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男子12年温情助人路:帮助千余名流浪者回家

在深圳宝安的街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穿梭在城市中那些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帮助找不到家的流浪者重新回归家庭。这群人是来自深圳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的志愿者,寻亲团队的发起人叫易雄。从帮助第一个流浪者回家至今,易雄和志愿者已经帮助超过1000位流浪者回归家庭。

耐心和流浪者打交道

天桥底下,刘伯蹲坐在围栏边,不合脚的凉鞋踩在凹凸不平的泥地,旁边一条小狗围着他打转。见有人来了,刘伯迅速低下头,目光投向脚边的狗,右手顺势垂放在狗身上。指甲缝里,满是黑色的泥垢。路边的货车呼啸而过,尘土飞扬起来。

易雄蹲下和刘伯攀谈了两句,刘伯只是点了点头。即使已多次接受易雄的物资援助,刘伯对易雄的态度仍比较冷淡。过往货车的鸣笛声盖过了易雄对刘伯问好声,易雄从深色布包里掏出一把指甲剪,开始熟练地帮刘伯剪起指甲。“刘伯已经在外流浪四年了,身份信息不全,也不怎么说话,我们暂时没办法帮他找到家人。”多年的寻亲经验令易雄深知,不论是主动流落街头,还是求助无门的帮扶对象,背后都会有难言之隐,大多流浪者都不愿意主动透露家人信息。

指甲很快剪完,刘伯依然沉默不语。“天气开始慢慢变热了,我下次给你带张草席来。”易雄说完,刘伯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易雄拍了拍刘伯肩膀,便起身离开了。

“只要他没有攻击性,我就有办法。和他们交流的过程,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三两句话就拉扯一下衣角,再观望,再攀谈。”易雄把引导流浪者敞开心扉交流比喻成“拉橡皮筋”,不断用试探性的肢体接触,就能慢慢拉近彼此的距离。

这些年来,不论易雄走到哪里,身上斜跨的深色布包里,永远有一把指甲剪。流浪者剪指甲是“刚需”,试探性阶段过后,帮他们剪指甲,就是增进彼此信任感最实在的方法之一。

爱心救助来源于报恩

从帮助寻亲开始,易雄收获了一屋子的锦旗,也收获了一份不被理解的孤独。常有人不解,为何他会煞费苦心做这些费时费力的事。易雄回答,为了报恩。

易雄为流浪者购买食物

7岁时,他因迷路而流落街头。“当时,我从湖南邵阳坐车去外婆家,坐反了方向。”到站后,大巴车消失在夜色中。在那个用电报交流的年代,易雄无处求助,在天桥底下饥寒交迫,幸好被一位好心阿姨发现,并带他回家梳洗、吃饭。根据易雄提供的信息,好心阿姨写了纸条给跑邵阳的客车司机,托他贴在城门口,最终帮易雄找回家人。这段流落街头被帮助的经历,在易雄心中埋下帮助他人寻亲的种子。十年后,种子破土而出。

1990年,17岁时易雄只身来深圳打拼。几年后,他在工地上偶遇一名年纪相仿、浑身脏乱的青年,经过询问得知,青年打工遇到黑中介,被骗走了钱和身份证,身无分文流浪街头数日。易雄先把他安顿好,再前往邮局发电报给他家人。几天后,青年的家人从湖北黄冈赶来,一家人顺利团聚。

这是易雄第一个帮助对象。“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更多的流浪者,让他们和家人重新团聚。”易雄没想到,这条寻亲的路,一走便坚持到了现在。自2008年开始,易雄便把全部的精力花在了助人寻亲上。2016年,在政府的扶持下,由他牵头组织的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正式落地深圳宝安。

帮助1000多位流浪者回归家庭

在宝安沙坣新村,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的工作室里挂满了流浪者家属赠送的锦旗。团队成立近四年,已帮助1000多位流浪者重归家庭。“很多流浪者只是‘忘了回家的路’,但背后却有思念他们的家人”,易雄说,他的帮扶对象中甚至有在外流浪长达50年的,寻亲工作从南至北跨越山川河海。

“我们没有接受任何援助,都是自掏腰包为流浪者购买生活必需品。”易雄透露,寻亲团队现已有100多位志愿者。随着帮扶的口碑和影响力逐渐扩大,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寻亲行列,为街头流浪者重返家庭共献一己之力。

“我一般早上6点结束工作,回家睡几个小时后就和大家一起出去寻找需要帮扶的对象。”不论公园、废墟还是桥洞树丛,易雄和队友们都会仔细搜寻。自从寻亲队正式成立以来,易雄白天黑夜角色交替。夜晚,他为现实努力工作;白天,他耕耘心中所爱。

穿着一双沾满泥土的旧皮鞋,挎着一个深色布包,易雄又匆匆赶往下一个流浪点。(文中刘伯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