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的游戏味儿,离不开这剂“漫威标配”

当2008年和2019年两个世界的年轻人通过游戏里的战火纷飞相见,2020年播出的网剧《穿越火线》也让这款游戏的十年老玩家有了“时空穿梭”之感。

2008年,游戏《穿越火线》(下简称“CF”)在中国有了第一批玩家。2019年,这款游戏入选WCG2019电子竞技大赛正式比赛项目。

明确地将两个对老玩家有纪念意义的时间点融进故事中,《穿越火线》也释放出一个信号:电竞游戏在这部剧集中,远远不仅是一个叙事背景。

从第零集先导片中肖枫(鹿晗 饰)与路小北(吴磊 饰)在几乎完全还原的游戏场景——“运输船”里相遇时,《穿越火线》以一种超出预期的惊艳感成为这个暑期档的一员猛将。

带着一点好奇,拉到片尾的演职人员名单,我们发现了一个相对陌生的工种——“动作预览”。

“动作预览其实是一道工作流程。现在基本上是好莱坞动作电影的标配了。”《穿越火线》的动作预览导演孙诺( Sunny Sun)介绍道,“其实就是在拍摄之前,先由动作团队将所有动作戏的镜头拍摄或模拟出来,在导演点头之后,在现场就照着这些镜头来拍。”

孙诺自己在洛杉矶有一支团队:87Eleven。他们专为好莱坞电影设计动作,像《极速追杀》系列 、《死侍2》、《速度与激情》等,都出自他们之手。

当导演许宏宇找到孙诺谈这部《穿越火线》时,他还有些奇怪,“找我可能会很贵啊。”孙诺笑道。

许宏宇告诉孙诺,自己就是想按照电影的级别去拍《穿越火线》。这个愿望,让孙诺和许宏宇一拍即合。

动作戏的设计,从剧本就要开始 

做“动作预览”,难在周期、流程与成本。《穿越火线》中有300多场武戏,光是前期筹备和设计就花了4个月。

孙诺和动作团队在剧本阶段便加入,当时剧本大概完成了80%左右,足够动作组进行消化。他们首先需要读剧本,为不同的场面划分不同的优先级,难度大的先设计。

“每一个大的‘战役’,呈现出来的效果是什么,每一个人的情绪又需要怎么表现。我们会按照剧本里写的先进行细分。”

由于许宏宇本人希望能通过动作场面更深刻地挖掘人物的内心情感,动作团队在设计动作时,也必须考虑到人物的心理状态。

就像肖枫一行人从网瘾治疗中心救出常沙(宋家腾 饰)后,孙诺为常沙设计的第一场比赛里就有两个“名场面”:脚趾扣扳机、胯下开枪。

虽然有炫技的成分在,这两个动作也很“不CF”,与此同时,却也“很常沙”。

常沙是个有点“中二”,有点叛逆的角色,在网瘾治疗中心遭受的多次虐待,也必然让其更加神经质。

“我们从这一点上进行的延伸,他拿枪,开枪,肯定都要跟别人不一样。”孙诺道,“这又是他的出场,你怎么让观众记住他,又能和后期有对比,体现他的成长,我们出了好几种方案以后,给他设计了这一段‘胯下开枪’。”

前期工作并不容易,剧本对于动作的部分并没有太细致的描述,往往一带而过。“我们更多的是依据这个场景里的人物关系、环境和心境,去进行延伸的设计。”孙诺道。

在前期筹备阶段,孙诺和许宏宇之间必须保持紧密的联系,孙诺不断地向许宏宇阐述自己的方案,许宏宇也需要迅速给孙诺反馈。“导演一旦签单,我们就会开始‘拍摄’。”

动作预览期间的“拍摄”有两种:一种通过3D建模,动作捕捉;一种则由武行出演主要角色。而针对《穿越火线》的剧本,以及整体打斗的风格,孙诺选择的是第二种。

“预拍里面有表演,有对角色的动作设计,也有在场景之间详细的调度。动作、镜头、机位、声效和特效,导演在开机之前就能一目了然。”

真人演员做不到的部分,则辅以专业的分镜头画师,以绘画的方式,来阐述这一场动作戏。

这一套流程走下来,到了正式开拍的时候,导演只需要在现场按照动作预览的方案,对武戏场景逐个进行还原,并且一边拍摄,一边剪辑,就能更快地进行调整。

“导演可以很清晰地知道怎么调度,演员可以直接看到他要做什么动作,所有人的分工都一目了然,操作起来也更有效率。”孙诺道。

演员与武行动作对照

将好莱坞的电影经验投射在一部中国网剧上,引入一套新的工作流程,增加三个月的筹备期这让孙诺既忐忑又兴奋。“结果我还是满意的。”他笑道,“导演很开心,制片人也很开心。”

