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歌手凭啥不配玩摇滚?

《乐队的夏天2》用3期6集节目记录了第一轮的晋级赛。

备受瞩目的乐队里,深受网友喜爱的五条人成功复活,被乐评人嘲“油腻”的水木年华未获得复活赛资格只能离席,刘忻担任主唱的“遗忘俱乐部”低空飞过,成为选秀歌手组建的三支乐队里唯一的晋级者。

五条人第一次登上舞台,便凭借梗多、独特的段子手气质和任性潇洒、没有被岁月磨平棱角的个性,获得了众多年轻人的喜爱。第二次上台是复活赛,他们又凭借即兴创作能力俘获了现场观众和乐迷。

自信松弛、随心所欲、有趣、有才华——五条人活似乎成了大家最喜欢的中年人的样子。

在以鄙视链来建立区隔为特色的“滚圈”文化中,五条人就是处在顶端的那一类。而鄙视链底端则是过气的水木年华,以及选秀歌手组成的乐队。

水木年华的问题在于,他们曾经火爆到成了流行团体的地步,然而只有一首大众熟悉的代表作。在《乐队的夏天2》里,他们演唱的歌曲《青春再见》又过于老派,在词曲方面都无新意。他们被嘲“油腻”有些过分,但被淘汰算是情理之中。

而刘忻、白举纲、蔡维泽不被专业乐迷待见的原罪,似乎就是选秀出身。

刘忻的乐队晋级后,被淘汰的乐队说了一句“江湖没有了规则,丛林没有了法则”,来表达不满。

白举纲的乐队表演完成后,则引发了更大的争议。20位专业乐评人里只有一个人给他们投了票。没投票的乐评人,没有说他们的表演哪里不好,而是用“他太好孩子了”“他没有经历过地下音乐”来否定、劝退他们。

不管这次的争议是不是节目组刻意制造的,其实选秀出身的歌手,在参加乐队、说唱、街舞等以亚文化为主打的综艺节目时,都或多或少遭遇过“歧视”。类似的现象一直存在,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其他节目暂时不论,参加《乐队的夏天2》的刘忻、白举纲、蔡维泽,都是已成名的艺人,都是个人发展可能会更好的歌手。

刘忻拒绝了《乘风破浪的姐姐》来这个节目,白举纲不顾公司反对,一边争取一边自作主张来参加节目,这不就是用行动证明自己未被市场规则驯服吗?

大家喜欢五条人的原因之一,不也是喜欢看他们活出真我的样子吗?

或许被淘汰的白举纲乐队和蔡维泽乐队,创作实力和舞台表现力确实不如晋级的乐队。但是像对其他被淘汰的乐队那样公平视之即可,没必要用偏见打击和嘲讽他们的乐队之路。

就像大张伟在节目中说的那样,现代人敢“自以为是”太难了。所以那些跳出舒适圈的人,不是更应该受到鼓励吗?

看一下隔壁《乘风破浪的姐姐》,就知道坚持自己有多难了。从拒绝被定义、打破刻板印象的30+姐姐,到适应规则、向20+女团审美看齐的姐姐,只用了两次公演的时间。

很多女性观众一开始喜欢《乘风破浪的姐姐》,是出于对姐姐们展现女性力量的期待,也是对姐姐们的丰富、独立、敢于向规则说不的崇拜。

然而,前两次公演让姐姐们感受到了被淘汰的可怕,也让她们摸清了现场500位观众的喜好。于是在第三次公演分组选歌时,所有人都想选容易搞氛围、打动观众的快歌,而不想选有风险的慢歌。

节目伊始口口声声说来玩的宁静,为了团队能赢,放弃了关系好的郑希怡,选择了女团出身实力强的王霏霏。宁静认真了,在乎输赢了,有团队精神了,被节目组成功“改造”了。

姐姐们初来乍到时锋芒毕露,有自己的个性和想法。节目组也趁机营造了“姐姐不好惹”的假象。然而随着节目播出,我们才发现,规则制定者是节目组,占据主动权的并不是姐姐。

黄圣依曾在个人直播中说过,“我们挺听话的,(节目组)说什么还是按着那个做的。就怕到时候万一他们在其他环节上有报复啥的。”

姐姐们接受了节目组制定的规则,她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投票的500位观众满意,以观众的判断标准为准则,而不是去做那个自己内心期待成为的人。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到现在,姐姐们或许已经忘了当初说好的超越自己,所有人都在向20+女团审美靠拢。失望的网友戏称,“这是一场资本驯化姐姐们的游戏。”

相比之下,没有被驯化的刘忻、白举纲、蔡维泽,对组乐队的坚持,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白举纲和蔡维泽都是在学生时代就组建了乐队。2013年,白举纲以《快乐男声》季军的身份出道;2018年,蔡维泽获得《明日之子2》的冠军。

选秀出道后,他们都没有放弃组乐队。白举纲现在的乐队是2014年底组建的,而蔡维泽即使参加选秀,也从未解散过原来的乐队。

《乐队的夏天2》对于他们来说是来之不易的机会。

马东在节目中说,第一季就邀请了白举纲和他的乐队。当时白举纲的公司不同意,因为他去年已经在另一档节目《一起乐队吧》担任导师了。

到了今年,白举纲也还是在公司反对的前提下,毅然决然地做出了遵从自己内心自我期待的选择。

白举纲的师姐刘忻,是2011年《快乐女声》的冠军。那一届的全国第6名李斯丹妮,正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边享受着“团宠”待遇。

拒绝《乘风破浪的姐姐》,来参加《乐队的夏天2》的刘忻在舞台上很激动。因为她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按照公司意愿发展、受市场规则束缚的选秀歌手。

在36岁这一年,她才终于可以带着自己的乐队来参加这样一档节目。幸运的是,她也终于凭借实力,晋级了第一轮比赛。

希望所有敢于走出舒适区、挑战自我的艺人们,都能被决定他们去留的人就事论事、就作品论作品。别一把推开他们。

就如刘忻在节目中所期待的,“我觉得摇滚圈一直是有大爱的,它是包容。如果我们真的希望这个音乐好,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这种类型的音乐,那么不管他曾经是不是过得很幸福,是不是曾经很穷,是不是在‘地下圈’待过,我觉得我们都应该鼓励。”

【文/千千】

The End

责编|千千 主编|杨文山 监制|李星文

号外!公众号又改版了!(让运营想哭的那种)

简单来说就是不按时间顺序分发,而是根据用户和公众号的“亲密度”选择性地推送。

如果你近期在信息流里没有看到「影艺独舌」,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发文,而是你好久都没有留下看我们的痕迹了(难过.JPG)

为了以后能准时相约,摊牌吧!让微信知道我们的亲密关系!将「影艺独舌」设为*星标*,并且一键四连(点赞、在看、分享、留言),你的喜爱和支持,是我们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