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主变成制贩毒“股东” 四川旌阳警方破获3人团伙查获毒品30公斤

曾可嘉 封面新闻记者 王攀 王祥龙

邓兵(化名)原本是一名债主, 但到了约定的还款日期,借贷人却无力偿还,他只得找到担保人朱辉(化名)。无业的朱辉也拿不出钱。就在这时,朱辉向邓兵分享了一条赚大钱的“门路”——制贩毒。受到暴利诱惑,邓兵从债主变成“股东”。

有了启动资金后,有吸毒前科的朱辉便邀约曾经一起吸毒的李金勇(化名)共同制贩毒。3人一拍即合,一个制贩毒团伙就此形成。6月29日,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民警告诉封面新闻,目前,该团伙3人已悉数到案。

还不起钱 担保人向债主分享赚钱“门路”

2018年,有人找到在德阳市区某单位工作的邓兵(化名)借钱。为了能够顺利借到钱,该借款人还找来朋友朱辉(化名)帮他作担保。可到了该还款的时候,该借款人却拿不出钱偿还。随后,邓兵便找到担保人朱辉,让其偿还这笔债务。

“这个朱辉就是个无业人员,曾经还因为吸毒被公安机关处理过,他哪里有钱来还。”民警说。见邓兵态度强硬,朱辉一时难以脱身,便告诉邓兵一个赚钱的“门路”,希望以此抵消欠邓兵的债务。

民警说:“朱辉说的这个‘门路’就是制毒贩毒,但是由于他自己本身没有工作收入,就无法投入成本去做这件事。当时看到有资金的邓兵送上门,就主动把这个计划告诉了邓兵,并邀约他一起来干,承诺事成后让邓兵拿‘大头’。”

朱辉让邓兵只负责出钱,其余事情则都由他来办理。本来也想着赚钱的邓兵觉得此事有利可图,于是就与朱辉一拍即合,随后便转了7万元钱给朱辉作为“投资款”。

债主变“股东”3人制贩毒团伙废弃农房制毒

拿到钱后,朱辉便联系自己昔日一起吸毒的朋友李金勇(化名),将这个计划告诉了他,让他入伙一起干。

“这个李金勇是我们掌握的一名涉毒人员,有吸毒前科。由于他有一定文化水平,对制毒的工序进行过研究,有一定制毒能力。”民警说。

昔日毒友邀约,加上又可以赚钱,李金勇答应了朱辉的邀约,开始用朱辉提供的资金采购化学器皿、工具、原料等。与此同时,朱辉则在旌阳区柏隆镇为李金勇物色了一个偏僻的废弃农房作为制毒窝点。

一切就绪后,2019年8月,朱辉和李金勇就开始在窝点内制起毒来。当月23日,两人将制作好的冰毒半成品转移到李金勇家里,后经过李金勇加工成为成品冰毒。随后,朱辉和邓兵上门取货,从李金勇处分得冰毒600克,后朱辉找人贩卖后获利10万元。“这10万元里面,朱辉获利1万元,邓兵除拿回7万元本钱外,另外还拿了2万元作为利润分成。”

不收手还想二次制毒 人赃并获难逃制裁

初尝暴利后,2019年9月8日,朱辉再次与邓兵联系,二人准备筹划第二次制毒。商量好后,邓兵又拿出8万元本钱,朱辉则如法炮制,联系到李金勇前往柏隆镇的制毒窝点汇合。这一次,几人更加大胆,李金勇用买来的瓷桶满满制作了一大桶液态毒品疑似物。

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他们筹备第二次制毒之时,已经被此前摸排涉毒线索的民警盯上了。为了核实清楚情况,侦查员一直在对他们实施监控。

9月12日深夜,朱辉和李金勇在窝点制作好毒品后,随即将毒品和制毒工具、原料等转运至朱辉位于柏隆镇的家中暂时储藏。“我们基本全程掌握了他们的情况,核实了他们确实在进行制毒,当晚就组织警力开始布控,准备实施抓捕。”民警说。

当朱辉和李金勇将毒品藏好后,早已布控的民警突然出现,见民警赶到,朱辉和李金勇扔下东西开始逃跑。“朱辉被我们当场抓获,李金勇则趁乱逃脱了。”经过对朱辉家的搜查,民警现场查获液态毒品疑似物近30千克,冰毒0.45克,以及大量制毒工具、器皿、原料。连夜突审后,朱辉供诉出了同伙邓兵,9月13日,民警在德阳市区舟山街某居民小区将邓兵抓获。

负责制毒的李金勇被列为上网逃犯,民警持续对其行踪展开摸排调查。“这个李金勇是公安机关悬赏追捕的犯罪嫌疑人。”民警说。最终,在今年5月,侦查员掌握到李金勇暂住在位于旌阳区孝泉镇的一民房内。5月12日,民警将还在屋内悠闲弹着吉他的李金勇抓获。

目前,朱辉和邓兵因涉嫌制贩毒已被起诉,刚刚到案的李金勇因制造、贩卖毒品被依法批准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