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为王,阿里巴巴的教育野心

7月21日,钉钉正式上线了暑期安全教育新功能,老师可在钉钉班级群开通,涵盖暑期防溺水、健康上报、安全知识学习、安全打卡等内容模块,家校联动护航学生的暑期安全。上线首日全国已有50多万学生参与其中。

作者 / 惜墨

来源 / 教培行业观察(ID:eduguancha)

自2019年3月,钉钉未来校园承载起阿里巴巴的教育大业后,钉钉有关新闻就不时传出。从一星差评的舆论危机,到逐渐被接受后爆发,钉钉努力的背后是阿里巴巴对教育的野心。

截至2020年3月31日,钉钉的用户数超过3亿,疫情期间支持全国14万所学校、300万个班级、1.3亿学生的在线上课;有600万老师在钉钉上累计上课超过了6000万小时,累计批改超过了25亿份的作业。这是钉钉发力教育后一周岁的成绩单。

早期试水

很多人认为在线教育元年始于2013年,因为那一年,仿佛只要你有故事,就能拿下资本。

但教育不是电商,把线下店搬到线上就可以展示,可以交易。教育是个需要灵魂互动的复杂体,仅仅传授知识有教而无育。这也是为什么发展到今天,在线教育经历了无数次阵痛和迭代,如今依然刚刚开始。

也许是早就看到了这一点,阿里巴巴、腾讯等巨头并没有过早关注这个冉冉升起的新市场。

阿里巴巴最早在教育的布局,可能源于淘宝大学。

2013年,淘宝大学与阿里巴巴学院顺利完成业务整合,整装一新,将面向整个阿里巴巴集团及业内的网商群体提供更为专业、科学和系统化的培训。全力培养符合新商业文明需求的现代化电商人才。

不过,淘宝大学并不是纯线上教学,而是包括在线培训、现场授课和培训认证三位一体的教学模式。其主要目的,还是不断优化淘宝体系内成员,为了整个淘宝生态交易打地基。

在用钉钉布局教育之前,阿里巴巴包括云锋基金对教育方面的投资方面也显得很慎重。据公开资料统计,阿里巴巴在教育行业的投资,至今不超过十笔。在教育投资领域细分上,阿里巴巴更偏爱幼儿学前教育和英语这两个领域,分别投资了宝宝树、VIPKID、CC英语、兰迪少儿英语、TutorABC等企业,在K12领域,与好未来共同投资了作业盒子。

阿里巴巴的投资集中于中晚期项目,投资轮次多在C轮及C轮之后,投资金额大,最大的手笔是在2018年6月作为领投方投资5亿美元的D+轮融资。

不投则已,投就撒钱押注是阿里巴巴对教育投资的态度,谨慎而自信。

云锋基金教育投资列表 来源:烯牛数据

不像百度前期那样疯狂做产品,押注教育,也不像腾讯靠投资方式在教育行业广撒网,阿里巴巴更多聚焦在电商这一生态上。

直到此次疫情,将在线教育推上了风口之巅。新东方东方优播CEO朱宇曾说,此次疫情给在线教育公司至少省了上亿元的广告费,且让在线教育提前了变革的进程。

2020年仿佛才真正进入在线教育元年。

钉钉和淘宝承载的阿里巴巴教育野心

元年来临的前夜,阿里巴巴暴露出野心。

2019年3月,钉钉发布教育信息化产品“钉钉未来校园”,以 一套“校园数字化管理平台+校园智能硬件”的整体解决方案,面向中小学校提供服务。

在校园数字化管理平台方面,“钉钉未来校园”提供校园管理、教学教研、家校沟通、学生成长档案四个服务。校园智能硬件方面,针对校园安全、智能教室、家校共建等3个场景,提供人脸识别门禁、访客管理、学生入离校、云打印、无限投屏等服务。

