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拜母峰的传说

医巫闾山上历代修建的寺、庙、庵、观有四十五处,其中有一处名叫圆通观,又名叫千家寨,位于北镇县罗罗堡乡吴屯村南面。

在它的附近,有一座山峰,叫“将军拜母峰”,峰底下有个小屯,叫“将军拜母沟”。还有一条小溪流,从峰底下淌出来,弯弯曲曲,向西绕峰而过。山峰,是两块大石头,一块是端坐的老母,两眼看着前方,神情很是慈祥;另一块是身着战袍、头戴银盔、腰挎宝剑的将军,单膝跪倒在老母身前。将军的身旁还有一匹战马,昂头向空,象似在长鸣。这里有个传说。

在很早以前,这偏僻的山沟里,住着一个放羊的,姓江。他从小就没有了父母,孤苦伶仃;长大了,房无一间地无一垅,成年累月给一个财主家放羊,除了身上披的破蓑衣,手中拿的牧羊鞭,便一无所有了。这放羊的,心地善良,还能唱一口好山歌。每天上山下山,他总是唱着山歌。这里有个姓刘的大地主,家里有个女儿,听见了牧羊人的歌声,就爱上了他,非他不嫁。爹打娘骂哥反对,姑娘就是铁了心,她宁愿摘下头上的金银首饰,脱下身穿的红罗裙,甘愿净身离家门,也要嫁给牧羊人。牧羊人人穷志不短,和刘家女结婚后,省吃俭用盖起了两茅草屋。

三年后,刘家女生了个又白又胖的胖小子,父亲乐得合不上嘴,母亲给儿子起名叫江俊。从此,牧羊人的山歌唱得更好了。几年后,牧羊人染上了一场病,突然死去。刘家女为把孩子抚养成人,白天织布,晚上纺线,累白了头发,熬坏了双眼,但她从来没叫过一声苦,没叹过一声气。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小江俊渐渐长大了。这一天,母亲将小江俊叫到跟前,对他说:“儿啊!我的身子一天比一天不好,实在于不动活了,你也不小了,给人家放羊去吧。”小江俊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披上了爸爸留下的破蓑衣,拿起了爸爸用过的牧羊鞭,给人家放起羊来。他从小就喜爱练武,每天到了山上,甩掉蓑衣,舞起鞭杆,仍然不断地练着武艺。

江俊的武艺越练越精,越练越强。母亲看到儿子确实武艺超群,心里好喜欢,便问道:“你这样喜欢舞枪弄棒,莫非要当将军?”江俊拍着胸脯说:“娘,我就是想当将军!”母亲伸出了大拇指,夸奖儿子说:“好!我儿有志气。”但转念一想,又很难过,她觉着自己重病在身,拖累了儿子,使儿子不能离开她。不然的话儿子去投军,说不定会有出头露日那一天。母亲前思后想,打定了主意,为了儿子的前程,顾不得面子了,就对儿子说:“儿啊,去找你舅舅问一问,看他能不能给为娘的一碗饭吃。”寒冬腊月,大雪封山,家里又揭不开锅了,江俊拗不过母亲,只好跨进了舅舅家的大门槛儿。

可是,狠心的舅舅不认穷外甥,指着江俊的鼻子骂道:“臭放羊的能有什么出息!你要是能当将军,除非山倒河开!”江俊受不了舅舅的奚落,气恨交加,举拳一砸,砸在舅舅家的大门上,将厚厚实实的铁大门砸了个大窟窿江俊转回家,和母亲述说了舅舅的话,母亲顿时心如刀扎,口吐血,晕倒在炕上。待她清醒过来,就流着泪对儿子说:“娘生在富家,长在富家。嫁给穷人后更看清了富家。他们的心最狠,手最辣。日后你要真能当将军,千万要远离富家。”说完,两眼一闭咽了气。江俊伏在母亲的尸体上,大哭一场。他没有钱买棺材,只好将父亲留下的破蓑衣裹上母亲,背上山去。山顶上有一个小泉眼,一年四季滋润着一小块洼地。洼地的土连冻都没上,江俊抓起一把,热乎乎的,便挖呀挖,挖了一个大坑又搬来一块块石头,垒成了一个石棺,然后,他将母亲埋在石棺里,就离开了家乡,多少年过去了。

这一天,天气特别好,从山道上来了位骑着高头大马、腰挎宝剑的将军,直奔这山头9而来。这将军不是别人,正是江俊。原来,江俊离开故乡后,到了京城,正赶上大比之年,他在校场上打败了天下的能手,夺得了武状元。这一年,外敌入侵,江俊挂帅出征,为国立下了战功。得胜班师回朝后,江俊上殿奏明皇上,请求回乡祭袒,为岩母扫墓。皇上准了他的请求,他这才回到家乡,来到埋葬母亲的山头。江俊下了马,急步向山头走去。正走着,没注意把腰中的大将军金印掉在地上。这时,地上立刻鼓出一大堆黄土来,埋住了金印,形成了馒头形的土堆。

这土堆就是现在人们说的印堆子。江俊攀上了山顶,一眼看到母亲的坟,回想起往事,禁不住地淌下热泪来。他跪倒在坟前,叫了声:“母亲!你的儿子回来了!”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再说刘财主听说外甥真的当上了将军,厚着脸皮来认外甥。对外甥说:“姐姐命苦,没享过福。我早就知道你有出息。舅舅我愿拿出钱来给姐姐迁坟厚葬。”江俊冷笑一声,说:“如果山能倒,河能开,我就认下你这个舅舅。”江俊的话音刚落,就听“咔嚓”一声巨响,山头倒坍了,现出了埋葬着母亲的石棺,随后母亲的石像也现了出来,端坐在儿子的眼前。江俊见了,忙单膝跪倒,呼喊着“母亲!”他的喊声惊天动地,顷刻之间天气变了,阴云从四面八方涌来,压在山上,顿时狂风大作,闪亮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

有一股洪水冲开泉眼,冲下山去,把刘财主的家产全都冲走了。江俊呢?也变成了一个石像跪在母亲面前。接着,山不断长高。不知过了多久,山不长了,山峰上出现了将军拜母的大石像。水也不大了,只有一条小溪流绕过山底,伸向道旁。人们站在小溪流旁看那将军拜母峰上的石像,更像真的一样,人工也雕不成那么真切。也有人说,山倒河开那天,将军并没有死。又过了若干年后,他才去世。

人们为了纪念他,将他葬在了与将军拜母峰相对的西面山坡上,起名叫将军坟。直到现在,人们在山下看那将军拜母峰、印堆子和将军坟,还正好是三点遥相对,好看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