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跑冠军回乡卖冰糖橙:1天卖出3万单,战疫之后再战618

为了理想,你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曾经的汽车工程师,为追逐星空,在旁人的非议中,离家远行;百般努力走出小镇的青年,因一腔创业热情,回到果园播种希望;战疫女护士和男友,为了“在一起”的约定,再难也要携手同行…… 前行无界,风景无限,中国人的一天讲述勇敢前行者的故事,今日主角:逃离都市,回乡卖橙的张海。

张海没想到,曾让他深感恐慌的疫情,不仅没有毁掉他,反而成就了他事业的小巅峰——疫情期间,他刷新了销售纪录,10天卖出230万斤冰糖橙,高峰时1天发货3万单。

“日子偶尔有点苦,但嘴巴总要尝点甜的”。

湖南省怀化市麻阳苗族自治县,我们见到张海时,他正在做直播,“这是我们的工人正在打包”,他走进仓库,指着正在包装的橙子,“现在下单,48小时内发货……”

这一场2小时的直播,观看人数5万,出货2千多单。直播结束后,张海笑逐颜开。

张海在自己的冰糖橙仓库外。

“我曾经是匹野马”

今年29岁的张海,出生在湖南省怀化市的一个小山村。

幼年的张海身上,并不存在故土难离的情结,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山村,去大城市见见世面”。

刚上初中,张海就给家里提了要求,想去市里读书。尽管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但对他的想法,父亲还是尽全力支持。如愿以偿的张海,从初二开始住校,这种特立独行的姿态,一直持续到十年后,他从北京回来为止。

张海和技术员一起上山查看果园。

能吃苦,爱运动,这是张海身上两个最显著的标签。中学时,他的跑步天赋被老师发现,进入校短跑队,开始接受系统训练,曾拿下怀化市200米短跑冠军。

但在张海看来,怀化还是太小了,不足以让他施展拳脚。“跑起来,才能冲出去”,填报高考志愿,他选择千里之外的北京,他理想中繁华的所在。

收到首都体育学院录取通知书的张海,喜忧参半。

喜,他就要去北京了。忧,因家境贫寒,学费只能靠父母到处去借,“后来都借不到了,亲戚说,学体育没前途,毕业了也挣不到钱”。他们建议张海学一门手艺,早点出去赚钱,“替爸妈想想,帮他们减轻点负担”。但张海并不这么认为。(点击超链,分享你前行路上最难忘的经历)

体育赛场上的张海。(资料图)

“短跑,就是狠与准”

2011年,张海硬着头皮去了北京。

在大学校园里,他过着和多数贫困生一样窘迫的生活。但这种状况没有持续多久,在他大二时,局面就发生了转变。

为了改变自己的经济状况,张海省吃俭用,开始做各种兼职。

作为一名短跑运动员,运动场上分秒必争的狠劲,被他带到了生活中,“从出早操到上课,哪怕中间只有半小时空闲,我也想找点活干”。

张海的“狠”,不止体现在埋头干活上。

张海在和朋友聊天,为保证果农利益,他的收购价略高于市场。

张海上大学那年,国内网购市场与电商行业发展正劲。

“我记得那年的双十一,总交易额突破了52亿”,相比现在动辄数百、上千亿,“52亿”可谓稀松平常,但在当时的张海看来,这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让他深受震撼。

为了抓住这个机遇,他再次“狠”了一把,拿出兼职攒的辛苦钱,买了台电脑,在网上兼职做电商运营。

“我记得大二暑假时,因为看店,我把自己关在家,2个月只出去过1天,每天从早上8点忙到第二天凌晨1点”,虽然辛苦,但张海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从大二开始,他就没向家里要过钱了。

“上了四年学,开了三年店”,这是张海对自己大学生涯的总结。

那匹野马想回家了

毕业后的张海,想继续开网店,但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家人希望我找份稳定的工作,在北京立足,我们家底子薄,经不起我不务正业”。

但张海算了,“上一辈子班,在北京也买不起一套房,谈何立足?”