钉钉5.0版本针对教育企业进行功能优化,推出“在线办公室”,提供文档空间,包含在线文档、知识库、钉盘等功能。此外,钉钉与支付宝宣布了教育版的“春雷计划”,推出普惠教育行业数字化的13项具体措施,将帮助全国5000所学校、1000家教培机构和100家教育局实现数字化建设。

2020年5月,钉钉春夏新品发布会上,推出5.1版本和钉钉“家校共育2.0”,围绕家校沟通,推出家长群、师生群等家校功能,另具体推出在线备课平台、在线教育平台和备课工具,以期为老师提效减负,将更多精力放在教研和关注学生成长上。

发布会上,钉钉正式宣布与学霸君达成战略合作,学霸君自主研发的智能在线练习产品入驻钉钉,共同推动智能化教育的发展与普及。

钉钉作为教育基础设施,爆红之后,阿里巴巴一改以往在教育领域的温吞试水,顺势推出针对中小学生课业问题的付费问答平台“帮帮答”APP,这一APP将与之前的钉钉的教研、教学、学生管理,到后面的作业完成形成闭环。也标志着阿里巴巴亲自下水摸鱼。

淘宝教育总监房卉林曾说过,“没有交易就搞不活教育”

2020年3月,淘宝平台教育事业部成立。6月22日,淘宝推出“1亿新生计划”,计划未来三年帮助超过 1000 家教培和知识付费机构获取 10 万名以上新生。这预示着阿里巴巴将启用其2.5亿日活的流量,让交易在这个盘子里转起来。这一计划也基于之前“猜你想买”到“猜你想学”大数据的把控。

用户可以通过淘宝、支付宝搜索“淘宝教育”直接进入精品课程集合页,也可以通过支付宝蚂蚁积分兑换教育类课程。目前,淘宝上已有新东方、好未来、VIPKID、厚大教育等数万家机构,涵盖兴趣、考证、亲子、运营、设计等300万门课程,包括视频课、直播课、短视频三种形态。

淘宝表示,2020年前五个月,教育培训类商品的需求和供给均出现激增,教育产品在淘宝上的搜索量接近翻番,入驻教育机构数增加5000家,相当于每月有一千家机构来淘宝开课办学。

我认为淘宝教育才是阿里巴巴在教育上的最终目的,而钉钉就是阿里巴巴帮助教育机构实现在线教学所提供的底层基础设施。毕竟,“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已经融入到了每一个阿里人的血液,这是基因,很难撼动。

结尾

2020年以来,在线教育走过了慕课模式、淌过了O2O模式,1对1模式,度过了2019年火起来的在线大班模式,迎接着即将要火起来的在线小班模式。在线教育持续革新着,也通过技术手段,在无限接近教育本质。

没有一种教育方式是完美的,所以当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时,巨头们蜂拥而入。

2020年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给全员信中表示,接下来关注的三大重点之一,就是教育。近几年,字节跳动、包括旗下抖音在教育方面可谓是心血满满,不仅连续推出了gogokid、AIkid、汤圆英语、开言英语、呱呱龙少儿英语等产品,还在抖音上为教育品牌和网红们提供流量特殊关照,力图在抖音里打一个教育新生态。“持续加大投入,甚至3年内不考虑盈利。”这是字节跳动对教育的态度。

据公开消息,疫情期间腾讯服务了全国30多个省份的教育主管部门,超过3000家线下职业教育机构在腾讯课堂报名转线上,服务学生人数超过1亿。腾讯针对不同区域不同人群,打造了一整套包括在线直播、在线点播、课堂互动、教育教学管理的全域在线学习平台。利用其巨大的流量优势以及底层技术基因,腾讯在教育TO B领域潜力巨大。

而阿里巴巴优势也非常明显。论流量,2亿日活也是相当给力,而且一般淘宝用户与家庭消费决策者为同一人,用户画像更为精准,产生交易可能性更大。如今,钉钉甚至走出国门,在日本等国家,帮助提供线上学习、作业发布、学生管理等工具。按照这样的节奏,也许不久的将来,在国际板的淘宝上,教育产品的交易要搞起来了。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