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红木雕刻30年 深圳雕刻大师方寸间上演“木”上真功夫

我用一把刀,就能赋予一块木头生命。——王国华

八骏图梳化、四季花梳化、百鸟梳化、花鸟屏风,走进深圳红木家具博物馆,很难不被眼前一件件名贵的家私吸引。这些价值不菲的红木家具,均与深圳红木雕刻师——王国华息息相关。

拥有近30年红木雕刻经验的他,出生在一个有浓厚“木”氛围的城市——浙江东阳。受家乡雕刻文化的熏陶,王国华从小就对木雕工艺心生向往。1995年的一次契机,19岁的王国华决定跟随师傅南下发展,如今已是深圳祥利工艺傢俬有限公司的雕刻技术主任。凭借精湛的雕刻手艺,他还多次获得行业红木雕刻大赛冠军、省市五一劳动奖章等殊荣。

六年学徒生涯

“我16岁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自己以后要做什么。”1992年,刚初中毕业的王国华拿一把刀、一块木头,开启了红木雕刻的学徒生涯。

刚开始学习雕刻,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几块边角料敲凿完,不到一个月,王国华的手上就磨出了很多水泡,手上也起了茧子,同龄的孩子大多会抱怨几句,但一个月后他看到自己花上整整一天雕刻出“树叶”时,他的眼神中却多了几分坚定。

在掌握了基本的雕刻工序后,木雕师傅就会让徒弟们拿块木头打粗胚,完成了再经由其细细雕琢,至于一个成品能做成什么程度却要靠自身的感悟。“雕刻这行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为了让雕刻成品更加生动逼真,一有空闲,王国华总喜欢跑到野外公园,仔细观察花草的纹理,并在现场一一描摹。

通过观摩成品来学习雕刻,学徒几个的进步程度自然不一。这期间,王国华亲眼看着不少同门陆续离开,他明白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一般人很难坚持下去。彼时节奏单一的学徒生活,在王国华看来,却为红木雕刻营造了绝佳的学习氛围。

尽管心无旁骛地学习,王国华的学徒生涯也并非一帆风顺,得知同龄人已经开始赚钱了,自己内心不免多了份煎熬和焦虑。“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不管走到哪里,你都要有碗饭吃。”父亲深知儿子的不安,希望他能真正沉得住气,把手艺学得更加精湛,日后成为行业里的领军人物。

被父亲一语中的,王国华在学习中更加努力用心。仅用三年的时间,王国华的进步让师傅赞赏有加。学徒第四年,王国华跟随师傅南下进入深圳一家私企业工作,凭借自己在雕刻上的进步,开始领到了生活补贴,雕刻手艺也得到了师傅的认可。

人与木互相成就

比起物质上满足,王国华更珍视师傅对自己技术的肯定。“我也逐渐在枯燥的雕刻工作中,慢慢找到快乐,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把这件事做到极致。”王国华笑言。

这些年来,正是王国华对红木雕刻尽善尽美的执着追求,令许多红木收藏家慕名而来。他们不仅钦点王国华操刀,甚至要求他在雕刻成品署上名字。“雕刻得鬼斧神工,成品历久弥新”,王国华复述起一位收藏家对自己说的话,言语中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从事红木雕刻近30年来,王国华带领团队创作参赛,荣获行业奖项无数。八骏图梳化、四季花梳化、百鸟梳化、花鸟屏风等其参与制作的艺术品,成为深圳红木家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在外人看来,王国华三个字已经成为深圳“雕刻”工艺的代名词,经他手的一块原木估价能翻数倍,高达上千万元。而对他而言,雕刻也早已成为其热爱的生活方式。

“我能用一把刀,赋予一块原木新的生命和价值,这大概就是雕刻的魅力所在。”在王国华眼中每一块木头都有自己的思想,只有因木制宜才能发挥原木最大的价值。比如雕刻一件作品,其实是与木头对话的过程,要研究他们的“想法”,构思他们的形态,找到适合他们的色彩使其相得益彰,是彼此成就的过程。

谈及红木雕刻这项非遗文化的发展,王国华颇感担忧,“现在的年轻人,生活条件好了,受到的外界干扰也多了,很少能真正潜心、耐得住寂寞去学。”尽管不少人认为,红木雕刻终将会走上工业化生产的道路。但在王国华看来,手工雕琢是机械流水线生产无法取代的,每件手工作品都注入了工匠的心血,具有独一无二的生命气息。

雕刻、大漆、榫卯……一件红木家具,方寸之间融合了多道中国传统技艺,各具特色的纹饰诉说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许,几千年后,人们透过这些遗留下来的纹饰也能对“古人”窥探一二。(图文/shinexu 陈梦琪 视频/阎梦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