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黑人遭警察7分钟跪压至死,黑人的命也是命

【点击这里进入哥迷会,有惊喜!!!】

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警察跪压7分钟死亡。

这段视频,可能是哥近年来看过最残酷的视频。

几次暂停,几次快进,哥认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不带任何怜悯之情地看完这段视频。

乔治·弗洛伊德死前一遍遍低声喊着“妈妈”,生命在短短几分钟内被一点点抽离。一个本该保护居民的警察却面无表情地在杀人,即便路人一遍遍提醒要出人命了,即便他听到“我不能呼吸了”、“救救我”的讨饶和呼救,他依然无动于衷没有一丝松动。

以上任何一个场景,都太骇人了。

(via@乌合麒麟)

乔治的死亡,点燃了黑人群体一触即发的情绪,大批市民打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标语,走上街头。

截止到今天凌晨,目前这场示威已经蔓延到全美33个城市。

白宫被围,

CNN电视台被砸,

多地商店被打砸抢烧,乱成一锅粥。

乔治死亡五天后,事态似乎已经走向了失控。

无论警方还是市民,双方各有伤亡。

底特律一名19岁的年轻人,在反对活动中遭不明人员枪杀。奥克兰一名警察也同样遭遇枪杀,多名警务人员受伤。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这次的混乱,其实是意料之中。

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死亡,这不是第一次了。

2014年,纽约一名白人警察因怀疑黑人商人违规售卖香烟,在黑人手无寸铁且举手示弱的情况下,对其锁喉并跪压在他身上,当时这名黑人商人同样不停呼救称“不能呼吸了”,但警察依旧没有放松,最终导致黑人窒息死亡。

(via@ 我是郭杰瑞)

今年2月23日,佐治亚州一名年轻黑人在晨跑时,被一对白人父子追击射杀。这对白人父子开枪的原因只是因为怀疑这名晨跑的黑人是小偷。

肤色有罪论。

长期以来,黑人在美国社会中遭受的歧视,几乎是所有有色人种中最严重的。

纽约前市长曾经推出一种检查措施,警察在路上可以随意将任何人按在墙上检查。

(via@ 我是郭杰瑞)

但实操中,主要拦的都是黑人。

2011年纽约警察对68万人进行了“检查”,其中黑人和拉美人占了87%,而被检查的黑人中,88%都是无辜的普通人。

(via @我是郭杰瑞)

扫射了一堆,结果全是误伤。

之前有个黑人脱口秀演员讲过一个黑人段子,心酸又好笑。一个黑人,就算只买了个手机壳,也必须拿个超市的塑料袋套上。

(via@李子李子短信)

否则就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via@李子李子短信)

脱口秀演员讲到这,全场哄笑。

这就是黑人们习以为常的现实,必须做到面面俱到,才能自证清白。

况且最近这段时间尤其敏感,黑人面对着史上最长的隔离期,以及节节攀升的失业率。

朝不保夕的工作,捉襟见肘的生活,无处不在的有色眼镜。

烧商店不仅仅是为无辜死去的弗洛伊德,他们更想说的是“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随着反对活动不断加码,有部分人浑水摸鱼,从商店里抢劫东西。

不少人从一开始的支持,已经到了鄙夷。

有人说“最起码不能放火打劫”。

商户是无辜的,居民也是无辜的。可反对者一旦开始形成规模,那后续如何已经不是刚开始喊口号的那几个人能够把控和预测到的了,有人浑水摸鱼,无可避免。

在看到有人抢劫商店的同时,也要看到有黑人尽力在现场维持秩序。

反对很难做到从始至终理智克制,十全十美。

(via @长谷川细作)

但无论后续走向如何,都不该忘了初衷。

那就是曾经黑人在不断让渡自己的权利,但警方却在不断违约,持续用双重标准和有色眼镜对待他们。

是他们先违背了社会契约。

也有人说,争取权益不是只有暴力这一条路,除了加深“黑人容易犯罪”这个印象,没有任何益处。

可近几十年,黑人类似的大规模活动已经进行了不下十次。

如今他们的地位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今天哥看了一段美国三代黑人,在街头冲突中的对话,感慨良多。

三个不同世代的人,对于自己族裔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的艰难处境,所表达的愤懑,绝望与无助。

31岁的男人还有个5岁的孩子,他只是不想十年后,他的孩子还要忍受如此糟糕的处境。

所以他怒吼着祈求16岁的年轻人能找到一个新的解决办法,“我们不能一直这样靠武力”。

而与此同时,45岁的中年人说,“我已经厌烦看到这个了,我已经准备好去死,可我死去之后的下一步呢?”

(via@长谷川细作)

16岁的年轻人唯唯诺诺,眼前一片茫茫然,只能反复念叨着“yes i do”来回应中年人的怒吼。

没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所有的方法他们都尝试过了,然而于现实并无助益。

这就是几代黑人们所面临的心酸惨痛的现实。

这场暴乱的确鸡飞狗跳。然而,在暴乱的另一面,是黑人示威者围成一排保护落单的白人警察。

是白人警察脱掉警服,放下警棍和黑人一起参加活动。

是堪萨斯州的警察单膝下跪9分钟,为逝去的乔治·弗洛伊德祈祷默哀。

无人知晓这场抗争最终会走向何处,但要记得,没有人生来就是种族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