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惠中:云烟万千,自由转换

拈花接引

中国画名家花山写生作品展

陈危冰/蒯惠中/姚永强/谢士强/方向乐/张利锋/花元飞

展览地点:花山景区

展览时间:2020.5.30-6.28

写生时间:2020.5.6-5.9

主办单位:苏州市美术家协会 太湖旅游发展集团

协办单位:苏州市青年美术家协会 苏州彤日书院

承办单位:苏州花山隐居

| 本期艺术家

蒯 惠 中

1967年生 ,苏州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师,苏州科技大学艺术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苏州市职业大学艺术学院兼职教授,苏州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苏州市吴中区文联副主席,吴中区美术家协会主席,太湖画院院长。

/花 山 接 引/

乐之 代序

出姑苏城向西十五公里有花山,山顶有巨石如莲花故名曰“莲花峰”,过莲花峰向南便是天池山。唐《吴地记》:“花山,在吴县西三十里。其山蓊郁幽邃。晋太康二年,生千叶石莲花,因名。”传春秋老子就有“吴西界有花山可以度难”的记载,东晋高僧支遁来此开山后,历代名僧高士纷纷来此隐居,此处超然世外的清凉世界成为历代文人墨客笔下描写的对象。

庚子立夏后一日,应彤日书院与花山隐居之邀,苏州画家:陈危冰、蒯惠中、姚永强、谢士强、方向乐、张利锋、花元飞及孟瑶至花山小隐采风数日,几位艺术家自花山鸟道上山,遍访古迹-花山摩崖、接引大佛、翠岩寺、莲花峰、天池、石壁、寂鉴寺等,四日里多次往返写生,每位艺术家用不同的视角和表现手法描绘了花山、天池的各处景色。

花山鸟道清幽叠翠,曲折蜿蜒的山路不出十步便有大小错落的摩崖散布左右。右手边向上是元代的巨石造像-大接引佛,虽几经魔难却依然完好。左手上山有一山门,上有石刻隶书“花山翠岩寺”乃近代名士李根源所书。翠岩古刹是东晋高僧支遁禅师隐修之地,院中有井名曰:怡泉,便是支遁所凿,井上的“怡泉”二字据说是他的好友-书圣王羲之所书,虽已不可考,但是也为这两位先贤的过往又增添了几分为人乐道的谈资。这怡泉的井水今日依然清澈甘甜,每日里都有许多人从远近各处来这里汲水,或煮饭、或烹茗都是极好的!翠岩寺的大殿毁于几十年前的动乱,殿基与石柱依然保持原状。绕过大殿向上,石阶愈显陡峭曲折,古木怪石参差错落,或立或卧或跳或盘,俨然如走入了仙界或是灵山五百罗汉堂,个个都有灵性,每个都有表情,令人由衷生出敬畏之心。经过支公洞、莲花洞、乾隆御道、五十三参,继续拾阶而上视线渐渐开阔,只见数块巨石立于峰顶,形若莲花,这便是莲花峰。登顶极目东眺,苏州城尽收眼底,座座高楼如同远峰;西南而望,太湖浩渺直至天际,东山、穹窿、灵岩等诸山相望,屋宇、田舍穿插于水系山蛮之间,好一派江南风景;向南俯看,天池如一面镜子清可鉴天,石壁如展开的围幔,将寂鉴寺环抱其间。元代黄公望曾绘《天池石壁图》便是以天池山为描绘对象所作。至此,花山、天池便连为一体,尽呈现于眼底了。

花山小隐的数日里,时虽立夏,但是多云的天气带来难得之清凉,微风习习,日影迷离,艺术家们忘情的沉浸在自然出尘的清静世界,偶尔的小雨却也为艺术家采风平添了几分诗意。大家昼出夜归,如耕作的农人,或三两为伴或独自一人到山中选得中意的景色描绘写生。画累了便到寺里讨一杯茶水,边品尝着新茶的清香边体味着林泉高致的隽永。有时也会有经过游客或取水的居民来搭话,话题也多是关于花山的故事或是赞美这里的景色,也有几位能谈到沈周、唐寅、四王、四僧,竟也讲得颇有道理。每一个置身于此地的人都是面容和悦,言语之间表达着友好与豁达的态度。天色渐暗,画家们便相继下山,主人准备了精美可口的素食,还特意为我们提供了自制的果酒。大家围坐在一起分享一下一天的心得,聊聊画,聊聊人生,聊聊关于花山的种种认识,谈笑唏嘘之间便已有了三分醉意……这样的景致,这样的感觉,是谁又能不陶醉其中呢?

如此,短短数日,大家便有了颇多的收获。再加以收拾整理,呈现给更多的朋友,让大家通过作品认识和了解花山,也希望大家能够有机会到放下繁忙的工作到花山小隐几天,让心灵在林泉之间回归本来清静。毕竟,这次花山小隐给予七位画家的不仅仅是这一些作品,而我们能为她做的却只有这些了。

“花山接引”--这是七位画家与花山的一次结缘,也希望通过这次展览能够为更多有缘之人接引花山。清凉世界,且坐,且隐……

/写 生 纪/

/写生作品/

花山寻隐

纸本水墨

40x40cm

2020

花山翠岩寺

纸本水墨

34x45cm

2020

花山遗迹

纸本水墨

40x40cm

2020

天池揽胜

纸本水墨

34x45cm

2020

天池清旷

纸本水墨

D:33cm

2020

天池山寂鉴寺

纸本设色

35x50cm

2020

天池山烟云

纸本设色

35x50cm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