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社区二十三年 莲花北康复站站长巫妙春服务上万残友

1980年,巫妙春才刚刚十七岁,同年考上广州医校,如同所有小女孩一样,她正憧憬着美好的校园生活。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彻底击碎了这份美好。

“病毒性急性多发神经根炎!几乎全身瘫痪!康复过程会很慢!不知道会恢复到什么程度!”巫妙春说这是医生给她下的“判决书”,一时间,失望与绝望涌上心头,“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更不知道该做什么,整整三年我都在挣扎着、不能接受自己中度过。”

每天一睁开眼,她就要面对这个“不一样”的自己,重新学会翻身、学会站立、学会走路……开始生活自理。从躺着到自由行走,她花了整整十七年的时间,巫妙春回忆:十七年的康复之路听起来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复健”本身没有时间表,在这几千个日日夜夜,她不是在去医院的路上,就是在康复中心。

图为巫妙春在康复站办公。(摄于2019年)

被选中担任康复站站长,十年如一日助残友寻“新生”

1995年,她跟随家人从潮汕来到深圳福田莲花北社区定居,两年后,深圳市残联选定莲花北社区建立全市第一个社区残疾人康复试点站,巫妙春被选中担任康复站站长。致残后的十七年,她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如何重新定位自己,同时帮助残友一起“站起来”?

在莲花北康复站,她经常扮演各种角色,比如排忧解难的“爱心站长”;爱心企业与残障人士的“串联人”;指导康复训练的“巫老师”。她常拄着拐杖、骑着电动车在社区、街道、残联、政府到处奔波,去了解相关助残政策,要摸清社区各类残疾人家庭情况,方便对症下药。

图为巫妙春指导社区残友做复健。(摄于2019年)

据巫妙春回忆,在康复站建立初期,有一位来自山西的残障姑娘小美(化名)来莲花北社区投靠亲戚家,在得知康复站情况后,很想参加康复站活动。当时她亲戚家住在没有电梯的七楼,小美本身致残很严重,靠拐杖很难抵达康复点。

经过多方协调,巫妙春找到社区物业管理处负责人寻求帮助。“社区保安每天轮流从七楼把小美背下楼,送到康复站来参加活动。”巫妙春介绍,小美通过复健运动身体恢复了很多,后来还参加市残联与市电大联合举办的远程教育大专班,获得了大专学历的同时,在她的鼓励下考取了电脑中级证书,如今小美已经在康复站工作十多年了,在深圳,她圆了大学梦、爱情梦,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十多年里,我们看着小美一点点的蜕变,打心底觉得开心。”巫妙春感慨,这些年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有很多残友的一生都得到了改变,自己的价值也实现了最大化,很享受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

曾组织千人义工参加央视节目 为残友赢得无障碍巴士

为了彻底解决残障人士出行难的问题,巫妙春一直想为社区添置一台无障碍巴士。2012年,中央电视台推出《社区英雄》栏目,为支持社区公益项目设置25万奖金,评选“社区英雄”。为了有钱购买无障碍巴士,她决定报名试一试。

在五天的时间内,她需要组织1000多名义工,在莲花山下完成动态无障碍巴士车的舞蹈造型。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此高强度、高难度的节目设定都并非易事,但巫妙春却说:“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用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把它变成可能。”

当天,她就给12个社区工作站站长开动员会,招募舞蹈队员。第二天,1300多名义工汇聚在莲花山风筝广场,等待着巫妙春下达彩排任务。排舞、拍摄、对接……当时的巫妙春每天只睡几个小时,一睁开眼就想着每天要做的事,给自己加油打气。

排练期间,常常遇到老人反馈舞蹈动作太难想放弃,或者对动作有自己的想法希望能有所改动,巫妙春总是坐着轮椅、拄着拐杖穿梭在人群中耐心鼓励、解释。由于经费有限,大家需要中午自行回家吃饭,加上接连几日,长达6-7小时的排练,巫妙春整整瘦了五斤。

最终,巫妙春以121票赢得了基金会捐赠的25万元“英雄奖励金”。如今,无障碍巴士已成为社区残障人士出行、看病的必备工具,服务着社区每一位需要的残障人士。

也许参加《社区英雄》只能算是巫妙春人生的一个小插曲,她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在为社区残障人士服务中,在莲花北社区工作的23年里,她的成绩薄装满了康复站,也融入了残友的生活。接听、接访残疾人上万次,为残障人士排解解难解决大小事上千件,联动爱心企业助残帮扶,制造就业机会,举办各种户外活动几百次。

当问到巫妙春在23年的社区工作中最难的是什么?她却笑着说,残疾也许是一种劣势,但残疾人服务工作却成为了她独有的优势,让她可以重新认识自己、定位自己,把不幸的经历化作人生的财富,在这里工作很幸福。

“我常常讲怀大爱,做小事。其实我就是想做点让自己开心点,让别人也能开心的事。”巫妙春说,如今自己也能反哺照顾80多岁的父母,花上几个小时给家人做上一桌好菜,人生已经很满足,未来希望还能带残友们走出深圳,去更广阔的地方多看看、多走走。(图文/shinexu 视频/陈萌琪、阎梦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