那匹曾立志要独闯天涯的野马,离开了北京,回了老家怀化。

在这里,张海开了一家汽车用品网店,一是他喜欢汽车,二是开网店他有经验,凭着兴趣和经验挣钱,开店一年,他就给自己买了一辆新车。

因为电商做得好,张海在怀化小有名气。

张海没料到,两年后发生在家乡的一场“橙子危机”,给了他一次“跨界升级”的机会。

冰糖橙是怀化麻阳特产,当地主要的经济作物。农民有句顺口溜,“盖新房、娶新娘、上学堂,全靠冰糖橙帮忙”。

2016年,受极端天气等影响,麻阳冰糖橙出现销售危机,20多万吨橙子滞销,价格跌至两三毛钱一斤。

2016年,麻阳冰糖橙滞销。(资料图)

看着坏掉的橙子被农民倒入河道,堆成小山,张海心情很差,从农村出来的他,知道这对一个普通农家的打击有多大。

经过分析,他认为,滞销不是质量原因,而是没有销售渠道,如果把橙子放到网上卖呢?

就这样,张海和朋友在网上做起了冰糖橙专卖。

张海在仓库查看冰糖橙果。

10天10万单,名气响了

“一开始是很难,因为果农们都不相信我”,张海说,他只能挨家挨户去收购橙子,再到物流集散地通宵蹲守装货司机。

“那也是团队最艰苦的一段日子,我们几乎都没睡过觉”。

但事实证明,张海的判断是正确的,他的努力也是有效的,在本地滞销的冰糖橙,在网上打开了销路,打出了名声,成了爆款。

团队创下2个月卖出200万斤冰糖橙的成绩后,张海在果农们中打响了名声。尤其是当年“双11”,10天卖出10万单的纪录,更成了他的金字招牌,这让果农对他刮目相看,争相找他合作。

之后,麻阳冰糖橙的收购价,也从6毛上下,慢慢涨到了现在的1.4元左右。

他和果农都赚到了钱。

为说服村民加入电商,张海一家家上门做工作。

2020年初,相似的危机再次上演。

麻阳冰糖橙大规模上市后,因为疫情蔓延,线下渠道纷纷关闭,“往年春节是销售旺季,而今年近30万吨冰糖橙砸在了果农手上”。

“电商渠道,成了果农们的救命稻草”,但张海担心的是,随着管控升级,物流受阻,电商这条路也不会好走。

“订单下滑就搞促销活动,物流受阻就换配送”,张海说,事已至此,也只有再搏一把了。

他一边仍以正常价格收购果农的橙子,还对本地贫困户加价1毛钱;一边加大推广力度,用直播等方式卖货,力推麻阳冰糖橙。

所幸的是,疫情没有给张海的橙子生意带来负面影响,反而因为线下渠道关闭,助推了线上的售卖,“一天发货量最高达3万单,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卖了300多万斤,整个一季度销售超过500万斤。人手不够时,我们还招了不少当地人帮忙”。

经此一役,张海信心大涨,“我感觉以后,再没有什么困难扛不过去了”。

未来:请大家吃更甜的橙

如今的张海,在麻阳承包了近600亩冰糖橙果园,与1000多家种植户合作,还建了2000平米的橙果分装厂,雇了120多名员工。

在冰糖橙销售旺季,工人们轮班干活要忙到凌晨2、3点,货车来往日夜不停。

“我下一步的计划是做好供应链”,张海说,他不担心被模仿和超越。“就像跑步一样,有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你才能跑得更快”。

张海的下一步计划是完善水果供应链。

进入6月,疫情影响基本消散,冰糖橙的销售也告一段落。即将到来的618,又让张海忙了起来。现在正值怀化靖州杨梅采摘上市期,张海在产地奔波,忙着采购,保证水果品质与供应链流畅;之后的8月,又即将迎来怀化黄桃、猕猴桃的成熟期。

“如果当初留在北京,也许生活会不一样,但我觉得,回家更适合我一些”,张海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跑道,选对跑道,比跑得快更重要。

“我能做的,就是继续把眼下的事情做好,给大家贡献更甜的麻阳冰糖橙和更多的家乡特产”。

长按上图海报识别二维码,点击超链,参与讨论,分享你在前行路上的奋斗故事。

第3766期

摄影&撰文 | 杨抒怀

编辑 | 匡匡 夏天 统筹 | 周维 张伟

视频承制 | 笃秀文化

品牌特约 | 上汽斯柯达

出品 | 腾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