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被贴“烧钱”标签,蔚来没有得到尊重

做CEO难,做中国新造车的CEO难上加难。

被尊称为“出行教父”的李斌,起初拿着1块钱的年薪。后来秦力洪觉得这样不行,违反劳动法,决定按上海最低工资标准将李斌的月薪定在2500块钱左右。

几年以后,到了孩子上学的年龄。李斌发现自己的工资根本开不出收入证明。

董事会又专门给李斌“加薪”,起码保证他的收入足以支持小孩进入一个上海中产阶级的小学。

“我们做这些事情其实并不希望别人怎么高看我们,没有必要,我们是证明给自己看。”李斌耸耸肩,笑道。

造车以来,李斌没少经历误解。直到第三款车EC6上市的当下,他开始释怀,时间长了自然就对了。

如今蔚来的用户也变得没那么在乎“屁股”后面“江淮汽车”这几个字。“两年前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说要让时间去证明创新的价值,蔚来不会做投机取巧的事。”

站在2020年第一个A级车展的节点上,蔚来内心有激情,有憧憬,也有一些委屈。

(以下内容来源于李斌,秦力洪访谈速记)

误解

2015年至今,蔚来经历过很多,但我们坚持的东西其实没有变。

比如说换电,制造模式,高端打法,用户体验等等。

在成立蔚来之前,我做了十几年的汽车网站,可以说是跟着中国汽车产业一起成长起来的;又从2000年跟随互联网行业共同成长。我绝不是以一个地产商或者是投资人的身份冲进汽车行业,我花了三年时间把造车的逻辑想清楚,抓住汽车行业用户服务模式变革的机会。

可两年以来,外界始终对我们有误解:

“江淮造的还卖几十万,是不是疯了?”

“工厂号称比保时捷的好?”

蔚来2016年盖的工厂,和人家70年代的比,最起码硬件肯定要比保时捷的好。

我认为大家对我们的误解来自于:

第一,我们卖四五十万的车,各方面用户的要求肯定不能跟10万的车去比。

第二,我们是一个全新的品牌,上量肯定有一个过程。比如换电站,去年还觉得没多少单,今天可能就要排队了;保有用户持续增加,现在已经是2018年的5倍了。

往后看,我们还是会坚持这些东西,但也不希望被贴上更多的标签。蔚来从没有给自己做更高的设定,比如试图代表中国新一代的汽车企业,在全球市场塑造影响力。这件事以前没有人做到,在今天全球变得越来越对立的情况下,我们要想做到其实难度更大。

我们要持续努力的事还有很多。包括下一代真正领先的自动驾驶技术,是否能找到一条可行的商业模式,能够让它变成正向的循环。当然还有运营企业的理念,怎么能够保持初心,维持一贯的高使命感……有很多创新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去做。

烧钱

如果我们有机会把历史翻过来重新来过,毫无疑问我们可以更省钱,这中间的试错和摸索的成本是免不了的。

可是,中国汽车行业一共烧了多少钱,谁烧出一个高端品牌来了?

蔚来的尝试应该得到合理的尊重。之所以会被贴上“烧钱”这样的标签,我觉得是大家可能没有那么了解蔚来。

我们的财报数据非常透明,大家可以看到用户成本呈几何级指数的下降。举个例子,大家在上大学之前受教育的过程中都花了很多钱,在你终于上班的第二个月,父母就开始给你算账:“上学花了几十万,怎么一个月就挣五千?”

蔚来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场景。

我们都是真金白银投钱进去的,公司前期资金主要花在研发和用户服务上。市值小3000亿美金的特斯拉,每年投入20-30亿美金的研发费用。蔚来只用了几十亿人民币,就要去跟人家掰手腕。

哪怕是华为,从2004年开始搞芯片,同样需要持续投入才能产出成果。

大家总爱拿特斯拉和蔚来对比。特斯拉研发一块芯片花了几亿美金,你要求蔚来不花钱就把芯片搞出来,还得比特斯拉的更好?这个我们做不到。

服务也是一样的道理。售价四五十万的豪华车,你要求蔚来卖得要比奔驰多,服务要比奔驰好,却只能花BBA几分之一的投入?臣妾同样做不到。

蔚来用特斯拉四分之一的投入去跟他打,你应该给我点赞;

你让我用四十分之一的钱去跟他打,我做不到。

蔚来现在能做到的是,没有一家传统汽车公司因为知识产权问题跟我闹上法院。我们当年因为一个门把手,特地去给路虎付专利费,把人家都惊呆了——蔚来就是这样一个公司。

高价

今天EC6发布售价,补贴前36.8万起步,仍旧有不少人觉得定价偏高。

毫无疑问,EC6和Model Y是直接竞争的,这没必要遮遮掩掩。当年CBS《60分钟》节目采访了我,马斯克就发了一个照片说“peace was never an option”。我们向来都是温和的,蔚来更喜欢说:既是对手又是队友。

我们在做定价的时候肯定要去考虑一个比较长期的竞争的策略,我也想提醒大家在对比的时候从以下三个点出发:

第一,蔚来所有的车都是双电机,而Model Y和Model3都是单电机。我个人不认为电动车应该做单电机,电动车应该充分利用电机的优势,特斯拉的价格低有可能因为是单电机的车型。

第二,我们是可换电的,支持车电分离的。大家也知道我们近期会推出BaaS电池租用服务的方案,行业主管部门也是非常支持换电的路线。

这对我们来说,相当于高考时有一块“奥赛金牌”的加持。

车电分离以后意味着不含电池的车,首付和月供能按照更低的价格来计算,这对于用户来说,其实购买成本也有了很大的降低。

第三,我们享受补贴。30万以上的车只有换电车型能够拿到国家的补贴。就拿EC6来讲,个人买差不多能拿到1.8万的国补,所以这也是优势。

从公司层面来看,我们希望二季度毛利率转正。

主要还是从销量上下功夫,汽车行业也没什么别的诀窍。量上来以后,供应链的合作伙伴有动力了,也能分摊空间降低生产成本。所以我们先把价位定准,然后通过规模扩张、效率提升,把毛利率做上去。

有一个数据非常有意思。我们汽车产品的平均售价在往上涨,二季度的平均开票价格比预计的高2万块。ES8平均在54万左右,ES6平均在41-42万。整个二季度平均在45万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的这个数字是30万左右。

而汽车行业5万块钱就能隔开一个细分市场。

我一直相信,一台车要想卖这么多钱,就要保证在这个价格区间里你的性价比最高,服务最好,品质最好。

你们开油车的一定要赶紧卖了换电车,预算40万左右的肯定买蔚来。这是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