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数据丨独家梳理前500名主播收入,他们赚走直播界一半的钱

划重点:

  • 1主播线上收益分为礼物和“带货”两类。其中电商主播从商家收取的费用包括服务费(“坑位费”)和佣金(CPS)两部分。
  • 2礼物收入前500主播的合计收入通常会占据平台当日礼物收入的五成上下。僧多粥少。
  • 3有过半(52%)主播的工作时间在0-8点,通宵是家常便饭。

出品丨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

《“央视BOYS”直播带货3小时卖5亿》《薇娅521感恩节直播观看及点赞数破亿》《刘涛直播4小时狂揽1.4亿》《网红主播年入千万称“这仅仅是个开始”》……

在直播的世界,似乎“赚它1个亿”不再是个“小目标”,而是分分钟被打破的记录。

有人称它是“快钱好挣”,有人担心“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有人说“想做这个新风口上的猪,体验一把飞起的滋味”。

谷雨数据今天带你来看看当主播真的很赚钱吗?普通人想成为一名“能赚钱”的主播有多难。

钱进了哪些主播的口袋?

当资本视直播为流着金钱之蜜的香饽饽,当一名网络主播究竟有多赚钱?

如果我们把每个主播视为一个品牌,它的线上收益分为礼物和“带货”两类。

收礼物,几乎所有类型的主播都会在意。

谷雨数据从小葫芦平台抓取并分析了2020年4月全网礼物收入前500位的主播数据,看看他们的单月收入到底能达到什么级别。

数据显示,4月全网礼物收入最高的主播为网易CC平台的踏歌,这位专注《大话西游2》的游戏主播凭借风趣的语言和高超的技术,在圈内广受好评,当月获得礼物价值合计5380.9万。

这里的5000多万均会纳入主播的收益分成中。意味着,扣除平台与公会抽成,同时缴纳所得税款后,踏歌4月份的实际收入很可能在千万以上。

像踏歌这样的头部主播,在各个平台皆有分布。谷雨数据发现,回溯4月全网礼物收入前500的主播,最低礼物收益要求是114万——百万级的礼物收入,哪怕去除各项分成,最后分到的个人收益也非常可观。

另一种主要收入来源,即“带货”。

“带货”体现为多种形式。除传统的商品代言和软推广,电商主播直接推销产品的收入占绝大比重。电商主播从商家收取的费用包括服务费(“坑位费”)和佣金(CPS)两部分。

根据公开提供的报价,针对不同的品类(美妆、零食或生活)和直播次数,例如李佳琦的服务费价格在4.2万至63.6万之间。只有支付了这笔费用,商品才会加入到直播中。

另外,根据每件商品实际促成的销售额,主播会抽取佣金。佣金比例既有20%的常规比例,也有90%甚至100%的高比例出现(商家只为推广产品)。

以李佳琦在今年3月销售额最高的10件商品为例,哪怕按照每件5万元服务费和20%佣金的保守比例,预估收入也达到了3257万元。

除了直播时的带货,头部主播还会将自己所有的展示资源利用起来。

根据行业公众号“广告狂人”在2019年7月披露的数据,李佳琦在短视频平台进行推广的单条价格已达95万。一段几十秒视频的费用,是很多人十年的工资。

高收入只是少数人的游戏

礼物、推广费、服务费、佣金......赚钱的姿势多种多样,听起来让人跃跃欲试。

但任何行业都有优胜劣汰,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直播领域,高收入实则只是少数人的游戏。

谷雨数据通过小葫芦平台分析了快手、斗鱼、虎牙等五大知名平台的每日礼物收入前500主播数据。以5月16日为例,礼物收入前500主播的合计收入通常会占据平台当日礼物收入的五成上下。

例如,斗鱼平台当日的平台礼物收入合计2782.5万元,但收入前500主播就占了1715.7万,比例为61.66%。剩下的四成收入由多少人瓜分?14.3万人。僧多粥少。

你只看到光鲜靓丽,主播却不只007

除了行业已形成的“二八定律”,主播们工作的时段与时长其实不易被其他职业接受。

数据显示,4月全网收入前500的主播,其每日直播时长差异较大——既有2小时下播的速战速决,也有12小时以上的超长战线。

具体到直播时段,有38.4%的主播要在第二天也就是零点后下播,如果将凌晨才开播的主播算上,则有过半(52%)主播的工作时间在0-8点,通宵是家常便饭。

像这样的时长与时段,不一定是主播的个人选择,也可能来自平台和公会/经纪公司的双重要求。2018年的《主播职业报告》显示,近六成(56.4%)主播的工作时间段在深夜或凌晨——因为“氪金”观众多在这个时间段出没。

除了夜间直播,主播还可能参与到白天的培训、筹备中,连轴转。

然而,主播的每一份收入很难被个人独享,来自平台与公会的分成将占据多数。且后二者的分成计算方式已经日趋复杂、严苛。

素人小白想成为大神主播有多难?

“直播门槛很低,有个手机就能做”“无学历专业限制,能对着手机说话即可”“月入轻松上万,不用坐班”主播招聘贴让人有种错觉,“这年头不当主播等于亏钱”。

在直播带货“横空出世”前,任何人都是小白。但“小白”的起跑线并非同一条。

提到头部主播,薇娅已是绕不开的名字。父母做服装生意,大学期间薇娅就已创业开服装店赚10万。线下高峰期开过十家店,在嗅到网店气息时又毅然关闭所有线下店铺转为网店。从传统网店到电商直播,摸爬滚打来的积累派上用场。

薇娅(左)和小s(右)在直播间 图 | 东方IC

如果暂且将所有前期修炼的武功都放到一边,来看看一名素人主播从开播到成为盈利的晋升路有多远。

高清摄像头、电容麦克风、声卡......直播设备的配置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你是否赢在起跑线上。选定平台,敲定自己的风格定位,你可能会拥有自己的第一批粉丝,他们将是迈向盈利的惊险一跃。

靠礼物还是带货,如果一样都没转化成功,那此前的努力竹篮打水。

持续耕耘数月后,陆续会有平台和经纪公司伸来橄榄枝,这是非职业转向职业的关键一步。

签了公司的人,用比例不低的分成和需要遵守的工作规范换来更好的培训和资源。选择单飞的另一部分,则用自由换来逐渐被边缘化的焦虑。

回顾整条道路会发现,“直播的钱很好赚”其实是年轻人的一大幻觉。

激烈的竞争环境,意味着只有兼具先天条件、业务能力、工作态度和那么一点点运气的主播可以跻身“高收入”的行列,但这些要素其实是每个行业对成功的共通要求。

几小时赚几个亿的(白日)梦,每个人都做过。996、007,经历的人都熬着。

直播这块蛋糕很诱人,但并不是所有拿起勺子的人都能分到一口。

*参考资料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阿里V任务《李佳琦日常混播》

姜茶茶《李佳琦和薇娅一场直播,到底能赚多少钱?》

ECdataway《数据威淘宝直播,你们最关注李佳琦&薇娅直播数据来了!》

广告狂人《李佳琦一条广告费= 我10年工资!(150个头部KOL报价表)》

新华网《2018主播职业报告》21%职业主播月收入过万

剁椒娱投《抖音百万流水公会,分成才9块8?》

撰文 | 赵鹿鸣(特约撰稿人)

设计 | 赵鹿鸣

编辑 | 赤兔

出品人 | 杨瑞春 主编 | 王波 责编 | 郝昊 运营 | 张琳悦

出品|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