查恢复情况,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工作要做。”

在跟随李文哲博士治水的一天里,他说还有很多工作内容没办法展现。他只是宝安治水工作者中小小的一环,和他一起参与战斗的是整个宝安团队。他感慨:“几十年后,也许我们都不在了,但绿水青山才是我们留给下一代最好的礼物,希望大家不忘初心,力排万难,还自然一个绿水青山。”

自2019年9月宝安区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以来,每一个宝安治水人都鼓足干劲,为达到年底消除黑臭水体的目标而加倍努力。如今伴随着工程逐步完工,深圳已在全国率先实现全市域消除黑臭水体。而作为治水人,他们的使命还远未结束,他们将继续在这片热土上奋斗,为宝安的绿水青山保驾护航。(文/shinexu 陈萌琪 图/钟楚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