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皮影戏领军人物潘京乐去世

三秦都市报-秦闻讯(记者 夏明勤)潘京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皮影戏(华县皮影戏)代表性传承人,华州皮影戏领军人物,有皮影戏“活化石”之称,因病于2020年8月7日逝世,享年92岁。

从艺70多年把皮影戏唱到国外

在陕西华县有个民谣,“四喜(魏振业)的花脸,秃子娃的旦,听得叫人忘了吃饭,外乡人到这里把戏看,都想把家搬华县。”潘京乐就是这民谣里的“秃子娃”。潘京乐1929年出生于陕西华县一个贫苦农家,小时候得了癞疮头,因为没钱治病,头发全掉光了,后来就落了个“秃子娃”的称号。

他一生苦难,早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痛失爱子……这些苦难的经历给潘京乐先生著名的“哭腔”奠定了一定的生活基础,潘老最擅长的是细腻悠长的“碗碗腔”,他那细腻、缠绵的唱腔,总能让人感觉到某种心灵的契合。他的演唱节奏分明,以声代情,声腔细腻,当地百姓评价他“恨戏”,意思是演出时感情投入,刻画人物性格鲜明。他将200多个全本戏记得滚瓜烂熟,随便哪一出都能随时地唱四五天都不用休息。

从艺70多年来,潘老不但唱遍了渭河南北,还把皮影戏唱到了北京、上海、台湾、香港等地,甚至唱到日本、德国、法国等国家。

在电影《活着》中与葛优、巩俐合作

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期间,华县皮影在奥运村搭台演出,2010年5月又应邀参加上海世博会,在沪演出两月有余。法国驻华使馆文化专员观看了由潘京乐演唱的皮影戏,激动得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拉住潘京乐动情地说,这么美妙的碗碗腔音乐在脑海里一直回荡不休,怎么也想不明白,在中国竟然会有如此动听的戏曲音乐。黎巴嫩地方政府官员专程来到华县,在皮影文化生态园欣赏了碗碗腔皮影戏和老腔表演后,一个个伸出大拇指,连声称赞叫好。

就在这时,张艺谋导演在《秋菊打官司》准备拍摄 ,为了给电影搞出有特色的配音音乐,张艺谋专门来华县采访了潘京乐等皮影艺人,采撷了大量经典的碗碗腔音乐,并以此作为贯穿影片全过程的主题音乐。

在张艺谋电影中,《活着》被公认为是他水平最高的一部,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在于其对于人生的表现和对电影本质的探索更为深刻和贴切所致。1990年,张艺谋为拍摄电影《活着》,与巩利、葛优等专程来到高塘塬,先后来到大明潘塬、高塘魏家塬等地,采访了潘京乐、魏金全等著名皮影艺人,陪同的葛优天资聪颖,悟性很高,他听着老艺人们的演唱,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就进了角色。

潘京乐也因和葛优、巩俐合作,在影片里演唱纯正的皮影戏,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着电影在国际上获奖,陕西皮影也随之引起人们的关注,潘京乐成为陕西皮影戏的代表。

希望皮影文化不会从自己的手上失传

皮影是民间著名傀儡戏,素有“一口道尽千年事,双手对舞百万兵”之誉。华县皮影作为陕西东路皮影代表,已有2000多年历史,在全国久负盛名。直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仍在农村受到广泛欢迎。但由于电影、电视等媒体冲击,皮影戏此后日渐衰微,传人难觅。华县皮影很可能随老艺人谢世而面临“绝唱”。

潘老最大的心愿,就是古老的华州皮影文化不会从自己的手上失传。2008年11月,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老艺人潘京乐坐在门口感叹:“老了,没有给后人留下点东西。”原因是有公司要为他录戏,想留下他最后的声音,但他常常满头大汗,连一折戏都唱不了。

曾经,他接受采访时黯然神伤:“我收集着200多套手抄的皮影戏剧本,是华县收集剧本最多的人。我要一走,好多戏就永远失传了。”潘京乐先生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古老的华州皮影文化不会从自己的手上失传。

而今,潘京乐大师离我们而去,皮影戏没在自己手里失传让老人能走得稍感安心,但皮影戏还能坚持多久,却也是老人心里一直放不下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