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蓥石汽车倒下:融资不到位就给资方讲故事,合作以说服对方为目的

本文由新基建出行圈与腾讯新闻、腾讯汽车联合出品,首发腾讯新闻,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句唱词用于现今形容部分造车新势力再合适不过。2015年前后,超百家造车新势力成立。2020年,除了少数头部几家,绝大多数新势力都造不出来一辆真正可以上路的汽车,纷纷倒闭,颇有一地鸡毛之感。资本热潮时,新势力纷纷兴起;潮水退去,新势力则多数覆灭。当下国家力推的“新基建”虽然打开了汽车产业想象空间,但是回顾过往造车新势力的兴衰或许能给这场风口些许警示。因此,《新基建出行圈》将邀请多位造车新势力的内部人士,试图还原这场造车新势力覆灭的历程。

以下是亲历者——蓥石汽车工程师讲述。

我从蓥石汽车出来两年4个月。而距离蓥石彻底从新造车赛道离场,也有一年半以上了的时间了。

2009年成立的蓥石汽车,原本是以提供汽车造型业务为主的设计咨询公司,设计团队还拥有着欧洲血统。

大约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蓥石汽车开始走上扩张和转型之路,将业务范围拓展到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2016年初,蓥石高薪挖来大量来自泛亚的研发人员,也大量招聘了汽车制造产业链上的其他人才,我也是这个时期加入的蓥石团队。

时间到了到2017年的6月,蓥石第一款新能源电动车——与北汽昌河合作的北极星X5 EV在昌河工厂下线。这款车型是蓥石A轮融资15亿元人民币的产物,采取基于昌河车厂的既有平台进行电动化改造,并采用代工合作的生产模式进行制造。在这个项目中,车还是用了北汽昌河的标识,蓥石的角色在于主导产品的设计、开发和标定、验证,并制定制造工艺标准。最终官宣的产品续航里程有155公里和255公里两个版本。

此时的蓥石汽车,据称已经完成B轮融资的百亿级资金,并主要用于规划增程式电动车全新技术开发以及其他前瞻性研究,同时也开始筹划C轮融资,针对的是未来新车型设计开发、技术研发和集团建设发展等技术性储备。

在C轮融资的产品规划中,蓥石的造车计划延伸到了SUV、MPV领域,到2025年,蓥石所规划的全新车型将有10款之多。而作为临时方案的北汽昌河代工模式并不能真正显示此时蓥石的造车野心,花30亿元去打造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基地为自己所用,在这时被提上了战略日程。

2017年12月底,蓥石汽车的第二款车型的工程样车下线。这款两门两座的微型电动车,属于蓥石汽车自主研发的项目,并计划配上蓥石自己的标识。随后的2018年2月,这款车型还在牙克石进行了整车冬季耐久试验。故事到这里看起来进展还不错。

但在这之后,团队内的项目工作就渐渐停滞,包括新车的后续开发,已经量产车型北斗星X5的销售工作等,均止步不前。

而公司内部的传出因为资金迟迟没有到位的消息,是导致所有的项目工作无法正常进行的重要原因。时间转眼到2018年8月,期间离职潮一直在持续,留下来的人无事可做,本以为多等等能迎来项目的好消息,但令人遗憾的是,最终等来的却是HR的“工资延迟发放通告”,故事的后续就是朋友圈看到公司原址的字牌被拆,公司资产被卖的图片。

回过头来看,蓥石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团队。基本都是从泛亚出来的成熟工程师,对开发流程、职责分工、行业经验都有高度的共识和认知。所以当时的业界内部对蓥石有“小泛亚”之称。

所谓共识,就是A认为自己需要做什么,并交付给B;B也同意A应该交付给自己的东西,并且知道自己能用A的交付物去做下游的事儿。这种共识其实在初创公司中非常难得。因为OEM企业的本质是做一个大项目,如果有共识,能大大降低项目沟通成本。初创企业的新员工,往往来自不同车企,并带着自己的一套成熟、曾经可行的经验加入。

但令人遗憾的是,结果就是曾经的“行得通”,导致在新公司项目上的磨合十分费劲,合作的第一步从“了解需求”变成“说服对方”。直到双方均说服不了彼此,无奈之下才开始重新“了解需求”,中间自然浪费了时间和感情。

这样的沟通问题,在“小泛亚”蓥石基本不存在,流程的落地建设从一开始就比较顺利。可能对已经成熟运作项目的企业而言,流程建设这事儿的重要性并不明显。但是对要运作大型项目的初创企业,这件事则显得尤为重要。

尤其是对OEM研究院最重要的流程:整车开发流程这一阶段,蓥石几乎照搬了泛亚的组织架构和岗位设置,当然也照搬了泛亚的开发流程,并大大压缩了开发所需时间。对于配合完好的蓥石开发团队而言,这种模式其实不算激进,尤其是跟其他造车新势力相较之下。

