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屠光绍: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底层逻辑是完善负面清单,鼓励创新

腾讯新闻《财约你》作者 文西

自贸区最大的亮点,最核心的其实就一条,搞负面清单,负面以内的你必须要经过批准或经过什么核准,但是负面以外的你就自己干了。”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在腾讯新闻《财约你》栏目中提及上海自贸区改革时如是说到。

屠光绍是上海自贸区改革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推进者之一,其在上海工作期间,上海金融中心建设进入新的发展阶段。2009年,国务院出台了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文件,即“19号文”,随后,金融市场体系完善,金融机构集聚,金融业务创新,金融发展环境优化等都有了更多的进展。

以下是访谈实录摘录

马腾:

你怎么来看待上海在中国的经济地位?

屠光绍:

上海作为中国最大的经济和商业中心,曾经是中国的制造业的中心。改革开放以后,其它地方经济都发展起来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上海在经济体量比重下降恰恰是改革开放的成果。因为如果上海永远占那么大体量的话,不就意味着其他的省市的经济就发展不起来?在全国经济都在发展的情况下,上海在中国的重要性怎么能够得到新的体现?这是上海当时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马腾:

要寻找自己的一个新的定位。

屠光绍:

所以上海要在体制创新、改革开放的深化和扩大方面,起到引领作用。从过去体量大转变成体制机制的引领。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第一次”肯定是在上海,包括自贸区。

马腾:

您在上海有过将近十年的执政生涯,也非常有建树,比如说上海的自贸区是在28平方公里里面做了一个试验。它的意义、亮点是什么?

屠光绍:

回到当时建自贸区的时候,有很多人问,上海建自贸区说有多少优惠政策?后来我告诉他们说,没有优惠政策。后来说上海自贸区没有优惠政策至少还有很多支持啊。支持什么?我说没有支持,有一个就是支持政府改革。我们过去各级政府其实最习惯的,就是要政府批准。政府不批准也是法律上允许你才能做。现在看全球的金融中心,真正搞得好的,叫做是全球的金融中心,基本上都是英美法系。

马腾:

英美法系它的特点是什么?

屠光绍:

英美法系是什么呢?法无禁止则可为,因为只有法无禁止即可为才有创新。法律没有说这个我不能做,我就会创新。所以就是说上海搞金融中心,说你不是英美法系,对不对?你是法律允许才可为。你不是法无禁止即可为,你怎么竞争?。

你搞金融中心,特别是搞国际金融中心。说实在的。你又不是在你家里自己玩,家里人随便自己玩,但是国际能不能认?所以,自贸区最大的亮点,最核心的其实就一条,改革政府自身。怎么改革政府自身?搞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就是制约政府,负面以内的你必须要经过批准或经过什么核准,但是负面以外的你就自己干了。负面清单是上海首创,全国第一份负面清单。但是一开始说实在的心里不踏实,要慎重,所以负面清单非常长。

马腾:

其实是可以理解的,第一次做。

屠光绍:

对啊,所以慢慢地缩短,这就是负面清单,是自贸区最核心的内容。这个内容不光是上海自贸区,它可复制、可推广之后,对全国政府的改革、营商的基础,包括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都有借鉴意义)。当然我们现在对于金融领域还实行了正面清单的管理方式,因为大家担心金融风险大。所以我觉得核心是将来要逐步到(过渡)到负面清单。现在防范金融风险是我们的三大任务之一,首先是防范风险,一直到明年2020年。但是也有人提出来了,金融也要搞负面清单,为什么要搞负面清单?因为你开放了,自己的规则和国际规则要能够融合接轨。这个对全国以及各个领域,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然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