还原游戏,不仅要质感更要有紧张感 

同为CF玩家,孙诺自然希望能让老玩家们在看剧的同时,能有更多的代入感。

“游戏本身就很有意思,这里面不仅有个人的表现,还有互相协作,团队之间的战术,我都采纳了很多。”

对于动作组来说,对游戏的还原是个挑战。比如怎么调整摄影机的大小,安在头盔上,才能方便演员带着头盔拍戏,以达到游戏中以玩家第一视角展开的效果。

而不管是在深圳实景搭建的三套游戏场地,还是特地将一位游戏大神请到现场担任顾问,对于游戏质感的还原,无疑是这部网剧在场面和动作设计上的重头戏。

为了让观众能相信化身玩家的演员们是真的训练有素的军人,孙诺还特地请来了专业的军人来指导演员的动作。

“其实在游戏部分,最难还原的是那种紧张感。”孙诺道,“玩家有紧张感,观众甚至会比玩家更紧张。这一点其实跟实拍动作是很接近的,只不过剧里是把对游戏的紧张感转移到演员身上。”

两年前,许宏宇和孙诺在南京看了一场CF的比赛。大屏幕在中央,两边是两个战队,场下是将近2000名观众。

第一次亲身体验这种高压下的紧张感,这让孙诺灵光一闪:“怎么把这种真实的东西给带进来,就得通过演员高度地还原动作,才能让观众相信他们在争取,他们在奋斗,观众也才能有那种真实感。”

第零集肖枫与路小北初次见面的思路,就是被这种“紧张感”触发。孙诺清楚地知道,一切动作戏的设计,都是在塑造两个人物之间的人物关系。

因此,这场亮相的戏,更需要去展现两个人物不同的风格,他们的碰撞,他们如何将对方逼入绝境,再如何绝境重生。

“这种心路历程要是观众能感受到,那种在看游戏实况的紧张感就有了。”孙诺道。

观众看着自然,就是我们的工作做到位了 

在《穿越火线》之前,孙诺也和国内的朋友聊过几次合作,但大多无疾而终。毕竟“动作预览”在国内影视市场里还是个新概念,接受度也不高。

比起动作预览,国内的武戏拍摄更依赖于现场套拍。在孙诺看来,过于依赖动作指导的“手艺”,会给制片方带来不小的压力。

“如果前期有一个工业化的流程,首先不至于现场套出来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再来万一有其他问题,我们也能有各种预案。”

据孙诺介绍,在好莱坞的工业体系里,动作、美术、服装、道具这些技术部门在开拍前三个月进行筹备已是“标配”,有的大制作甚至需要六个月到一年时间。

“他们会分得非常非常细,到拍的时候,每个部门都是高度的统一。比如今天要拍25个镜头,绝对是25个镜头的内容一览无遗。”好莱坞的严格同样体现在对技术人员的要求上,“你要是掉链子,你在业内的口碑一下就塌了。”

孙诺想要带进《穿越火线》剧组的,不仅是“动作预览”这种方法,更是一种追求效率的思路。

比起超级英雄保卫地球,或者飞车追逐炸车炸桥的场面,《穿越火线》中接地气的打斗和枪战其实并不是孙诺的专长。因此,他只能针对性地去做每一场的动作设计,并按照设计来安排预算。

动作预览视频

在好莱坞工作多年,孙诺也希望能让更多有追求的中国影视人知道,其实把动作场面做到好莱坞水准并不难,不过是需要更细致的工业流程,与更专业的技术人员,以及更充足的准备时间。

因此,对于此次与他合作的导演许宏宇,总编剧徐速与制片人张萌,孙诺十分感激。

好莱坞电影和中国网剧,体裁的不同对于孙诺的工作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不过是依照不同的周期和预算,选择不同的技术。

“《穿越火线》不是《拯救大兵瑞恩》,也就没有必要去利用更高端的技术,现有的预算里,把演员的动作调到极致,把故事做到极致。”

都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对于孙诺来说,观众能看个热闹,正是对他的认可。

“当技术人员没能帮助导演合理和仔细去还原一场戏,观众就会发现这里不接戏,或者这个动作根本不对。一旦让观众有了这样的判断,他们就不能跟着故事再继续走了。”孙诺道,“观众看得自然,就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到位了。”

【文/一树】

The End

责编|千千 主编|杨文山 监制|李星文

号外!公众号又改版了!(让运营想哭的那种)

简单来说就是不按时间顺序分发,而是根据用户和公众号的“亲密度”选择性地推送。

如果你近期在信息流里没有看到「影艺独舌」,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发文,而是你好久都没有留下看我们的痕迹了(难过.JPG)

为了以后能准时相约,摊牌吧!让微信知道我们的亲密关系!将「影艺独舌」设为*星标*,并且一键四连(点赞、在看、分享、留言),你的喜爱和支持,是我们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