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爱心妈妈”:帮助700余名听障儿童重获新“声”

清晨,康复中心大教室里,孩子们稚嫩的童声并不清晰。读毕,台前的“伍妈妈”笑着朝他们竖起了大拇指,大声夸赞:“真棒!”伍雪玲是700多个康复成功的听障儿童的“伍妈妈”,她也曾是一名听障儿童的妈妈。自从2010年开办康复中心,伍雪玲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聋儿。

用爱呵护 帮助女儿开口说话

有一些孩子,从睁开眼的那一刻起,上天就为他们按下了静音键,从此活在无声的世界里。伍雪玲的女儿晴晴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一岁时,晴晴被诊断为极重度神经性耳聋,“听到医生下诊断的那一刻,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痛苦过后,一份不甘唤醒了她,伍雪玲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晴晴开口说话。于是,她辞去工作,每天带着孩子东奔西走,四处寻医问药。

晴晴2岁时,在一家基金会的资助下,做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一个月后,耳蜗开机的瞬间,晴晴嚎啕大哭,伍雪玲知道,这是孩子第一次听到了这个世界的声音。然而,从听到声音到开口说话却是一段艰苦而漫长的过程,为了让晴晴早日发出声音,伍雪玲报名参加了各种康复训练课程,每天一大早就抱着晴晴去康复中心,晚上还会在家自教。功夫不负有心人,植入耳蜗的两个月后,晴晴终于喊出了一声“妈妈”,伍雪玲喜极而泣。

在伍雪玲耐心地指导下,晴晴的语言能力在五六岁时,恢复了正常。从无法发出一个音节到现在顺利考上大学,晴晴的学习、生活全部都有母亲伍雪玲的陪伴,这中间历尽的艰辛是旁人无法想象的。伍雪玲从来没有怨言,她说,“守护晴晴是我一辈子的职责,这是一个母亲会做的,为了孩子一切都值得,只是坚持走的路比别人长一点罢了。”

开办康复中心 让更多孩子告别无声世界

晴晴的成功,让一些饱受痛苦的听障儿家长看到了希望,他们把自己的孩子交到伍雪玲手上,希望她能把自己女儿的成功经验也复制到他们的孩子身上,伍雪玲就此走上了专职语言康复师的人生路。然而,最开始的四年时间里,这条路却走得坎坎坷坷——狭小的房间内,她和孩子们每天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枯燥的康复训练,看不到希望,“言语康复训练,最开始往往不见成效,这会让很多康复师失去耐心。”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女儿晴晴的鼓励都会让伍雪玲重拾信心,“晴晴很懂事,每天下课回家,会主动帮我照顾比她小的弟弟妹妹,热心地教他们学发音。”

“虽然他们一开始不能和我交流,但我愿意用其他方式读懂他们的世界,在我眼里他们都是最可爱的孩子。”伍雪玲动情地说。她给教过的每个孩子都配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记载着他们每天的进步。慢慢地,这些孩子都开始开口说话了,“当他们开口叫我‘妈妈’时,让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2010年,为了帮助更多的听障儿童恢复听力,伍雪玲决定成立一家专业的康复中心。她卖掉了自己在深圳的唯一房产,在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下,在罗湖注册成立了晴晴言语康复中心。中心成立不久,就来了一位特殊的听障儿彬彬。一般而言,年纪越小,康复的几率越大,而彬彬来到康复中心时已经7岁了,他甚至无法完整地表达一句话。虽然错过了最佳的康复治疗期,伍雪玲并没有放弃彬彬,她为彬彬重新调整了训练时间,甚至连课间也不放过。刻苦而系统的康复训练,让彬彬只用了八个月就奇迹般地恢复了语言能力。“彬彬后来就进入小学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学习了,还成为深圳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式的拉丁舞领舞!”提及这个学生,伍雪玲满是自豪。

二十年来,倾听孩子们的无声世界,伍雪玲乐此不疲,“其实只要用心去发现,这些孩子都有闪光点,他们的动手能力、观察能力都很强。”在她的帮助下,已有700余名听障儿童重获听力,她一遍又一遍地和孩子们重复着人类最本能的词汇“妈妈”……“我觉得自己好幸运,听到了这么多孩子喊出人生第一句‘妈妈’!”

如今,伍雪玲还承担了许多社会职责,作为深圳市人大代表,她一直在为听障儿童和残障人士的权益发声,并建议客观对待民办特教老师的地位和待遇。除此之外,她还关注社会民生的方方面面,所提建议涉及改善交通、生态环保等。一路走来,伍雪玲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总能遇到好心人。在他们的帮助下,她感受到社会各界奉献的爱心,“这让我更坚定有义务、有责任用自己积累的经验和影响力去帮助更多的人,让听障儿童脱离无声的痛苦,重返有声世界。”

(图文/阿嘘 视频/万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