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一开始北伐的时候为什么要走山西,而不是直接走山东?

林凤祥、李开芳率领的北伐军本想走山东,但沿途遭到清军的层层围堵,迫不得已才绕道山西,兜个大弯后最终杀向京师。

1853年3月19日,太平军攻取天京,5月8日,东王杨秀清命镇守扬州的林凤祥、李开芳率领近十万人北伐,攻占京师,推翻清朝。

洪杨(平天国领导人洪秀全和杨秀清的并称)指示:

“师行间道,勿贪攻城,直取燕京”。

北伐军从扬州出发,从水路沿长江上行,在浦口(今南京)与朱锡锟部会合,向安徽挺进。

北伐军除在六合、清流关遭遇挫折外,一路势如破竹,攻占滁州,经凤阳、蒙城、亳州、纵贯皖北,近逼河南。6月12日,太平军直破归德(今商丘),获得了在刘家口从容渡过黄河的时机。

1852年,太平军在岳州扩军,声势浩大。由于太平军的动向不明,清政府要缓解太平军对燕京的威胁,必须凭借黄河天险,为此清军加强各渡口防务,并将船只尽数收集后付之一炬,北伐军只能在南岸望河兴叹,当时对岸清军只有千余团练,清军虚张声势,林凤祥误判对岸防务强大不敢强渡,错失良机。

17日,太平军被迫西进,经开封、朱仙镇、中牟、郑州、荥阳、汜水、巩县,几乎横穿河南,才在汜水、巩县之间的骨牌口找到民船,北伐军仅有两万余人最终成功渡河,小部分未渡河的将士选择掉头南下,被沿途清军消灭在安徽境内。

北伐军进入河南后,河南百姓纷纷加入,兵力从2万发展到5万,渡河后的太平军与怀庆府(今沁阳市)知府余炳焘率领城中军民苦熬57天,被直隶提督讷尔经额率领的4万援军反包围,北伐军伤亡将近2万,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

1853年9月4日,北伐军进入清军相对较为薄弱山西,9月16日克平阳府(今临汾市),随即折而向东,横贯山西,进逼直隶。

太平军攻占南京后,清军在南京郊外屯兵十万,严重威胁到南京安全,太平军久攻不下,从而开始北伐和西征,牵制清军来缓解南京的压力,所以北伐军为此在整个华北地区到处出兵,四处骚扰,清军被迫调兵反制,最后南京效外清军已不足5000兵马,被太平军拿下,解除了对南京长达3年之久的围困。

在彼时,陆路交通并不方便,京杭大运河是当时的重要运输渠道,闲时运粮、战时运兵,如果太平军沿运河北上经江苏、山东、直隶攻打北京,或许太平军还未到山东境内,已经被沿运河南下的清兵所灭,同时山东的团练实力最强,对太平军也十分不利。

山东中南部是丘陵地形,道路险要,东边是大海,如果清军据险力守,太平军想继续北上会无路可走。如从山西攻打北京是居高临下,地形非常有利, 皇太极、也先都是从山西取道攻打北京的、包括后来的抗日战争,日军攻克北平后,就立刻攻占山西,就是担心中国军队居高临下,从山西反扑。

所以太平军不直接走山东是客观原因,但走山西也可以说是百害无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