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当年被人以打工为名拐走,家人希望将拐卖者绳之以法!

“我回去第一件时间就是陪母亲去重新报案!”今年下午13时许,记者与何英德的长子周珍贵电话连线时,他如是说。因在半路车况出了问题,他尚未赶回来家。在何英德连续两天认亲后,将当年的拐卖者绳之以法,已成为全家人强烈的愿望。9日下午刚刚抵达广元时,何英德在见到前来迎接的村民代表时,曾激动地说:“是那两个人把我拐起走的!”

▲跟娘家人聚餐时,哥哥为何英德剔骨头

听信别人:

做衣服一个月能赚2000元

当年是谁拐走了何英德?是如何被拐走的?这些都是亲人们一直疑惑的问题。今天,当再次被问及这个问题时,何英德说,1988年底,有两个熟人三番五次上门来找她,说带她出去给别人做衣服挣钱。“一个月2000块,过一阵子就回来!”对方对她说。这样的侍遇让她一时心动,但对方的要求是不允许告知家里任何人。

“腊月十二走的那天,村里有人结婚办酒席,家里人都去帮忙去了。”何英德清晰地记得,她是被几个陌生人带走的。先是走了两三个小时的小路,然后坐汽车到了广元,继而坐火车前往石家庄。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下了火车后,等待她的并不是进工厂挣钱,而是被卖到了别人家。

▲当年的老房子已经不在,原址附近仅一座墓碑

老所长回忆:

当年人口拐卖的案件比较多

为了解当年在何英德失踪后,家人报案寻找的情况,今天下午16时许,记者与苍溪县仁爱志愿者协会唤马分会志愿者一起,拜访了时任元坝镇(原元坝区)派出所所长杨全甫。

“人贩子们专门盯家里特别贫困的妇女。”如今已74岁高龄的杨全甫告诉记者,当时元坝区派出所所辖8个乡,近10万人,每天接到的报案不算少。那时农村的条件都不好,人口拐卖的案件比较多,加上年代久远,他对当时的接案和处理已经记不大清了 。他表示,具体情况可以去派出所查阅一下当年的档案。

对当年何英德家的情况,时任村文书的秦大树记忆犹新。“两间茅草房,有红苕就吃红苕,她丈夫经常帮别人家挑水换饭吃!”秦大树说,何英德失踪后,家里遭受重大打击,情况更糟。再到后来,还是村里帮着修了两间瓦房。

广元晚报全媒体记者 管寒冰 实习生 赵奥 文/图

编辑:宋兰英

校对:赵真

责任编辑:陈静秋

值班编委:程朱荣