流程对于项目类型的定义(年度改款or全新研发等)、阀点设置、阀点交付物、过阀要求,甚至小节点,团队上下都得一致认可。对于这个成熟度,如果没有直观概念,可以对比蓥石之后,我所经历过的其他团队建立整车开发流程的过程。

从流程提出编制开始,到最终发布,整整用了1年半的时间;一级交付物清单的发布是在流程发布之后一年的时间才得以最终定义完整;但即便这样,流程中定义时间节点实际还存在各种问题,以至于对项目无法达成实际指导效果。

所以团队上下的这种“共识“,无形中给建立之初的蓥石注入一针强心剂。2016年,公司全体都对蓥石的未来充满信心,均认为有了成熟的团队,只要有匹配的资源,完全可以照搬通用的成功,至少能搬个八九不离十,即使那时的工厂还不属于蓥石自己。

这种信心的持续,从2016年一直持续到2017年初。在北极星X5项目研发中后期,开始与昌河远距离合作造车,但流程和配合上逐渐开始暴露出问题。除了配合上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还是A轮的钱在这一阶段已经烧完,项目上不断出现的资金短缺成为了让士气疲软的重大原因。

而从泛亚出来的工程师们以前对接的是通用的军事化管理工厂,并拥有财大气粗的预算,他们需要做的只是追求研发时的精益求精,然后持续改进。所以这样一对比,人心自然开始动摇,泛亚出身的工程师们纷纷怀念起老东家的各种好处,项目因为资金问题也一度陷入停滞不前的困境。

但在2017年中,蓥石高层加盟了最重要的一人——高卫民。他的简历不用多说,了解的人都知道他是泛亚工程师心中的技术派大神。所以这时的蓥石有了成熟的团队,和最有资格的领导,简直比泛亚还要泛亚。值得一提的是,与高总一起到来的,还有B轮的融资。

但比较遗憾的是,后面发生的一切还是说明当时的自信其实还是想多了。蓥石的问题在于除了团队,基本上没有别的资源。

没钱,是新势力造车的通病。虽然在对外的官宣中,蓥石号称B轮投资已落实百亿级的资金规模,但事实上,这笔资金并没有一步到位。北极星靠B轮投资完成下线,但之后投资方一直在换,一茬又一茬,基层员工无法知道准确的资方消息,等来的永远是:“下周董事会开完就会有结论”的话术。“下周董事会”没有开完,几乎成了一个梗。而结果当然一目了然,这个董事会,永远没有到来。

历史工商信息显示,在2016年-2017年之间,也就是造北极星X5时期,蓥石汽车的股东方经历了多次变更,包括宁波华众控股有限公司、大丰创业投资、拉萨创金投资、西藏圣方投资等多家投资公司和4位自然人股东均先后退出了蓥石汽车。

而到了2018年的下半年(倒闭之前不久),蓥石汽车的主要股东只剩下西藏惠科投资有限公司,吉龙摩德汽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一位自然人朱磊。股东的频繁变更,直接带给了团队不断挫伤士气的影响。

融资不到位,资金短缺直接导致了所有的方案都变成了”纸上谈兵“。比如建工厂的事儿,一会儿在湖北大冶,一会儿在考察江苏,一会儿与安徽谈合作;一会儿要买夏利,一会儿又准备收购北汽昌河——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应该都是给资方讲的故事而已。

从泛亚出来的工程师们,相对还是心思纯粹的,觉得只要埋头苦干,干好自己负责的活儿就行,即使高层多次出尔反尔,工程师还是有”只要车做出来就万事大吉“的信心。但等车出来之后,大家才发现后续的工作因为没有钱,完全无法正常开展。

已造好的车为了赶上政策加班加点上好牌照,然后,就再也没有了“然后”。2018年8月1日,高总正式入职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担任集团总工程师。蓥石的故事至此再也掀不起波澜, 并在2个月之后,黯然离场。

最初作为一家汽车设计造型公司的蓥石,原本业务经营得相当不错。可能有人以为,即使尝试造车不成功,也可以退回去继续做设计造型的业务不是吗?

但市场却不这样想。当你all in 的时候,也就是没有了回头的可能。“蓥石”的“蓥”带一个金字,在2017年底的年会上,时任蓥石汽车董事长兼CEO的高卫民发表了一场特别鼓舞人心的高水平演讲。当时令我们这些普通员工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件事是,高总说自己还有两年退休,他希望在蓥石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完美的句点。

演讲中还提到,蓥石公司这个名字的含义是“炼石成金”,当时高总入职不久,正是士气重新恢复高涨的时候,大家都为高总的演讲激动不已。但谁都未曾想到,在极其艰难的创业路上,并不是每一块石都可以炼成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